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武漢疫情 可能推倒這批「財富湮滅」的倖存者(圖)

2020-02-09 08:30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武漢疫情可能推倒這批「財富湮滅」的倖存者
(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2月8日訊】武漢疫情令人揪心,那是生命在掙扎。昨天晚間一位記者隨手拍的短視頻讓無數人淚目:醫院急診室門口,一個女生追著殯儀館的運屍車,一邊哭,一邊喊著「媽媽」。沒有了媽媽,她或許已經失去了整個世界。更可怕的是,她一個人獨自承擔與至親生死離別的背後,夜色是否還遮掩著另一位至親危怠的悲劇?不要聽到!不要聽到!

逝者安息,生者不易。我們要學會面對慘淡的人生,也期待撥雲見日,否極泰來。

前天,某媒體調查發了一篇文章,一天的點擊量高達800餘萬,令人驚詫,顯然是抓到了很多人的痒痒窩。文章反映北京某民企老闆生存壓力大,面對政府方面關於延長假期、不聚集集中辦公的指令,強力回懟,要求公司員工上班,遭到舉報,政府部門要求糾正後,仍發飆回懟「不接受任何口頭通知」,要求政府方面提供書面文件。

正如前文所言,這位敢頂風而上的老闆沒有瘋,而是因為延遲開工對企業影響大,將造成巨大損失,甚至可能危及生存。它不是個案,是「新冠派」民企老闆的代表,無數老闆正在像他一樣崩著硬梆梆的神經。戲謔的話是,幾個老闆被問到能扛多久,回答是,我得回去看看帳戶上有多少現金能發工資。

如果疫情持續,無數的中小企業將墜進黑夜。這一隻「黑天鵝事件」,不,網路上已經有人詳細分析過,嚴格按概念來看,這不是「黑天鵝」,而是「灰犀牛」(自行百度,關鍵詞是「疫情被某些人耽擱了」)——這頭「灰犀牛」要頂翻多少民企老闆?

引入正題。這波疫情可能吃掉一批踏踏實實幹實業的大小老闆,他們是過去幾年「財富湮滅」行動中的倖存者。在他們身前,已經倒下一批批的「先烈」,後文容我一一數列出來。

理財是個專業活。以前沒有錢,不知道理財是何物,突然有錢了,怎麼處理成了問題。存銀行、買房、創業、炒股、買虛擬幣、加入網際網路金融……對,就是這些「遊戲」,把好不容易賺的錢都玩沒了。我琢磨了半天,想了一個詞「財富湮滅」。

站在「雲層」上俯看中國老百姓近幾年的財富人生,有一種「軀體被疫情一片片侵蝕、破壞」的感覺。或者像下圍棋,一步一步走時沒感覺,快到終局時凝眸一看,發現每個區域都被對手圍殺。

2015年那一波最大的屠殺是股災。在「4000點牛市剛起步」的狂熱氛圍中,大中小股民將錢投入到股市,融資、配資,每天都享受著數字增加的快樂。6月12日,上證指數創下5178點的新高後迎來了快速下殺,急跌至最低2850點,跌幅達45%,數不清的個股腰斬,高槓桿操作者血本無歸。

我認識的一位20多歲的金融才俊,自有3000萬再配資四五倍,三個跌停板幾千萬便化作一縷青煙。北京一位知名律師,牛市中持有券商股一路融資加倉,翻了八倍,最高市值近兩億,最終止損剩下600萬,那是老媽借給他的,他必須還。

數據是,2015年6月滬深兩市總市值為71萬億元,而到了9月22日,縮水至46萬億元,三個月不到,20多萬億人間蒸發,大大小小股民的財富溶解在淚水裡。更令人苦笑的是,殺跌後來續了一波,史稱「去槓桿災害」,僥倖躲過第一輪下跌的投資者,在第二輪下跌中陣亡。

接下來的幾年股市萎靡,吸引不到人,「財富湮滅」行動的戰場轉移。P2P、虛擬幣是主角。我一直搞不明白,儲戶上銀行存錢回報年化才3%,銀行給國企的貸款利息在6%左右,很多民企想10%以上貸款銀行為什麼不給?急用錢的老闆多求助於高利貸,年化24%到36%,這無異於飲鴆止渴。在高利貸和3%之間,那麼大的空間,民企借錢為何還是那麼難?直到後來P2P出現,很多事情才出現轉機。

