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風雨 這個黨把我從支持者整成反對者(下)(圖)

共產黨把我從「左派」改造成「右派」(下)

2020-01-20 08:32 作者:葉光庭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989年,北京愛國師生聚集在天安門廣場要求民主自由,結果遭到中共鎮壓。(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

接上文:60年風雨 這個黨把我從支持者整成反對者(上)

一九七八年,胡耀邦大刀闊斧平反毛澤東時代遺留下來的冤假錯案,百分之九十九點九八的右派都得到了「改正」——只因反右涉及當時的太上皇鄧小平的面子,為了證明他當年緊跟毛澤東,雷厲風行地反右派確有必要,所以要留下這百分之零點零二的大右派不能改正。雖然右派得到的只是「改正」而不是「平反」,被扣的工資也不賠償,共產黨甚至沒有對被傷害的右派作過絲毫道歉的表示,但受了這麼多年的罪,究竟可以鬆一口氣了。在暴政之下苟延殘喘了三十年,第一次卸下身上的枷鎖,心中總感到寬慰一些;同時,我對後毛澤東時代的共產黨,也產生了新的信任和希望。

一九八一年,中共在十一屆六中全會上通過《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承認毛澤東犯過錯誤,特別是文革。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帶來了經濟復甦,更堅定了我對共產黨的信心。我想,在後毛澤東時代的共產黨的領導下,中國是會有光明前途的。

可是六四的槍聲徹底打破了我對共產黨最後的迷夢——我終於明白:這個政黨是永遠都不會放棄專制獨裁的,不會放棄它所獲得的特權的,它也是永遠不願讓人民享有民主自由的。

我原來是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堅定的信仰者,即共產黨所謂的「左派」;可是經歷了六十年的風風雨雨,經歷了共產黨對我的長期「改造」——先把我「改造」成懷疑派,然後再把我「改造」成為他們的反對派——「右派」。

一切都被弄顛倒了!我原來真誠地擁護的共產黨,其實是我自己心中的美麗幻影;現在我已經看透的現實中的共產黨,其實是它口頭上所宣揚的反面。我現在可以坦然地承認:一九五七年我確實是「反黨反社會主義」——我所反的黨,正是毛的專制獨裁的封建法西斯黨;我所反的社會主義,正是天天殺人鬥人的,血腥的封建法西斯社會主義——只不過我當時沒有認清它的真面目罷了。

今年是偉大的六四民主運動二十週年。共產黨換過幾屆政府,可是再也沒有出現過像胡耀邦、趙紫陽那樣開明的領導人。對任何有民主思想的領導人,這個黨都是容不得的。今天的共產黨愈來愈腐敗,愈來愈殘暴,愈來愈凶惡。它殘酷地鎮壓法輪功,打擊地下教會;它與民爭利,在城市裡強拆民房,在農村強佔農民土地,逼得這些受害者不斷上訪;它逮捕維權律師;它對敢於說話的民主人士判以重刑;它把揭露黑幕的新聞記者關入監獄……

這個共產黨到底是什麼樣的黨,豈不是十分明白了嗎?今天的共產黨,早已背叛了它在革命早期所宣揚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它曾聲稱要「解放全人類」,現在卻走向反面,它要「奴役全人類」;它曾聲稱要建立「沒有壓迫、沒有剝削」的共產主義理想社會,它現在已建成的,卻是「沒有自由,沒有人權」的封建奴隸制社會!

誰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右派」?實際上正是毛澤東,正是中國共產黨!他們曾自我標榜過,他們是以「消滅壓迫、消滅剝削」為歷史使命的革命政黨,但正是他們自己,背叛了這個懷有偉大目標的政黨!他們曾宣揚過,他們要建立的是「人民享有自由民主的社會主義」,但正是他們自己,背叛這個人民所嚮往的社會主義!

在腐敗專制的國民黨統治時代,多少憂國憂民的仁人志士,為了實現偉大崇高的、自由平等的共產主義理想而拋頭顱、灑熱血!如果他們地下有靈,知道現在以他們的名義、踏著他們的血跡而來接他們的班的,竟是這樣一批貪污腐敗、壓迫人民、剝削人民的黨,不知他們要怎樣痛哭流涕了!

我們這些受盡折磨和苦難的右派老人,今天還要為中國人民爭取民主自由而奮鬥,我們是繼承了過去為社會主義而犧牲的先烈的遺志的;而今天還在肆意壓迫人民,剝削人民的共產黨,則背叛了我們的革命先烈,應該向他們,向全國人民謝罪!

2009年4月27日

(原文有刪節,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和立場)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