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武漢疫情上演60年前「大飢荒」續集(圖)

2020-02-28 08:51 作者:雨舟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武漢 肺炎 習近平
2020年2月15日,武漢封城期間,一名男子在雪中騎著自行車。(圖片來源:Getty Image)

【看中國2020年2月28日訊】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全球確診的病例已經超過75,000(編註:中共的數字被普遍認為是嚴重低估),引發的恐慌和焦慮仍在繼續。有觀察人士指出,這次疫情的醫學、政治和經濟後果難以預料,但它已經走過的路徑與大約60年前的大飢荒驚人地相似,「歷史沒有風乾」;「如果把時間的長河迷你化,那麼,60年前的大飢荒是‘初一’,今天的疫情就是‘十五’」。

根據中國官方最初報告,首例冠狀病毒病例是在12月31日確診;武漢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被認定與病毒的初期感染有關。而中國研究人員分別發表在英國世界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以及美國的國際著名醫學刊物《新英格蘭醫學》上的研究顯示,第一位被診斷出感染該病毒的日期是2019年12月1日;病毒12月中旬已經在武漢出現人傳人,「並在此後一個月內逐漸擴散」。但是,武漢市衛健委1月11日通報說,「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到了16日則稱「不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

美國之音專訪的美國病毒專家拉吉夫.費爾南多醫生,1月17和18日在武漢疫區看到,「機場很平靜……人們沒有害怕,相信政府說的一切都在控制中,戴口罩的只有大約10%」。

國際頂尖病毒學家管軼1月21日到達武漢。他觀察一天也得出類似結論,「疫情在武漢已經無法控制……到22日,武漢還是個不設防的城市……只有不到10%的人戴口罩」。他「驚掉了下巴」,並且說,「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

許多網友稱,中國疾控中心在疫情早期隱瞞信息,導致公眾誤判;更有網民說,是國家權力壓制了真相。

武漢市長周先旺,接受央視採訪時解釋說,「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這個資訊以後,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此後,湖北官員都做出了類似表述。

《幸福商數》一書的作者、數年關注1960年前後大飢荒的王平告訴美國之音,本次武漢疫情之所以會發展到失控,就是重蹈當年政府傲慢、浮誇、瞞騙、撒謊和暴力執法的覆轍,可以說,是導致大飢荒蔓延、餓死至少3600萬人(楊繼繩《墓碑》中的數字)悲劇的續集。

王平說:「現在的心理狀態幾乎是一摸一樣的。六十年前的民兵拿著槍,死守嚴堵村口,不讓農民外出逃荒要飯,生生把他們餓死在自己的家裡。」如今,武漢疫情中,千千萬萬百姓在社交媒體上求救,他們或因自己和家人感染而求醫不得,或一夜之間痛失數名親人,或自己生命垂危,甚至大門被焊死以及上吊身亡現象都時有所聞。六十年過去了,百姓的生命仍然如同草芥。

王平原本致力於研究和推銷幸福,但是,「在研究如何讓中國人民過得幸福的過程中,我意識到,一個群體不幸福是因為他們集體沉澱了沒有化解的痛苦」。於是,他「改行了」,轉而「幫助挖掘痛苦」,其中,「那場大飢荒因造成的無辜死亡人數最多而成為我關注的焦點……政府從來沒有認為自己犯了錯,更沒有道歉,因此它永遠不會改變做法,只會週而復始。」

研究中共政治運動史的專家、加州州立大學的漢學家宋永毅教授告訴美國之音,六十年前和六十年後的今天的確有很多相似之處:「他們都誇大自己的國力,要做世界老大。正因為如此,政策上就出現偏差。明明一畝地只收三百斤,硬說收了三萬斤;如果負責的幹部不同意這個看法,就會被罷官,被批鬥,被扣上‘右傾機會主義’帽子。開始,老百姓覺得誇大收成是善意的謊言,而且為了鼓士氣都開始亂報。但是,他們不知道,亂報的後果是報三萬斤,上面真的找你要三萬斤。大飢荒就是這麼來的,完全是人禍。」

