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起疫」 北京面臨全球孤立(下)(圖)

2020-02-12 05:51 作者:朱莉 聞天清 桌面版 简体 14
    小字

中共肺炎疫情持續惡化,北京當局也陷入公共衛生危機與前所未有的被全球孤立的困境。
中共肺炎疫情持續惡化,北京當局也陷入公共衛生危機與前所未有的被全球孤立的困境。(圖片來源: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2月12日訊】(看中國記者朱莉、聞天清採訪報道)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又稱: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持續在惡化,中共官方確認死亡人數已經超過當年SARS全球致死人數。從疫情初期的可防可控、沒有出現人傳人的現象,到小區封閉式管理,甚至封城、封省,導致千百萬人生計無著、病人難以就醫等人道主義災難。官方專家所預估的元宵節疫情拐點並未如期而至,北京當局也陷入公共衛生危機與前所未有的被全球孤立的困境。

「武漢起疫」 北京面臨全球孤立(上)

章天亮:中共認為中共肺炎是一個政治問題

對中共治下的中共肺炎疫情持續不斷蔓延,旅美歷史文化學者章天亮教授說:「中共它是一個政治挂帥的體制。其實像肺炎這種東西,它是屬於公共安全問題,屬於公共衛生問題。但是對中共來說,它是一個政治問題。它比較擔心,如果這個疫情一旦擴散之後會影響到它的經濟。因為中共它的合法性是跟它的經濟綁定在一塊兒的。如果要是經濟不行的話,中共感覺就是它的統治就比較難以維繫。」

章天亮認為中共非常注意宣傳自身形象的問題,這也是中共肺炎疫情錯失防控良機的原因之一。他說:「再一個就是共產黨它想給老百姓樹立一個形象,就是它是無所不能的,它什麼都能戰勝,好讓大家去相信它。但是就是這個疫情的話,它其實戰勝不了。所以這種情況下,它就是在賭。賭什麼呢?就是希望這個疫情到溫度不太合適的時候突然就受控制了。就像那個薩斯一樣自然就消失了。所以,它當時實際上賭的是這個疫情不會傳播那麼廣,不會人傳人。或者即使人傳人的話,傳播力不會那麼強,強的話也不會死,死的話也是短暫的,就是它賭很多東西。然後它就不把這個東西告訴給大家。但是現在因為這個不是瞞不住了嘛!他就不得不說了。」

章天亮表示,在美國這種民主國家,其政治跟經濟是分開的。對美國政府來說,類似中共肺炎疫情對其執政合法性不會造成任何挑戰。「就是經濟也好,疫情也好,對他的執政合法性不會造成挑戰。所以這種情況下,加上是民主國家,如果你要是對人民的這種安全不能提供有效保護的話,那老百姓肯定會把你選下臺的。所以這種制度的話就決定了它一定會盡快、盡全力把疫情的影響縮到最小。」

陳破空:美國民主本質與中共獨裁完全不同

旅美作家、政治評論家陳破空認為,美國是一個民主大國和社會,如果發生任何的公共危機、天災人禍,就會是整個社會的動員。首先媒體、記者會趕到現場進行採訪報導,然後地方政府等任何負責方就會舉行記者會發布處理的情況,由於美國地方政府擁有自治能力,可以調動人力、物力、財力進行支援,各部門都會投入拯救生命或者是抗擊災害這種程序運作中。

陳破空說:「聯邦政府,中央政府也是在透明的情況下運作。他必須一方面是要撥出援助,再一個就是要趕到現場。像美國如果發生洪水的話,通常總統都是首先要到達現場,第一時間到達現場。如果稍微有遲緩,他會受到選民的抨擊,甚至有可能給他自己的政治帶來不利。比如說遇到選舉,不僅對他本人不利,有可能對他的執政黨、他所在的黨都帶來不利。所以美國是個充分民主的國家,高度民主的國家,是人類社會民主的一個成熟的形態。」

陳破空表示,美國新聞自由、司法獨立,與政府所受到監督和制衡必然表現出整個社會一種同心協力、一種全方位的關注。新聞媒體上也會以頭版頭條進行報導。這跟中國就形成了完全的對照,所以為什麼這些事都發生在中國。不管是2003年的SARS瘟疫,還是近幾年的禽流感、非洲豬瘟和鼠疫,一直到現在的中共肺炎

