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幅世界名畫 看對武漢肺疫的反思(組圖)

原標題:從《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看古今對災難的反思

2020-02-19 10:47 作者:子無求乎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圖片來源:埃裡.德洛內)

【看中國2020年2月19日訊】武漢肺疫以後,民情洶湧。但絕大多數都是基於政治層面不同層次的反思與吶喊,罕見對社會及個人精神層面的反省。特別是今天下午,看到有網友認為既然有神佛為什麼當人類困於病痛和大災難而不管呢?我想到了世界名畫《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

《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名畫創作,是19世紀學院派畫家居勒-埃裡.德洛內對羅馬大災難精神層面反思的結果。德洛內在參拜羅馬的聖彼得鎖鏈堂時,看到了表現羅馬大瘟疫的15世紀濕壁畫受到啟發,自1857年開始準備草圖到1869年完成,花了12年終於完成了這幅至今依然有啟迪作用的名畫。


《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圖片來源:埃裡.德洛內)

這幅畫最耐人尋味的是,遍地橫屍的街頭,一個天使指揮疫鬼手持長矛戳擊大門。散佈瘟疫病毒的疫鬼,居然受天使的指示?這是很多人都難以理解的。天使應該救濟受苦受難的人們啊?怎麼能和疫鬼一起作怪呢?認識這個問題,這就必須瞭解淘汰羅馬三分之一人口的大瘟疫深層次的社會背景了。

這幅畫的歷史背景是塞巴斯蒂安殉道的故事。塞巴斯蒂安是戴克里先稱王時期的禁衛軍隊長,因信仰問題被戴克里先下令亂箭射死,因為塞巴斯蒂安的威望非常高,行刑者們都不願意射出致命一箭,槍口抬高的結果使他活了下來。死裡逃生的塞巴斯蒂安並沒有躲起來,他去見國王戴克里先理論的時候,反被國王下令當場亂棍打死。

德洛內的油畫《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就是描述塞巴斯蒂安被害以後,接下去發生的事情:一位天使指揮一個疫鬼手持長矛戳擊那些助惡為虐害死塞巴斯蒂安者家的大門,門被戳幾下家裡就死幾人。

據記載,羅馬4次瘟疫之後,又過了89年以後的公元680年,羅馬市民敬捧聖徒塞巴斯蒂安的聖骨遊行,虔心懺悔,羅馬城的大瘟疫才因此徹底消失。這一神跡驚醒很多周遭的國家,紛紛請求敬奉聖徒塞巴斯蒂安聖骨。公元1575年米蘭與1599年里斯本兩地的大瘟疫中,誠心懺悔的居民亦敬捧聖骨繞市而行,瘟疫由此停止。

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的大疫病開始肆虐之時,人們僅僅滿足於對政府的指責是不夠的,指責別人不如反省自己一生一世那些助紂為虐、違背良知而作孽之事才是根本。當人們為既得利益普遍道德淪喪,當人們把那些傷天害理、慘絕人寰的當代迫害聖徒的事件,當笑話看或完全麻木不仁的時候、當最敗壞的事情被人當時髦追崇、津津樂道而身體力行的時候,人類的所有的人就已經擺放了自己未來的位置,災難就必定要來了。

政治方面的反思僅僅是全民反思的一部分,個人精神層面的反省才是核心部分。人們如果不反省自身作孽禍根之所在,什麼問題都解決不了!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惡果之根不斬斷,再聰明的旁觀者入局一樣的會迷住。這個道理就是《紅樓夢》第一一六回「得通靈幻境悟仙緣送慈柩故鄉全孝道」的那幅對聯:

過去未來莫謂智賢能打破

前因後果須知親近不相逢

解:過去未來的歷史規律,不是聖賢和智者能改變的;有前因才有後果,人與人之間的相逢與相識都為了斷恩怨而來,真正親近沒有債務的人不會相識,不是冤家不聚頭。

一百多年以來,所有夢想改造世界、社會和人類的狂人最終都被這個世界和人類所改造;所有想打破朝代運行規律的人,最終發現那不過是自取其辱的自欺欺人!人,唯一能改變的是自己的心境,其它都是本末倒置、自作多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