宋永毅說,這次武漢災情不涉及到糧食,但也是可以被及時防止擴散的人禍。這裡同樣涉及到自高自大和誇大其詞的作風,就是「厲害了我的國」,要「貢獻人類治理的中國智慧」之類的。誇大自己的能力,一遇到災情就想到掩蓋。李文亮等八人說了實話便遭到公開整肅。總之,上面要看到「民族偉大復興」,要歌舞昇平,只想聽到「人不傳人」、「得到控制」,以便「維穩」。而當年,毛澤東也同樣做著強國夢,要三五年趕英、10到20年超美。大飢荒餓死人之後,消息馬上被封鎖,郵局被控制住,所有要向中央告狀的信件都遭到攔截。而且,被發現寫信的人都被抓起來,打一頓,關監獄。所以,這兩個強國夢是一脈相承的。一旦這個夢被捅破了一個洞,統治者馬上使用掩蓋術來遮人耳目。

王平說,自己親歷了當年前後五年的大飢荒,記得當農民的祖母和當幹部的父親之間的爭論。祖母說出糧食畝產的真實數字,遭到父親的駁斥,被認為說了真話是「不愛國」。而且,當時政府的政策是保城市,就是從農民口裡搶糧食餵城市。他說:「農村的深山餓死人外人反正看不到;如果北京這樣的城市大街上餓死一個人國際影響很大。」

這樣一來,僅僅四川省就餓死1200萬人。四川在最困難的時候仍然被迫上繳了一億2000萬斤糧食。更加震驚的是,大飢荒餓死幾千萬人的事情,似乎絕大多數中國人都不知道。

王平說:「二十多年前,我開始向人們講述這個事實,但是100人中有99個人根本不知道。他們聽到後都露出驚詫的神情,我每次都是百感交集……我這一生也遇到過很多人,他們都親口告訴我,自己的某某親人是餓死的。但是,有更多人根本不願意提這些事情。總之,造成這麼多無辜者死亡,政府根本不認賬,而且至今沒個說法,還把大飢荒稱為‘自然災害’,可以說是天下最無恥的謊言。」王平指出,大飢荒這個歷史現像在中國的教科書裡是被抹得一乾二淨的。所以,本次疫情的真實情況和死亡數字,當局會如實相告嗎?

宋永毅說,「上次大飢荒發生後,毛認識到自己闖下了大禍,在七千人大會上是認了錯的,而且也被迫削了權,權威退到了二線,儘管他對提意見的人懷恨在心。這也導致了他後來發動文革,這是後話。相比之下,本次武漢疫情造成的危機目前還不及當年嚴重;因為形勢還在發展中,當局的壓力現在也不及當年。至於哈佛教授說的,全球感染率將達到40%,是否會走到那一步,我們目前還不得而知。如果不幸被他言中的話,那麼中國的經濟估計就被拖垮了,習的責任之重大也就不言而喻了。從死亡的人數來說,大飢荒畢竟是三千多萬,而本次疫情就算在官方數據之後添上一個零,目前是三萬吧。」

與此同時,人們在網際網路上發言踴躍。名為「夢幻故事」的網友說,剝奪公民政治投票權,禁止反對意見,不讓說真話,這些都是程序上的不合法;程序上不合法的人,不論做出好事壞事或者拿到世界冠軍都不會讓人心服口服。

「人在天涯」說,如果病毒屬於天災,上面根本沒有必要道歉;但是,如果是天災,上面為什麼要隱瞞?

「秦始皇」調侃:民主和言論自由是應該的,特權和腐敗是不應該的;鄧小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是對的,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方法是不對的;中國是不錯的,中國缺乏公平和正義是不對的。

「提姆之光」說,中國把政治凌駕於人類的生命之上,導致了這次疫情禍害世界。

中國GDP總量位居世界第二,軍力世界第二,航天太空技術世界第三。然而,中國的醫療衛生總支出僅佔其GDP的4.6%,在世界排名第145位;美國排名第一,佔其GDP的16.2%。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