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威脅幾億人的「大流行」再次降臨人類如何應對?(圖)

2020-01-23 07:58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2020年1月22日,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的一名工作人員對從中國抵達的乘客進行篩查。
2020年1月22日,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的一名工作人員對從中國抵達的乘客進行篩查。(圖片來源:ROSLAN RAHMAN/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月23日訊】(看中國記者路克編譯)新的冠狀病毒在中國和其他國家傳播,這讓我想起了2003年SARS爆發期間曾在香港工作的那段時間。那時,在公共場所我要戴著口罩,但大部分時間都在家工作,報導相關疫情和對其控制的情況。沒記錯的話,每天同一時間(下午3:20),我都會在香港的官方網站查看當天的新病例。當看到感染的人數最終開始下降時,我終於鬆了口氣。

可以肯定的是,下一次「大流行」將會到來,它可能類似於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那次有5億人被感染。問題是下一次將在何時、何地,以及我們是否做好集體準備。之所以說「集體」,是因為大流行不會管你持哪國護照或住在哪。我們在隔離、治療、救助時,不能考慮是美國優先,中國優先,或任何其他任何地方優先。我們要麼把人性放在首位,否則我們全盤皆輸。

那麼,我從SARS爆發中得到的教訓是什麼?首先,我們必須審視人性的自私和無畏。我當時觀察到在不同地區,SARS以完全不同的方式衝擊著人類。

中國大陸起初壓制了有關此事的消息,出於擔心遭受經濟損失或引發政治動盪。但這使病毒傳播的距離和傳播時間超出了本能控制的範圍。當中國最終承認這個問題時,人民不再信任政府的信息,謠言四處流傳。

相比之下,新加坡在檢疫方面的鐵腕手段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我最初認為這種檢疫是嚴厲和無禮的,但後來卻不得不予以尊重。臺灣最初顯示出個人主義的一面,有一些醫院工作人員為了保護自己和家人而放棄了職責。香港的情況恰恰相反,護士和醫生照顧受害者,並英勇地與病毒作鬥爭。

中國應該學到的教訓是,政府必須誠實和透明。我對香港網站的信任使我相信SARS消退了。一旦人與國家之間的信任破裂,控制疫情就變得幾乎不可能。

在自由社會中,通常應謹慎使用排查和監視,但這在疫情爆發時卻變得很必要並且有效。即使是現在,世界各地的機場也都在數字化地觀測從武漢出發的乘客的體溫。

隔離首先應是自願的,並應得到僱主和政府的積極鼓勵。能通過Skype等視訊工具而在家工作的人們都應該這樣做,而不必擔心受到指責。人們可以繼續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人們能相信的機構越多,他們就將越保持鎮定和合作的態度。一旦爆發失控,隔離必須成為強制性措施。

但是,最深刻的教訓是,我們人類必須進行合作。人類一直處於與病毒、細菌和真菌的進化與研究針對它們的藥物之間的競賽中。當出現新病毒時,它可能威脅到我們所有人,人類應該聯手應對。

這意味著,無論新病毒的基因組是從哪裡開始收集的,都應該對其進行測序,並像開源計算機代碼一樣立即提供給各地的合格研究人員。(需要世界衛生組織或此類機構來認證,以免基因組落入恐怖份子的手中)。然後,所有實驗室和科學家應與整個醫療界分享他們的見解。

好消息是每次人類聯合起來戰勝新的威脅時,都會被提醒我們有很多共同點,並能在下一次戰鬥中表現的更好。

(註:本文作者是曾在香港工作的彭博社記者Andreas Kluth)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