Quantcast

在朋友圈活成我們想要的那個樣子(圖)

2020-04-27 09:59 作者:二大爺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朋友圈 微信
大部分中國人對於社交圈子的言語份量,是通過權力和財富來認定的(圖片來源:PETER PARKS / AFP /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4月27日訊】「酒逢知己飲,詩向會人吟」,這句出自舊時發蒙讀物《增廣賢文》裡面的話,講的是「有效社交」的問題。但事實上這只是一種理想的社交,在現實的世界裡,特別是中國人的世界裡,基於各種利益關係建立起來的社交網路,並由不得我們選擇跟誰喝酒,向誰吟詩。

絕大部分時候,迫於生計,我們要跟沒有感情的人交杯換盞、互稱兄弟,要向狗屁不通的人奢談風雅、故作斯文。

每個人都有無數的理由,為人生卑躬、向生活屈膝。

如果你在此之外,還有一層形而上的使命感、正義感後者說理想,那麼你可能還會多幾層的不適和痛苦。

我相信我的資深讀者,通常是自己朋友圈孤獨的聒噪者。說孤獨是因為你關於時事的那些轉發或評論固定就那麼幾個點讚者,甚至沒有;說聒噪是因為即便如此你還是忍不住要說,哪怕落寞。

沒有「知己」,也沒有「會人」,熱血沸騰、慷慨激昂之後,尷尬的發現自己在對牛彈琴。但這還不是悲劇的重點,重點是:你發現面對的是牛群,不想彈琴了,但是牛群跑過來,堅決要跟你彈琴,還要彈人生。

你一定會經歷血脈至親的斥責,或者同學故交的質疑。他們往往確信你受到蠱惑,需要源源不斷的正能量的灌輸和拯救。在我們正在經歷的這個堪稱魔幻的時代裡,人們可以對忍受無數刀子存在的事實,但是絕不能忍受一本訴說刀疤存在的日記。刀子正紮在身上哪怕鮮血淋漓都不要緊,要緊的是你不要喊出來。這個世界誰沒挨過刀子,憑什麼你就別有用心的要喊出來?

最完美的造夢人生,就是讓奴隸為主人自豪並差點誤以為自己是主人的人生。在這樣的人生裡,青蛙背著井看世界,牛群吃著草彈肖邦。

大部分中國人對於社交圈子的言語份量,是通過權力和財富來認定的,這是所謂「話語權」的由來。「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勸有錢人」——這還是《增廣賢文》的話。不管我們是多麼對職場、同學會、老鄉會之類的圈子有微詞,但它總會教會我們很多現實的法則。因為人生經歷的原因,我曾經的現實社交圈九成以上體制內。面對他們的微信裡面大多是我的攝影作品,以前有讀者問,你為什麼那麼多花花草草。我說,因為我面對的人們能夠接受這樣的花花草草,而我恰好也能說這些。

我不想一遍又一遍的面對親朋解釋內心裡面那個對於他們極其陌生、並且完全不能夠接受的人。我有酒也有詩,但絕大部分時候不想喝也不想吟。

普通人有個特質是,價值立場往往出自板凳所在——所謂的屁股決定腦袋。這當然無可厚非,因為在殘酷的現實面前,作出符合自身利益的立場選擇才是趨利避害的動物本能。不管我們對於理想的人性有多麼高的期望,但事實是,人性是一種奢侈品,它往往是根據利益伴生的,不會背離自己所處的階層去追求形而上的東西。豆瓣有個評分極高的電影《竊聽風暴》,是講述一個良心發現的專門監控知識份子的東德秘密警察的故事。據說這個片子拍攝的時候想去已經改建成博物館的東德秘密警察「斯塔西」總部拍攝,但是博物館的館長在看了劇本之後斷然拒絕。他認為這個故事太失真,因為據他所知,良心發現的秘密警察,一個都沒有。

也許我是他沒有見過的那一個。但是我也確信,我並沒有遇見另一個自己的可能。學過的《概率論》教會我的一個科學事實就是,小概率事件對於有限人生而言,是不會發生的。所以通常我並不會指望獲得曾經的同學或者同事理解,我只是希望將來不要在某個尷尬的場合相遇。我完完全全能夠理解他們,但肯定他們完完全全不會理解我。

在我的微信因為討論明朝某段歷史而被封殺之後,我雖然失去了諸多故交,但是坦率的說,我並不太難過,也沒有想過要把他們找回來。並不是因為我薄情,而是我知道,也許對於彼此而言,不幸者不生,而使厭見者不見,這是好事——這句話,實實在在是魯迅說的。

當選擇了不同的人生方向,往往就意味著我們做出了某種社交圈子的決裂。即便未如你所想,但遲早會到來。也許還有很多曾經的感情可以回味,但終究是回味,在未來並不一定會有交集。經歷過這場疫情,我們都能理解,還會有什麼,比價值觀的疏離更能讓交情瞬間割裂?

在這黑白變幻的一年中,我還經歷了很多無聲的告別。因為那麼一句話,一個口號,很多素昧平生的優秀的人天涯銷聲。而今我在異鄉遠遠的看著他們,想再說說,卻越不過朋友圈那條冰冷的直線。如果人生沒有停滯和重複,而是一趟不斷向前的旅程的話,那麼可以肯定,我們的身邊的人總是不會太多。除了那些無法選擇親人、同學、故交,我們身邊的圈子會在不斷的離合中完成遺忘和更新。我們之於世界的價值和意義,也許不會被一時一地所定義。

所以也許成功的人生,並不是活出別人所期望的人生,而是活出自己想要的人生。那些終將成為陌生人的圈子認不認可不要緊,要緊的是自己認可自己。我追求的本來就和別墅寳馬無關,自然也就不必在意從別墅寳馬的標準出發的評價。

快意的人生總是很短,苟且的人生總會很長。如果某個環境讓我們張不開嘴,也許就該考慮換個環境;某個圈子讓我們邁不開步,也許就該換個圈子。

畢竟,我們可以忍受蠢貨羞辱一時,但絕不能忍受他們統治一世。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