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凶猛 國人宜清醒從謊言中醒來(圖)

2020-03-18 17:07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最近致電國內的親朋,詢問安好與否,發現大家或多或少還在相信國內的宣傳。
最近致電國內的親朋,詢問安好與否,發現大家或多或少還在相信國內的宣傳。(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最近致電國內的親朋,詢問安好與否,發現大家或多或少還在相信國內的宣傳。

謊言1:美國已經不通報疫情

一位年紀相差不大的同事,接到電話後,比較興奮,因為疫情爆發後,他在家中不能外出很久了。他滔滔不絕說了目前的情況,諸如:小區封鎖,如果跳牆出去或者在街上不戴口罩,會被抓,勒令背《防疫法》。我不由怯怯的問一句:「《防疫法》有幾條啊?」引起了他哈哈大笑。得知我在美國後,他脫口而出:「聽說美國已經不通報疫情了。」這個倒是出乎意料,只好如實告訴他:「美國一直在通報疫情啊,我居住的地方就經常收到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的信息。」這個也出乎他的意料,不知道他從哪裡得知這樣的消息,於是詳細和他說了些有關疫情的真實信息。

謊言2:病毒是美國人帶來的

又致電一位以前的部門主管,此君比較有正義感,是少數能清醒知道共產黨不好,並敢於說出來的人。可是談到疫情,他卻轉述了國內的宣傳:病毒是美國人帶來的。於是,告訴他武漢P4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2018年11月曾在上海交通大學發表題為《蝙蝠冠狀病毒及其跨種感染研究》的主題演講,這個病毒是他們自己發現的,和美國無關。

謊言3:現在美國和歐洲的疫情比中國嚴重

這個謊言也有人相信的。我的一位年輕同事,也對一些國內的黑暗面有一定認識,可是問到他現在國內疫情如何,他卻說:現在美國和歐洲的疫情比中國嚴重,中國已經穩定了。事實上,現在國內即時發現了新病例,都按照一般肺炎治療,不再上報;美國和歐洲卻一直在通報疫情的新情況,就這樣讓國內信息封閉的人們以為在中國大陸是安全的,在國外反倒危險了。

感覺有些悲哀,來看看歷史上共產黨的種種謊言吧:

1、紅軍長征,假的。

一九三四年十月,共匪經不住國軍的圍剿,被打得狼狽逃竄,但被它們吹噓成「長征」,而且是為了北上抗日而「長征」──可陝北沒有日寇。

2、中共抗日,假的。

抗日的中流砥柱是國軍。國軍陣亡的將軍就有二百零六人,投入十萬人的大兵團作戰就達二十一次;共軍陣亡的將軍只有一個左權,沒有陣亡士兵名單。看看辛灝年的演講《誰是抗日的中流砥柱》就能瞭解更多抗日真相。

3、「半夜雞叫」,假的。

假如「周扒皮」真在半夜假裝雞叫,催促長工到地裡幹活,那四周漆黑一團,長工不把莊稼給毀了嗎?還有,為批鬥劉文彩,從故宮搬過去很多東西放在他家裡展覽。實際上劉文彩樂善好施,他修的學校和公路,至今還被家鄉人使用。中共是想通過抹黑地主,掠奪他們的財產而編造理由罷了。

4、「畝產萬斤」、「三年自然災害」,假的。

一九五八年,中共搞「大躍進」,放衛星「畝產萬斤」,強行徵糧造成三年大飢荒,餓死三千多萬人,對外謊稱「三年自然災害」。實際上那三年風調雨順,沒有發生大的洪水、乾旱等自然災害,完全是一場「人禍」。

5、它的「英雄模範」,假的

張思德是燒鴉片死的;邱少雲被烈火燒到一定程度,根本無法控制住身體扭動和呻吟,他身上帶的武器彈藥怎麼沒爆炸?

雷鋒那個時代,照相機是極其稀有之物,他一個普通戰士怎麼會留下數百張照片?他做好事不留名姓,怎麼留下了這麼多照片呢?

事實是,部隊配備了一個專門的攝影組跟著雷鋒,如張峻、季增等人,精心安排雷鋒「做好事」。不信你去看雷鋒的照片,擺拍的痕跡很明顯。有在太陽底下打手電筒看書的嗎?有帶著勛章、看著鏡頭洗車的嗎?

6、「天安門自焚」,假的。

央視播放的自焚鏡頭中,警察拎著滅火毯站在王進東旁邊等著,毫無滅火的急迫,倒像是在「等待」拍照。而且法輪功著作《轉法輪》上明確寫著:「煉功人不能殺生。」

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在聯合國會議上,就「天安門自焚」事件,強烈譴責中共的「國家恐怖主義行為」,並表示:從錄像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的」。中共代表面對確鑿的證據,沒有辯辭。

7、器官捐獻,假的。

這些年中國的器官移植手術非常多,像喬冠華的老婆章含之就兩次換腎、演員傅彪兩次換肝。僅二零零六年,全國一年做的器官移植手術就上萬例。器官配型是很難的,死人的基本沒甚麼用,活人一般不願給你。這麼多的供體從哪來的?中共說是自願捐獻或來自死刑犯。實際中國每年的死刑犯才千把人。

經過多方調查證實,活體器官主要來自法輪功學員,還有部分來自其他良心犯、維族人等。很多武警醫院、軍隊醫院及一些地方醫院參與了這罪惡勾當。

二月十日,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科教授林正斌因感染新冠肺炎(又稱中共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去世。媒體介紹,他生前曾進行了上千個腎移植手術。而他正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要操刀手之一;同濟醫院是中國活摘器官的首個基地。

中共按需殺人、活摘器官的獸行震驚世界!

8、「六四事件」中「一個人也沒死」,假的。

「六四事件」當時的發言人袁木大言不慚的說:「天安門廣場沒開一槍,沒死一個人。」實際上,六四凌晨,軍隊用槍掃射,用裝甲車碾壓,天安門血流成河,死亡人數以千計。

中共的謊言道不盡,正如武漢人在中共副總理孫春蘭視察時所說:「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現在的局面,正像前蘇俄流亡作家索爾仁尼琴所說: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也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

聽起來有些拗口,可是道理很簡單。就是當人們面臨暴力的威脅時,為了自我保護,不自覺一定程度上相信了謊言。可瘟疫不會跟著中共的謊言走啊,要保護好自己和家人都平安,只有看清謊言,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從這樣一條快要沉沒的黑暗的船上逃生吧。將來有一天,災難過去,您可以有機會和自己的家人孩子說:幸好在那次選擇中,我選對了。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