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 官可棄 拍馬奉迎的文章不可寫 

2020-03-23 03:09 作者:慧勉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一、 官可棄,拍馬奉迎的文章不可寫 

楊萬里,字延秀,吉州吉水人。韓侘冑曾修筑南園,托楊萬里為其寫一篇傳記文章,並許以提拔到內閣。楊萬里說:「官可棄,拍馬奉迎的文章不可寫!」

韓侘冑十分惱怒,便改命他人寫成。從此,把楊萬里冷置閑居在家十五年,皆在韓侂冑當政期間。楊萬里大義慷慨,始終不屈節。

(《宋史•楊萬里傳》)

二、外國人都認為章惇可殺

任伯雨,字德翁,眉山人。宋徽宗剛即位時,採納正直的言論。任伯雨首先把矛頭指向章惇說:「臣聽北國使者說,去年遼國國王剛吃飯,得知中國罷免章惇,放下筷子而起。先是說太好了,接著又說南朝用錯了人。北國使者問我們為什麼只是如此從輕處理,以此看來,國外之人莫不認為章惇(打擊元祐黨人,株連甚眾。《宋史》將其列為「奸臣」)是該殺頭的。」

(《宋史•任伯雨傳》)

三、陳京冒死,揭發奸臣

陳京,字慶復,陳朝宜都王陳叔明的五世孫。皇上任命盧杞為饒州史。大家皆認為不公正,於是,陳京與趙需、裴佶、宇文炫、盧景亮、張薦,共同揭發彈劾,奏道:「盧杞作為宰相,一兩個月不上朝。百官懼其淫威,每天都如刀在頸上。皇上起用他,只能使奸臣唾掌復興。」

皇上不聽,陳京等人,仍然據理力爭。皇上大怒,左右近臣嚇得退後,進言的人,也稍為平息,只有陳京嚴肅地說:「你們不要忙著退下,再堅持一會兒!我要以死相諫!」陳京仍然堅持說:「盧杞不可起用!」他真的準備以死,來表達自己的堅定。皇帝見大家的反對聲勢強烈,沉思片刻後,盧杞終於未被起用。

(《新唐書•陳京傳》)

四、獨步近代的江淹

江淹,字文通,濟陽考城人。其以本官兼任御史中丞,彈劾不避權貴,官吏違法者,多被劾治,朝廷內外,紀律嚴明。梁明帝說:「從宋以來,沒有過像今天你這樣嚴明的中丞。你真可謂是獨步近代。」

(《梁書•江淹傳》)

五、今日殺奸臣,明日我受誅也無悔 

唐中宗時,監察御史魏傅弓,憎惡宦官輔信義,要彈劾其姦情。

竇懷貞說:「他(宦官輔信義)是安樂公主所信任的人,你怎能要求對他繩之以法?」

魏傅弓說:「朝廷綱紀全壞在這些人手裡。今日殺掉他,我明日受誅也心甘情願!」

(《唐書》)

六、與范仲淹同黨是大幸事

王質,字子野,大名人。范仲淹以朋黨罪,被貶到饒州。王質帶著酒,去給范仲淹餞行。

有人勸王質,說:「你這樣做,別人會誣陷你是范仲淹的同黨!」

王質說:「範公是賢人,我如能與他同黨,是大幸事!」

(《宋史•王質傳》)

七、石匠正義,不願刻碑 

九江有刻碑石匠李促寧,刻字很有功力。黃庭堅曾題其屋為「琢玉房」。

徽宗崇寧初年,下令各郡縣將元祐黨籍姓名,刻在石碑上。太守叫李仲寧來刻碑,李仲寧說:「小人過去,家庭貧困,正因為鐫刻蘇、黃學士的文章,才得以飽暖!現在把他們列為奸臣,我不忍下手刻石。」

太守對他這種仗義直言,很感動,賞給他酒食,並答應了他的請求(不刻此碑)。

(《揮麈三錄》)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