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正史中有關鬼神的記載(圖)

2020-01-06 10:42 作者:泰源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現且從正史中所記載的事例來看一下,有關鬼神之事的真實記載。(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歷代有關鬼神之事的記載和傳說,在稗官野史中多如牛毛,然一些人正因為這些是稗官野史,認為是街談巷語,道聽途說,故常生疑惑,不肯正信。或視為無稽之談,或斥之為迷信。即使親歷親見,亦往往視為「巧合」。

鬼神之事正史中也有所記載。「正史」是史官(或史家)對歷史的詳實記錄,有別於古代私家編撰史書,即所謂的野史。清乾隆四年修《四庫全書》,確定從《史記》至《明史》二十四部正統紀傳體史書為正史

現且從正史中所記載的事例來看一下,有關鬼神之事的真實記載。

不信鬼被鬼嚇死

阮瞻,字千里,陳留尉氏(今河南尉氏)人。魏晉時期「竹林七賢」之一阮咸之子。約卒於晉懷帝永嘉末年,年三十歲。

阮瞻素來堅持無鬼論,常自認為這一理論可以適用一切有形與無形事物。有一天忽然有一位客人通報要拜訪阮瞻,寒暄完畢,就開始閒聊名理之學。

客人很有辯才,阮瞻和他談論到鬼神的事,兩人反覆辯論得很激烈。客人理屈詞窮,面色大變而起說:「鬼神是古往今來聖賢都相信的,為什麼唯獨你說沒有呢?」說罷就往前一撲,變成了異形,不一會兒就消失了,原來他就是鬼。阮瞻即時神色變得很不好看,過了一年多就病逝了。

仗勢奪田殺人,鬼魂索命

魏其侯竇嬰和武安侯田蚡,兩個人都是漢朝皇室夫人家的親戚。灌夫為人剛直,是位好酒易怒的血性漢子,灌夫也因與竇嬰關係甚好,被封了侯。

田蚡未得志時,曾對竇嬰屈身奉承。景帝駕崩,太子武帝即位,竇嬰被罷官,田蚡得到寵信做了丞相。田蚡派手下人向竇嬰要求獻出城南田地,竇嬰生氣地說:「老夫我雖然被朝廷棄而不用,將軍你雖然位貴權重,難道就可以仗勢強奪我田地嗎?」

這時灌夫聽到消息,打抱不平,怒罵來使。田蚡得知,從此懷恨灌夫和竇嬰。

武帝元光四年,田蚡娶燕王女為夫人,太后下詔讓所有的王侯前往祝賀,灌夫和竇嬰也前去祝賀。酒宴中,田蚡舉杯向賓客敬酒,在座賓客都離開座位表示敬意。當竇嬰舉杯向大家敬酒時,只有少數老朋友離開座位而已。灌夫看得怒火中燒,便借酒縱性,破口大罵。

田蚡於是彈劾灌夫在丞相府中待客不敬等罪狀,並檢舉灌夫過去舊案,逮捕灌氏全家,均判處死刑。竇嬰奮不顧身地營救灌夫,田蚡想盡辦法製造謠言,誣告竇嬰。武帝大怒判竇嬰死罪,當年十二月將竇嬰斬首示眾。

第二年的春天田蚡忽然病倒,病中自言自語,不斷呼叫「我有罪!我有罪!」之類的話。家人讓能看見鬼神的巫師來診視他的病,都說看見竇嬰和灌夫兩個人的鬼魂共同監守著田蚡,要殺死他。群醫束手無策,後來田蚡不治身亡。

至孝仁恩,灶神施福

漢宣帝的時候,南陽郡有個陰子方,非常孝順,而且常常施捨積德,待人仁慈寬厚。有一年臘八節早上做飯時,灶神現形,陰子方很恭敬地拜了再拜,接受灶神的慶賀。他家裡有一條黃羊(編按:黃狗別稱黃羊),於是拿來祭祀灶神。

從此以後他家財富急速增長,富甲一方。他常說:「我的子孫將來必會飛黃騰達。」傳到他的曾孫子陰識(字次伯)時已經三代,更為繁榮昌盛。陰識官拜執金吾,輔佐太子。陰家後人被封侯的就有四人。陰識的妹妹陰麗華,後來當上光武帝的皇后(光烈皇后)。