陳破空說:「這些事情發生在專制的中國,不是在相對自由的香港,不是在民主的臺灣,也不是在民主國家日本,也不是在民主國家美國,這是有原因的。因為它的起因,它發生的本身就是制度的弊端,制度之禍,制度之惡,制度所開的惡之花。所以這個制度我們看到,不僅這些災難是這個制度帶來的,災難發生之後,這個制度在災難上可以說是把天災人禍交加在一起,人禍復人禍,人禍何其多。我們看到它跟美國或民主社會的對比,第一:新聞,所有的新聞,電視、報紙、網站都由黨來控制。而它的控制主要就是掩蓋,就是掩蓋分歧。然後政府與政府之間互相推諉,和地方政府失去自治能力,不能做主,完全依賴中央政府,所謂定於一尊來拍板。」

陳破空還提及民間力量和公民社會在美國的重要性。他認為,非政府組織包括公義社會、公義組織等都被中共斬盡殺絕了。尤其最近這幾年,中國社會自救能力也完全被削弱、被剝奪,只能坐等中共政權採取行動。然而,中共當局往往都是行動遲緩。因為中央政府跟地方政府來去互相推托,再加上信息掩蓋,就耽誤了寳貴的搶救生命的最佳時機。最後不管是時間成本,還是人力成本,都疊加在那裡,可以說使人禍觸目驚心,後果相當的嚴重。

談到美國與中共政權的本質不同時,陳破空說:「美國這個社會啊,是小政府大社會。它主要靠社會的動員,而政府受到充分的監督。所以,政府犯錯,或者是製造人禍的可能性降到最低。而中國剛好相反,它是大政府小社會。所以這個大政府呢,就是很容易製造人禍,而社會對它的監督和約束能力呀幾乎等於零。」

陳破空認為,由於是小政府大社會,三權分立,互相監督、互相制衡,這種民主制度就必然使政府將大量的資金、資源、人力、物力投入到與民眾切身利益相關的方面。比如說民生、衛生、教育或者是福利,或者是社會應急機制等。但中共專制的社會則相反,首先投入的是確保所謂政權安穩,或者是政權的民生。所以,中共最大的人力、物力等資源投入首先是維穩開支費用。而這個維穩就是將槍口指向了人民,隨時會封口,封殺言論,封鎖人們的信仰、自由或者是基本的權利。

中共維護其獨裁政權的穩定必然要依靠軍隊,陳破空表示,通常在正常國家中,軍費本來是作為國防用途,這是真正的軍費。中共掌控的軍隊是槍口朝內的,就像這次武漢發生事情一樣,中共都是軍方人員去接管醫院。中部戰區軍隊圍困武漢及湖北,實際上是防止民變。這些軍方人員並不都是軍醫,大部分人與醫學領域毫無關係。它的出發點,一方面是為了封口,另一方面是隨時鎮壓民眾遊行、示威、抗議,或者是起義和民變。

陳破空說:「所以這樣的話,當中國發生大災難的時候,應對災難應急的資源根本不夠。就我們看到這次中國作為第二大經濟體,號稱可以上太空,可以下深海,可以快速建成人工島,可以在南海擴張,讓小國不敢吱聲。但是我們看到這樣一個大國,連口罩都不夠,連口罩都生產不出來;連醫療設備,連醫療資源都不夠,是因為它根本沒有在這方面有投入。第二他們成立了所謂應急管理部根本也沒有起作用,在2018年初建立了應急管理部有什麼作用?應急管理部成立以來,它的部長,一個叫王玉普的部長,根本就銷聲匿跡,根本這種政治上莫名其妙。為什麼一個部長出任之後兩年都沒有露面?是重病那就應該換;如果是落馬了,那應該有新人換上。如果是其它原因,政府做個解釋,所以連應急管理部也不能起作用。最後都是聽所謂黨中央一聲令下。到最後是所謂要定於一尊的這個最高領導人來發號施令。」

因此,權力不平衡,政府與社會權力的不平衡,還有中國大陸地方自治的瓦解、公民社會的匱乏,最後導致中國大陸沒有應急管理能力。如果說發生天災,那上面會疊加人禍;如果說發生人禍,就會人禍加人禍。所以,中共治下的社會必然一面再、再而三的出現這樣的慘禍,最後受損害的就是廣大人民群眾。其根本原因就是中共的制度。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