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廖祖笙:內鬼在向習「核心」公然叫板(圖)

——廖祖笙向習近平申訴之二十三

2020-01-01 13:11 作者:廖祖笙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2013年習近平到毛紀念堂。(Feng Li/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月1日訊】習近平先生,選擇性「反腐」捅的是個馬蜂窩。你動了人家的乳酪,讓官場人人自危,遭致群起反撲勢所必然。「倒習聯盟」在方方面面,向你這個「核心」公然叫板,政變實已進入公開化。

黨國內外交困,各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會在你主導的這個「新政」,形同約好了似的集中爆發,不足為怪。蓋因這「新政」不同於彼「新政」,與體制內的多股黑惡勢力結下了深仇大恨,不共戴天。

黨天下再也不是鐵板一塊,而是四分五裂,內鬼遍佈......內鬼們上下聯動,在鬼影憧憧中,在圍剿之勢裡,想的是怎麼有效聯手賣黨和賣習,以圖翻盤。而你寡不敵眾,焦頭爛額,已然疲於應對。

你要「核心」的名號是嗎?給你,讓你端坐在一頂名叫「核心」的轎子裡,一會兒喊著號子把你抬起來,一會兒嬉笑著把你摜下去,直弄得轎子裡的你,暈頭轉向,「我不知道風在哪個方向吹」。

——內鬼們是這麼玩的。在以各種形式向你公然叫板的同時,也在為圖謀已久的政變不斷加溫。你回頭想想是不是這樣?從意識形態上的布局,到種種現實危機的釀就,內鬼們都已進行得曠日持久。

從《要嫁就嫁習大大》之類充斥個人崇拜色彩的紅歌大批量出籠,再到官媒冒出「中國最後領導人習近平」,再到竭力要將你包裝成「習澤東」、「習特勒」;從一會兒「連落三匣」,一會兒想著操縱香港的選舉,野調無腔說什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餘權力’」,「不需要你愛共產黨,不需要你擁護共產黨」,千方百計刺激美國、香港和臺灣,再到而今香港的烽煙四起,仿若戰場,再到臺灣更是顧影自憐,心灰意冷,去意已決......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內鬼們向你公然叫板之時太多,予你難堪之時太多,給你製造種種麻煩之時太多,而你或警覺不足,或優柔寡斷,所以也就有了無力回天,有了難於應對的種種內外交困。

被周永康深度荼毒過的這條線,內鬼就更多。餘孽們一直在有意踐踏法治和人權,整人整得到處呼天搶地,向你公然叫板之時,已毫不掩飾要讓你這個「核心」灰頭土臉,讓你日日「好看」的意味。

廖夢君慘烈遇害校園事件,是幾條線聯合作惡的結果。我們這的政法委「上面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涉嫌策動謀殺我兒廖夢君的「上面」,時至今天仍在執掌重權,迄今在進行種種變態的遙控。

你去廈門列席金磚會議,這同在福州為口奔馳的我馬牛其風,慣於讓你「好看」的「上面」,那年卻非要遙控一下,再次讓公安去敲掉了我的飯碗,逼我在兩年前,給你連篇累牘寫出了64封的公開信。

值此多事之秋,「上面」又故伎重演,又在搞一石數鳥,操縱得「本來很容易解決的事情,非要弄成這樣」,前後「再談談」已歷時3個多月,將我逼作飢民之意明顯,迫我一天天向你這般苦苦申訴。

一個苦難的家庭,被以公權為依托的黑惡勢力整得斷子絕孫,在習近平主導的「新政」,仍舊是有冤無處申不說,就連吃口飯都一再是成其為奢侈。這是個怎樣的惡黨?這是個怎樣變態的「新政」?

這是個滅絕人性的「新政」,這是個缺德至極的「新政」,這是個連老人和小孩都在一同迫害的「新政」——幕後給你習近平「上眼藥水」的內鬼,無端再整這麼一出,要的就是此等惡劣的政治影響。

習近平先生,你曾經長期工作在福建,也曾到過泰寧,在泰寧留下過種種佳話,你知道泰寧是個小地方,也能想到若無人在幕後主使,此地小吏斷然不敢「本來很容易解決的事情,非要弄成這樣」。

「本來很容易解決的事情,非要弄成這樣」的,何止是窮鄉僻壤?香港的問題,也同樣是「很容易解決的事情」,無非是兌現中英聯合聲明的相關承諾而已,何難之有?何至於會劍拔弩張成這樣?

我又一次被逼作了飢民,向習先生苦苦申訴,是國情使然,是無奈使然,是悲憤使然......黨國在有些看似無解實則易解的問題上,「非要弄成這樣」,既是內鬼使然,也是黨性使然,是個性使然......

在這個群魔亂舞的非人間,千千萬萬的中國人在受苦受難,習先生又何嘗不是在受苦受難?向你這個「核心」公然叫板的內鬼如此之多,而你不是鍾馗,做不到快刀斬麻,也就做不到有效驅鬼。

現在還只是你治下的內鬼,在或直接或迂迴向你發難,在明火執仗將一些人群逼作飢民,到了全面失控時期,到了遍地是香港之時,內鬼們只怕要公然將「核心」踩在腳下,獰笑著問你尚能飯否。

2019年12月29日寫於福建泰寧(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賙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導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4914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被時常置於生存絕境的邊緣,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法令未行,逆魔亂起」,此謂「法治」!「民多冤結,州郡不理」,此謂「共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