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臉!幾大忌諱讓江澤民火大 新忌諱是啥?(圖)

2019-12-31 16: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趙紫陽」當然是忌諱江澤民的忌諱之一。
「趙紫陽」當然是忌諱江澤民的忌諱之一。(網絡圖片)

江澤民在抗戰期間自稱是淪陷區偽中央大學的偽大學生,一九四七年曾在上海青年會中學的補習班教過英文,這都是他忌諱的往事,在官方資料中很難看到有關記載。除此之外,當然他忌諱提「六四事件」、「趙紫陽」、「上海幫」……

江澤民在歷史上的忌諱

侯大捷先生曾在《動向》雜誌中發文說,抗戰時,南京的中央大學(校址為原南京工學院,即現在的東南大學)隨國民政府遷到重慶之後,汪精衛偽政權在南京金陵大學校址(今南京大學鼓樓校區),創辦了一所偽中央大學。江澤民從一九四三年至一九四五年曾就讀於這所偽中央大學。

抗戰勝利後,遷至重慶的正宗的中央大學復校,南京的偽中央大學解散。偽大學生要經過甄別考核後,才能轉為正宗的中央大學學生。當時不止是偽中央大學,如偽北京大學(正宗的北京大學和清華、南開遷至昆明,共同組成了西南聯合大學)等,根據國民政府教育部的決定,對偽大學生一律要進行甄別考核後,才能轉為正宗大學學生;對淪陷區學生的學籍、學歷,一概不予承認。遷至四川的東北大學遷回瀋陽復校,在當地招收的新生,也一律不得進入本科,而稱之為「先修班」偽中央大學、北京大學的偽大學生,甄別考核不合格者,也一律進入先修班。江澤民經甄別考核之後,因他讀的是工科,便隨偽中央大學的工科生集體轉入了上海交通大學。當時,淪陷區的偽大學生們曾對國民政府此舉,進行過抗爭。正是由於江澤民積極投入了這一反對甄別核考的抗爭活動,於一九四七年在上海交通大學被地下的中國共產黨組織發展為中共黨員了。

按說,江澤民同時擁有中央大學和交通大學兩間大學的校友身份才對;但江澤民在填寫履歷時,只說是一九四三年至一九四七年就讀於上海交通大學,一九四七年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對他曾是南京偽中央大學的學生,卻諱莫如深。

一九八九年,江澤民出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不久,江蘇的南京大學在整理舊學籍檔案時,發現這位中共第三代領導核心,在一九四三年至四五年,曾在南京大學前身之一的中央大學就讀,並找到了他當年的成績單和貼有照片的借書證。

南京大學校方十分高興,校友會趕緊給江澤民發了一封「認親信」,但江澤民遲遲沒有回信,令他們大失所望。

江不回信的奧祕,在於他在簡歷中一直隱瞞了曾在偽中央大學就讀的這段歷史。他忌諱這段歷史的原因,一是忌諱這個「偽」字,更主要的是他如果承認了這個身份,就會被人認為他當年是因為和淪陷區偽大學生們為自身利益積極參與抗議國民政府教育部對他們進行甄別考核的活動,才加入共產黨的。一個共產黨員是恥於承認自己是為了本身的利益而入黨的,因為那樣參加革命和入黨的動機就不純了。

江澤民在歷史上的另一忌諱,是他於一九四七年在上海交通大學畢業後,曾在上海青年會(YMCA)中學夜間部(補習班)擔任過英文教員。

這段歷史,是上海市浦光中學(其前身即為上海青年會中學夜間部)的前副校長蔡昭利道出的。據蔡稱:一九四七年他在上海青年會中學夜間部(補習班)擔任國文教師時,剛自上海交通大學電機系畢業的江澤民,經兼任上海青年會副總幹事的校長田信耕介紹,至中學夜間部教英文。

據中共官方的資料,四七年至五O年間,江澤民從事中共的地下活動,從未提過他曾在四十年代於上海青年會補習班教過英語。那麼,江澤民本人對這段經歷為什麼也諱莫如深呢?

這有兩個可能。

一個可能是,江澤民恥於承認自己曾是個教中學補習班英文的小知識份子,而且在一個補習學校混飯吃,未免太丟面子。另一個可能是,他當時是由青年會副總幹事介紹才謀得這個職業的,那就說明在他的社會關係中,也有基督教的上層人士,這對一個共產黨員來說,也是一大忌諱。

江澤民的新忌諱

江澤民也有新的忌諱。如「六四」事件,就是他的一大忌諱,不能提。同樣,「趙紫陽」這三個字,也是他的忌諱。他曾在公眾場合大言不慚地說,他不是獨裁者,是強勢領導,云云。如果有人就這個問題問他:你至今仍剝奪趙紫陽的政治權利和人身自由,也是強勢領導嗎?他肯定不會正面回答,因為這是他的忌諱。除此之外,曾有香港記者問及董建華連任是否內定、欽點,江澤民立即變瞼,火冒三丈,因為這是他的忌諱。還有,「上海幫」也是不能提的一大忌諱。

隨著時間的推移,江澤民還會有新的忌諱。也許將來有一天,「曾慶紅」「賈慶林」「宋祖英」「陳至立」「黃麗滿」也成了江澤民忌諱的名字……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