據唐代筆記小說《酉陽雜俎》中說:灶神姓張名單,其夫人字卿忌。生有六女,都取名察洽。每到月底時回到天上,向天帝匯報人的所做所為,世人如犯下過惡,大過就削奪十二年(另一說法為三百天)的福壽,小過就削奪一百天的福壽。玉皇大帝派他專司監察人間之職,告誡人們要遵紀守法,光明磊落,恆求善事,利益眾生。

「獄無冤囚」何比干治獄積德

何比干,字少卿,汝陰(今安徽阜陽)人。西漢法律學家。曾任汝陰縣令,丹陽都尉,漢武帝時任廷尉。

何比干任汝陰縣的司法官時,他主張法治,但不濫用刑杖,被他平反救活的蒙冤之人有數千。後來升為丹陽都尉,審判案犯時,著重證據和調查研究,經他審判的案件,沒有被冤枉的囚犯,史稱「獄無冤囚」。由於他執法公正,得到人民的愛戴,淮汝的老百姓都尊稱他為「何公」。

漢武帝征和三年(公元前90年)三月辛亥日,這天下著大雨,何比干去官在家裡,他躺著看書睡著了,夢見有貴客車馬停滿了門庭,醒來把這個夢告訴妻子。話沒有說完,門口有一位老婆婆,請求進屋避雨。當時雨很大,她的衣服和鞋子卻沒有沾濕。

雨停後,何比干送她到門口。她對何比干說:「先生有陰德,現在上天賜予你符策,使你的子孫興旺發達。」於是她拿出懷裡的符策,形狀如竹簡,有九寸長,共九百九十枚,送給何比干。說:「你的子孫後代能佩戴官印的,會像此竹簡的數目那樣多。」

後來何比干的子孫後代果如老婦人所言,大都富貴顯要。

縣令王忳為申冤亭鬼辦案

王忳,字少林,廣漢新都人。東漢時期官吏,初為大度亭長,後出仕郡功曹,州治中從事。舉茂才,授郿縣令。

當王忳擔任郿縣縣令赴任的路上,路過斄亭這個地方。亭長對他說:「亭裡有鬼出沒,不可以寄宿亭內。」王忳說:「仁義勝過凶邪,德能擯除不祥,何必避開鬼呢?」隨即夜宿在亭內。

深夜,王忳聽到有女子喊冤的聲音,於是高聲說:「你有什麼冤屈,可以前來申述。」女子說:「我沒穿衣服,不敢進去。」

王忳將衣服投給她穿。女子穿好衣服上前哭訴說:「我的丈夫原來是涪縣縣令,去上任的路上經過此地,投宿此亭內。亭長罪大惡極,將我們全家十餘口都殺了,埋在樓下,把我們的財物都拿走了。」

王忳問亭長的姓名,女子道:「就是你的屬下游徼。」(註:秦漢時鄉官名,負責巡查盜賊。)王忳說:「我一定會為你伸張正義,辨明此冤。」女子於是隱去身子,留下衣服,忽然不見蹤影了。

第二天一早,王忳召見游徼訊問,游徼認罪了,於是將他的十多個同黨一起抓獲,也都伏罪了。再派屬下將被殺人家的屍骸送歸他們的故鄉。斄亭又恢復了清靜平安。

司馬懿逼死忠良,遭厲鬼索命

王凌(公元172年—251年),字彥雲,太原祁(今山西祁縣)人,三國時期曹魏將領,東漢司徒王允之侄。

王凌任都督統領揚州的部隊時,司馬懿殺了大將軍曹爽。王凌看到皇帝曹芳幼小,受制於司馬懿的專權,曹魏江山朝不保夕,就想擁立已經成年而且有智勇的楚王曹彪為皇帝。

密謀期間,有人告發,司馬懿親率大軍征討。司馬懿一面率軍逼進,一面發布赦書,赦免王凌的罪名,又以朋友的名義給王凌寫了一封信,讓王凌來見他。

王凌坐船前往出迎,司馬懿輕而易舉地擒住王凌,派步騎兵六百人押送王凌回洛陽。

到了項城這個地方,王凌看到河邊的賈逵祠,王凌動情地大呼:「賈逵兄的神靈在上,我王凌可是大魏國的忠臣啊!普天之下只有你在天之靈知道!」於是飲毒藥自盡。當年(公元251年)八月,司馬懿生病,病中夢見王凌和賈逵化為厲鬼,極其可怕的樣子,司馬懿在當月就去世了。

責任編輯: 美玲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