原本應該是個好事,可能監管層也這麼認為,所以放行。想想,錢存銀行才3%,存P2P可以到10%-12%,P2P平臺放給民企16%左右,多方共贏,挺好的事啊。尤其是儲戶,被銀行低利息憋得難受了幾十年,當然財富大轉移,傾情投入P2P。孰料,兩年後,P2P集中暴雷,老闆跑路或被抓,從銀行出來的錢,再也收不回去。以E租寶為代表的一大批平臺,埋葬了未被股災帶走的城市白領、退休老人,「財富湮滅」行動再下一城。我給這一群體的標識是「穩健的非股市投資者」。

虛擬幣與P2P的興亡可謂同步,動作幅度更誇張。這些玩家,與上一個群體風險偏好不一樣,他們敢於博取超額利潤,如比特幣,他們期待一個幣價值10萬美金,甚至有用比特幣取代法幣的夢想。可敬的是,很多人堅持到了10萬元人民幣一個的高位。在比特幣的財富效應下,一段時間內,各種空氣幣雜草叢生。一幫高智商騙子,牽引著懷有暴富夢的一批大膽狂徒入瓮,最後將後者吃干榨盡。一個朋友向我展示,他幾十萬買的空氣幣,現在的價格是小數點後面有五六個零,也就是說,只剩下了萬分之幾。

股災套殺大中戶,P2P消滅膽小的非股民,空氣幣榨干狂熱激進者……麻煩轉下身,看看你身邊的人,還有哪些沒被消滅?

有沒有?確實有!養豬的那批老闆,週期性摟錢。結果,碰上了豬瘟,還導致去年肉價暴漲,引發CPI異常上躥;做出口生意的,美元好賺,以前掙大了。結果,一場持續的貿易戰,被嗆得奄奄一息;後來,又出來了債券暴雷,股權質押暴倉……據說,經濟學家在關注私募債風險,接下來,或是繼續填空「財富湮滅」的人群版圖。

目前唯一巋然不動的,是持有不動產的那一批財富擁有者,通過買房,這一群體享受了「大國崛起」的「最大紅利」。前幾天我朋友圈分享過一個數據,中國家庭的資產分布中,不動產投資佔70%左右,遠遠高於美國等西方國家。經濟人士拋出的結論是,這種理財方式名叫自殺式理財,建議調結構,降低不動產比重,進行其他資產配置。這一說法有一定道理,但看完本文,請告訴我,配置其他資產更安全嗎?話說回來,長遠看,下調不動產資產份額是趨勢,那是否意味著,不動產會降價,希望不要重蹈香港等地的樓市泡沫覆轍。

我是希望房價下跌的。畸高的房價已經成為經濟發展的絆腳石,創業者承擔過重的房租,年輕人承受過高的房租,而買不起房也令一代人過得壓抑,靠工資永遠買不起房的不是和諧社會的基礎,進而衍生出一切往錢看、笑貧不笑娼、什麼都能騙只要騙到錢等,社會問題眾多。而購買房產作為投資的富人,不勞而獲製造不公之外,也令資金沉澱在鋼筋水泥而非實體經濟,推升空置率,佔用公共資源。

房地產投資者何時填補「財富湮滅」版圖?我不知道,歷史會告訴我們。

本想重點寫一下疫情救治過程中暴露出的武漢市紅十字會執行不力、運轉不靈背後的深層次原因,並解剖「財富湮滅」背後的病症根治方法,但時間太晚,只簡略提下。紅會被詬病,深層次原因是,這些非市場化機構的運行模式已經無法適應21世紀網路時代的步伐。特別提一下,非市場化機構可以擴充,臃腫不堪、官僚習氣的單位都適用,有哪些大家自己想,不方便明說。因此,我認為,紅十字會,可以交由具有管理能力的企業去運營。至於根治辦法,就是法治,將違規者、違法者繩之以法,中國早過了「有法可依」的時代,問題卡在,未真正做到「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只要對康得新、康美這些財務造假公司進行嚴厲究責,中國資本市場才能逐漸健康起來,才有可能走出美國一樣的長牛、大牛,而不是股災。沒有股災,資本市場投資者不至於「財富湮滅」。

責任編輯: 華啟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