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人意料 周恩來與江青的愛恨情仇(組圖)

2020-01-18 09:30 作者:徐榮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江青策馬在前飛奔,周恩來緊緊跟上,不料江青忽然勒馬一個亮相,周的馬驟然受驚,後腿直立,將周摔下馬背。
江青(左)策馬在前飛奔,周恩來(右)緊緊跟上,不料江青忽然勒馬一個亮相,周的馬驟然受驚,後腿直立,將周摔下馬背。

不少史學家認為,江青是周一生中最後和最凶狠的敵人。周死後,江青在周的遺體前衣領露出紅毛衣、拒不脫帽,指使御用文人在報紙上含沙射影對周進行攻擊,大有鞭屍之勢。然而,周、江之間也曾有著諱莫如深的過往,兩人究竟有怎樣的愛恨情仇,最終由暗戀轉變為深恨呢?

周江馬上調情事件

1937年7月10日,周到毛的窯洞談工作,毛請周代他到中央黨校演講,在家悶得發慌的江青一定要跟著同去。因延河漲水不能開車,於是騎馬而行。小路狹窄,江青策馬在前飛奔,周恩來緊緊跟上,不料江青忽然勒馬一個亮相,周的馬驟然受驚,後腿直立,將周摔下馬背。撞在石崖上,造成右肘小臂下端粉碎性骨折。

騎術精湛的周恩來,怎麼會摔得如此狼狽?文革後有人追溯這段往事,把它解釋成江青對周心懷怨望,故意使出手段給他一個下馬威。其實不確。江青剛入毛的帷帳,毫無根基,連窩都沒待熱,豈敢向周副主席故意使手段?何況她對周恩來表現出的「君子之風」十分傾慕,哪有一點「怨」的影子?從年代和常理看,她不過是想抖一抖御馬的功夫,展現一下英姿,給周留個美好的印象。

待衛士們趕到,周已經從摔倒的地方爬起來,臉色慘白,冷汗直冒,鮮血浸透了衣服,但一句責備的話都沒有。周恩來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右臂終身不能伸直,也使不上力,等於廢了半隻手。

周自此右臂終身不能伸直,也使不上力,等於廢了半隻手。
周(右)自此右臂終身不能伸直,也使不上力,等於廢了半隻手。

所有關於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出版物,都要報經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或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審閱」,然而這段往事卻刪刪減減、遮遮掩掩。但從被刪剩的部份中,仍可看出:江青策馬飛奔,周恩來緊緊跟上,周摔下馬,扶著粉碎性骨折的右臂站起來,衛士們才匆匆趕上。可見他們都遠遠地落在後面,只有周、江二馬當先的在前衝,如果不是比馬,衛士們怎可不緊隨其後?

顯然,審閱機構是看出了這一故事中的調情味道的,只是後來江青名聲太臭,不便讓人知道,她和周竟這樣玩過,這會有損黨故意塗脂抹粉的總理形象。

江青讓毛向周學習

江青希望毛澤東向周學習,改掉粗魯的農民本性,惹得毛大為光火。
江青(左)希望毛澤東(右)向周學習,改掉粗魯的農民本性,惹得毛大為光火。

曾大量採訪過毛澤東身邊工作人員的作家權延赤記述,在延安「江青喜歡接近周恩來,當年的衛士們都知道這個情況。」毛的衛士長李銀橋說,江青很傾慕周恩來,常不避嫌地對身邊人員說,周性情好,謙恭有禮,風度翩翩。她還希望毛澤東向周學習,改掉粗魯的農民本性,惹得毛大為光火。

在江青居蘇養病時擔任翻譯的俄國女子卡爾圖諾娃,曾撰回憶錄《我給江青當翻譯》,也談到江青傾慕周恩來的印象:「有一天江青莫名其妙到問我,想不想見見周恩來。我當然想,有誰會放過這麼難得的機會?第二天周要來吃午飯,江青請我也按時來。我準時到了,可是周恩來已經走了,他的日程安排滿了。」然後「那一次江青動情的也談了周恩來的許多往事。」

時年25嵗的江青,久經情場,最後嫁了比她大21歲的毛,雖說二人戀愛也完全自願無一絲勉強,畢竟帶有青春與權力結合的影子。如果毛不是中共黨魁,很難想像她會愛上這個滿嘴濃重湖南農村口音的南方土包子。而周曾赴東洋、西歐,到過蘇聯……對生長於北方、個性開放好幻想、喜歡讀外國小說、從事文壇工作出身的江青有很大的吸引力。作為一位公眾情人,周理所當然地是江青愛慕的對象。

周助江坐穩第一夫人交椅

周恩來對於江青,用他自己的話叫做:「我已經仁至義盡。」當年江剛進毛的窯洞,引起高層各方非議,認為毛以黨的領袖之尊,將為他「十年生九胎」的賀子珍趕走,並公開與上海影星同居,成何體統?只有極少數人支持毛、江的結合,周恩來便是其中之一。另外還有康生,他提供來自特工系統的調查證明,江青在白區「表現清白」。雖賀龍也揚言「堂堂主席,搞個把女人算什麼!」但真正有力支持者還是周,正是他調和各方意見,力排眾議,成了他倆的好事。

