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重的貧病

2020-01-23 23:38 作者:苦膽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43斤的貴州大學生吳花燕,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2020年的1月13日走了,在既無花香也無燕喃的青春歲月走了。她的死,令人同情乃至痛惜,也教人深長思之。

父母早逝,極度貧困的吳花燕在苦境中掙扎,還要照顧有病的弟弟。她每日的生活費僅為人民幣2元,有時一天只吃一個饅頭,更多的日子,吃的是白飯就糟辣椒,這樣的「飯菜」一吃就是5年。由於飢餓和嚴重營養不良,24歲的她,身高只有1.35米,體重僅43斤,而且還患上了心源性水腫、腎源性水腫等多種疾病,連眉毛都掉光了,頭髮也掉了一大半。

這是物質和人身的貧病。

匪夷所思的是:出於人道的郭泉先生把吳花燕的境況告訴了國外醫學界的朋友,不久便有美、德、英等國的醫院邀請她前往治療,不料卻被吳花燕拒絕了。她還以批評的口氣對郭泉說:「你讓我們中國人在國際上丟臉了。我們中國人的事情,我們自己能解決,不要外國人插手。我們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我們都很愛國……」一個正值韶光年華的姑娘,已經被黨國摧殘成如此畸形——幾乎成了世界「瘦身」的極品,卻還在說「我的國家對我很好」,還在表白自己的「愛國」之心,唉,夫復何言!難怪郭泉「感到萬分悲愴」。

她缺乏做人的基本的常識、常理、常情,缺乏起碼的辨別好壞、是非的能力,存在認知障礙,而且心靈深度扭曲,近乎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現代版。

這是思想和精神的貧病。

本來,我同許多人一樣,對於吳花燕的不幸有著深切的同情。但在獲知了事情的全貌,獲知了她的「嚴正」態度之後,這份同情頃刻間大打折扣。

俗話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裡的恨,並不是仇恨的恨,也談不上是恨鐵不成鋼的恨,而是恨其傷透了好人心,恨其思維失常,恨其不知好歹,恨其躋身於「小紅粉」的族群……

轉念一想,一個人業已被現實社會折磨得脫形,被洗腦教育教化成這副模樣,委實足以令人哀憐,何必再去「苛求」她什麼呢?我進而捫心自問:要求一個不幸的人是完好的,是不是有點不太仁慈?

講到底,造成吳花燕的雙重的貧病,並且置她於死地的,正是這個邪黨惡政,正是這個她所盲目熱愛的中共國。而當務之急的反共、滅共,才是真正的愛國,具體而實在的愛國。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