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起疫」 北京面臨全球孤立(上)(圖)

2020-02-11 16:37 作者:朱莉 聞天清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中共肺炎疫情持續惡化,北京當局也陷入公共衛生危機與前所未有的被全球孤立的困境。
中共肺炎疫情持續惡化,北京當局也陷入公共衛生危機與前所未有的被全球孤立的困境。(图片来源:Feng Li/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2月11日訊】(看中國記者朱莉、聞天清採訪報道)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又稱: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持續在惡化,中共官方確認死亡人數已經超過當年SARS全球致死人數。從疫情初期的可防可控、沒有出現人傳人的現象,到小區封閉式管理,甚至封城、封省,導致千百萬人生計無著、病人難以就醫等人道主義災難。官方專家所預估的元宵節疫情拐點並未如期而至,北京當局也陷入公共衛生危機與前所未有的被全球孤立的困境。

1月26日,《科学》杂志(Science Magazine)稱,2019年12月1日出現中共肺炎首例病例,患者沒有去過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武漢衛生健康委員會曾發布通報稱,2019年12月8日,首位到醫院就醫的病例出現症狀。12月下旬開始出現大量中共肺炎患者。12月31日,武漢官方開始通報病例。2020年1月7日晚上9時,北京官方才確認病毒是2019新型冠狀病毒。1月13日起,泰國、日本等相繼確認境內出現來自武漢的病例。1月19日,中共官方依然聲稱沒有發現病毒存在人傳人的證據。武漢官方承認不排除有限度人傳人,但疫情仍屬可防可控。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在1月20日確認,病毒存在人傳人的現象。同日,中共官方發布公告宣布,中共肺炎納入法定乙類傳染病,按甲類管理。

1月23日凌晨,武漢官方宣布上午10時開始封城。隨後,湖北省大部分城市也採取封城防疫措施。1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中共肺炎疫情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PHEIC)。

如今,中國元宵節已過,官方專家所預估的疫情拐點依舊沒有如期而至。美國《紐約時報》稱,「中共肺炎」對中共的合法性絕對是一大震撼,疫情衝擊程度僅次於1989年北京「六四」事件,也是對中共體制與管理能力的重大考驗。

針對北京當局處理中共肺炎的方式與舉措,《看中國》記者採訪了旅居加拿大自媒體評論人士張新宇、旅美歷史文化學者章天亮和旅美時政評論家陳破空。

中共肺炎疫情是中共體制的專利產品

談及中共治下錯失防控中共肺炎疫情良機時,張新宇认为,中共肺炎基本上就是中共獨裁製度下的一個專利產品。「獨裁暴政是人類的公敵,而中共現在這個統治集團就是一個專制暴政,中共肺炎這樣的疫情只有在專制暴政的制度下才能夠發生,而在民主世界的任何一個國家都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專制社會是外行管控內行,奴才管理人才,用過去死人的思想來管控現在活人的頭腦,這是獨裁暴政的特徵。」

張新宇稱,中共專制獨裁社會的統治者頭腦中都是自己的權力,沒有任何其它的東西。它對社會上所有的社會現象都會懷疑是反革命或者是來奪權的,所以,它把維穩看作是最重要的。在沒有任何科學思考、不尊重專家的情況下,最終就導致了中共肺炎這樣的疫情。張新宇說:「疫情發生後,武漢市政府,包括當地防治疫情的部門和醫療單位,也都沒有全力以赴地處理這件事。因為他們要想做任何事情都必須要先上報,上面的又都是『無才』,都是『小學畢業水平』的人,由他們來決定要不要做什麼事。中共就是這樣一個獨裁統治,所以,本來應該從2019年12月1日就應該處理的事請一直拖後了50天,所有這些都因為獨裁專制統治的結果。」

張新宇還評論分析了中共體制的弊病。他說:「中共為什麼是暴政呢?因為它任人唯親,在中共現在這個國家機器上找不到一個合格的領導幹部,全是不稱職的。它任命幹部是要任命那些一起扛過槍、一起嫖過娼和一起分過贓人,屬於他們自己人。包括這次武漢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下面上報到李克強也沒用,李也拍不了板,一定要習近平來拍板。」「結果習近平還不相信,他還得派他自己的人,就是鍾南山和那些專家,又跑到武漢去親眼看了以後,回來告訴他,他才相信,獨裁專制就是這樣的。所以,到了1月20日以後全國才動起來,所有的疫情數據才開始統計出來。我們暫且不說那個病毒是不是那個(武漢)P4實驗室造出來的,我們就說在疫情發生之後,它的擴散和爆發這個大災難事件。它就是中共這個專制暴政制度的一個專利產品,只有它才能生產出來,其他人生產不出來。」

相比之下,西方民主國家處理類似中共肺炎疫情會是怎樣的情況?張新宇表示,在加拿大溫哥華、美國洛杉磯及臺灣,只要是一個自由社會的國家或地區,他們都是內行管內行,其特點是沒有任何領導,任何位置上的人員都是經過優勝劣汰。「一個行業的領頭人在本行業都是最專業的,沒有必要去請教任何人,而是所有人都要請教他的。每一個人的位置角色都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他也是在這個行業內最知道該做什麼的人。在整個自由世界各種崗位上工作的人都是在該領域有特長的、最專業的人員。」

任何國家都會有政治行為,西方國家也不例外。張新宇認為,從政治的角度來看,三權分立制衡與監督、多黨互相競爭和媒體輿論監督等等。例如,在加拿大溫哥華Richmond醫院出現一例用任何一種抗生素都沒有療效的肺炎,醫生就會認為是SARS或類似SARS的疾病,他就可以決定將病人隔離,然後再進行研究治療。與此同時,溫哥華新聞媒體採訪以後,立刻就可以決定將此新聞放在頭版,無需找加拿大總理或省長去批准,在民主社會是沒有這樣的事情。民主社會特點就是每個人都有一個角色,每個人也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需要事事都要去請示別人。

他說:「在共產黨領導下的人,只有上級告訴你可以做什麼的時候,人才可以做什麼,很可笑的。共產黨掌控這70年,中華民族所經受的人為災難比世界上任何一個民族都要多好幾倍,如動車和去年的水災等等,可以說幾乎都是人禍,都是共產專制暴政集團的專利產品。」

 

(未完待續)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