1945年8月,毛澤東赴重慶談判,這是江青首次以中共第一夫人的身份公開亮相,為了使這一身份合法化,周恩來在張治中的寓所為毛、江二人補辦了盛大婚禮,雖前有賀子珍後有毛的無數情人,江仍穩居毛夫人位置,與周當年安排的這場婚禮既成的影響不無關係。

毛讓步,同意賀子珍(左)回身邊,江青(右)跑到周恩來那裡一頓哭訴。
毛讓步,同意賀子珍(左)回身邊,江青(右)跑到周恩來那裡一頓哭訴。

1947年,賀子珍催女兒嬌嬌隨王稼祥夫婦從蘇聯回國,暫居哈爾濱。江青大為緊張。因為她曾接受的「約法三章」的第一章就是,「毛澤東、賀子珍的夫妻關係尚在,而沒有正式解除時,江青不能以毛澤東夫人自居。」毛、賀的「夫妻關係」,一直到死都「沒有正式解除」過。

1948年冬,賀子珍的妹妹、毛澤東弟弟(毛澤覃)的遺孀賀怡找到毛澤東,鬧著要為姐姐討一個公道。毛讓步,同意賀子珍回身邊,說「還是按中國老傳統辦吧!」江青深感會要做「小老婆」甚至被休掉的威脅,跑到周恩來那裡一頓哭訴。周再一次施以援手,以組織名義作出決定,不准賀子珍會面。

賀怡在哈爾濱接姐姐和侄女嬌嬌,乘火車走到山海關,被自稱「組織部來人」的兩個男子以開除黨籍相威脅,阻止他們到石家莊。結果,賀子珍被安排到了瀋陽,而由賀怡帶嬌嬌去見毛澤東。嬌嬌後來竟從江青的本姓改名為李敏,更確定江青的繼母地位。由於周恩來的悉心部署,賀子珍一直未有機會進京復辟。直到1959年廬山會議期間,才在毛的另一弟弟(毛澤民)遺孀的後夫、江西省省長方志純的秘密安排下,將賀從上海接到山上與分別20年的毛見了一面,也是最後一面。此時的賀子珍,已是一位滿頭華髮、容顏憔悴、語言遲鈍的老嫗,毛澤東也傷感不已、暗自驚詫:「她怎麼變成這般模樣?」

江:總理你對我沒有革命感情

周:「誓死扞衛江青同志」

江青不干,說總理你對我沒有革命感情,階級敵人恨不得我快點死!
江青(左)不幹,說總理(右)你對我沒有革命感情,階級敵人恨不得我快點死!(以上皆爲網絡圖片)

在《軍人永勝——原解放軍總參謀長黃永勝將軍前傳》中(P539~540),有這樣一段話:

「……有一次開政治局會議,有重要議題要研究,還沒有開始,江青就鬧:『總理,你要幫我解決一個嚴重的問題,不然要出大事情!』周恩來問:『江青同志你有什麼嚴重的事情?』江青說:『我房間裡那個馬桶現在天冷不敢用,太涼,一上廁所就感冒,一感冒我就不能去見主席,怕傳染主席,我也很快要鬧大病。這個問題還不嚴重啊?』周恩來說這怎麼辦?開完會我派人去看一看?江青不幹,說總理你對我沒有革命感情,階級敵人恨不得我快點死!周恩來沒辦法,會也不開了,帶著我們幾個到江青那裡去,對著江青那個馬桶,用手這樣托著下巴,這樣看看,那樣看看,也想不出辦法來。想來想去,最後說,江青同志,這樣好不好,我們沒有一種技術可以把這個馬桶的墊圈加熱,但可以用保暖的東西把墊圈包起來,外面再用軟和的布料包起它來,就可以臨時解決了。江青一看也確實沒別的辦法,就同意了。周恩來又馬上叫中央辦公廳派人來做好它。」

康生,尤其是陳伯達,對江青的公開吹捧誠屬過火,周恩來也曾站出來「向江青同志學習、致敬」。康、陳二人都是投靠毛,憑藉揣摩毛的思想登升高位的。而周功高位顯,馳騁政壇數十年,影響遍及全世界,憑什麼要向江青表衷心?研究文革的學者們,往往只記錄下康、陳這些百經官方定性的「反派角色」,而將周這個被著意美化的「好總理」的言論偷偷剪掉,藏起來,好讓人們忘記歷史的真相,忘記周恩來是怎樣在人民大會堂前肉麻的振臂高呼:「誓死扞衛江青同志!」

然而,江、周的這些過往隨著血腥的一次又一次運動,一次又一次鬥爭,以及高官們混亂的私生活,最終也演變為扭曲的利用和恨意。

 

參考:《真假周恩來》

   《軍人永勝——原解放軍總參謀長黃永勝將軍前傳》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