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共肺炎疫苗有解?免疫教授指出3個關鍵點(組圖)

2020-03-28 02: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共肺炎疫苗有解?免疫教授指出3個關鍵點
中共肺炎疫情在全球越演越烈,各國除了努力圍堵,更想盡快找出特效藥和疫苗。(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中共肺炎疫情在全球越演越烈,各國除了努力圍堵,更想盡快找出特效藥和疫苗。很多人都把疫情結束的希望寄託在美國「吉利德科學」開發的新藥「瑞德西韋」(Remdesivir)上,或是寄望中共病毒像當年的SARS病毒一樣,在天氣變暖,氣溫升高時自動死亡。

不過,情況似乎不容樂觀,專家表示:瑞德西韋現只用於輕症,對重症束手無策。同時也沒有證據顯示,病毒會受到高溫的影響,疫情不一定能在今年夏天受到控制,甚至會成為一種全球大流行病。

日前武漢首批108名志願者陸續接種由中國軍方團隊研製的重組中共肺炎疫苗(腺病毒載體)臨床試驗。然而,傳出這些人出現發燒、頭暈等症狀。多數人出現體溫升高、精神不振、頭暈等情況。

短時間內疫苗不是解方

臺灣免疫學者、前陽明大學微生物免疫研究所教授張南驥評估在短時間內疫苗不可能是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的解方。

「想要徹底瞭解一種病毒的致病機制,所需的時間是以『年』做計算的。」他指出,就拿17年前的冠狀病毒SARS為例,許多具有代表性的致病機制研究,均是2003年後十年內才紛紛出爐,即便現在的科研技術已比當年進步極多,但也很難在當下就徹底瞭解中共病毒。

張教授分析,中共肺炎的疫苗,並沒有辦法為這次的疫情解套,主要可以將原因分析為以下3點。

1、過去歷史為殷鑒 恐是雷聲大雨點小

對相關產業有概念的人,都知道作疫苗絕對不可能這麼快、這麼容易。
對相關產業有概念的人,都知道作疫苗絕對不可能這麼快、這麼容易。(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要講作疫苗很簡單,但是對相關產業有概念的人,都知道作疫苗絕對不可能這麼快、這麼容易。」

他指出,在這當口出來宣傳疫苗可行性的,大多是為了公司、團隊作宣傳或是為籌措更多投資經費。最終中共肺炎的疫苗,恐怕又會是雷聲大雨點小,跟SARS病毒的疫苗一樣不了了之。

這個說法絕非空穴來風,根據《BBC》報導,現今大型疫苗公司並沒有大家盼望的那麼積極參與疫苗生產事項,原因有鑒於過去驚人的研發成本與風險。輝瑞(Pfizer)、默克(Merck)、葛蘭素史克(GSK)、賽諾菲(Sanofi)和強生(Johnson&Johnson)這幾家龍頭,雖均主宰著全球疫苗產業。但是,這幾家頂級疫苗公司對此都沒有太大興趣。這些具備實力的公司都不敢承擔風險,其他研發團隊必將更難快速推出疫苗。

2、疫苗研發製造週期不可能這麼短

「任何一個疫苗,沒有做個2、3年,都很難證明它有療效,在人體試驗通過前,這種疫苗是沒人敢用的,責任也無人敢承擔。」張南驥教授表示,目前部分科研團隊宣稱的1年內推出疫苗,就專業角度判斷,都不太現實(practical)。

美國研究人員就曾指出,初步研發必須經過幾個月,才能進入第一階段臨床實驗;至於要取得疫苗還有得等。美國國立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主任佛契就指出,想要等到疫苗,至少要1年到1年半的時間。恐怕對新冠疫情仍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回顧21世紀後的大型傳染病,像是伊波拉、SARS、MERS,先不論SARS及MERS因為消失而導致疫苗臨床人體實驗計畫無法進行,現在仍在部分地區傳播的伊波拉,也還沒有有效之疫苗。「用回顧歷史的方式,就可以推斷短時間製造類似疫苗是並不可行!」張教授表示。

3、是否有效果還是個未知數

目前,我們還沒有辦法完整得知中共病毒的基因密碼會有些什麼驚奇機轉、造成何種新的後遺症。

另外,疫苗往往必須等待數年才能獲得監管部門批准,關鍵原因是潛在的副作用。即使藥物已獲批准,也有可能對人體產生副作用。像是2009、2010年間,葛蘭素史克對抗流感的Pandemrix疫苗就造成了部分人的「發作性嗜睡症」(narcolepsy),最終被下架。

教授特別提醒大家,在血液中發現有抗病毒的抗體並非意味它真的有功能,因為病毒泰半時間是藏在細胞內,只有在它大量釋出子代時,抗體才可與之結合之,其不但不能立即破壞病毒體,且可能因產生之免疫複合體(Immune complex),造成血中輔體(Complement system)之活化進而傷害到微血管末稍及使腎小球的發炎。

此外中共病毒的主攻器官是——肺,其呼吸(Respiratory layer)層的肺泡中是不可能存在有防衛性的抗體的,它的內層只有與減少表面張力相關的surfactant lipids及4種SP蛋白質。當其感染深層肺葉時,只會造成大量免疫細胞進駐,其所分泌之各式免疫相關的分子及積水(edema)一旦充滿alveoli,便會讓唯一可以吸氧排CO2功能的肺臟失去功能,導致患者如溺水般痛苦的死亡。

此外,疫苗可否誘導製出IgA1型的抗體也是個問題,因為在口、鼻、咽、氣管內唯一可能存在的分泌性抗體只有IgA1,而非眾人所述血液中的IgG,IgM等他類抗體。

他建議可由現今產生抗體病人中的抗體用反推法,藉由phage peptide library,找到有效的抗原序列再從事DNA或Peptide Vaccine的研發。又因針對細胞內躲藏性的病毒的有效免疫反應,一般來講是CMI(Cell-mediated immunity)比產生抗體的Humoral Immunity更為有效,故此應與Innate Immunity的參與程度一併深入研究之。

責任編輯: 亞靜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