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征軍英雄團長劉放吾 解救仁安羌七千英軍(組圖)

2019-12-25 09:21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中國遠征軍。
中國遠征軍。(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2015年抗戰勝利70週年之時,一位當年仁安羌大捷的英雄,曾解救7000名英軍和部分美國記者,被埋沒半個世紀的英雄——中國遠征軍新38師113團團長劉放吾,再次受到人們的關注。

仁安羌三晝夜拚殺 解救7千英軍

劉放吾,原名劉繼樞,湖南桂陽人。黃埔軍校第六期畢業後,加入第五軍,參加了1932年上海「一・二八」抗戰。後來轉入宋子文財政部稅警總團任營長,參加1937年淞滬會戰、1938年武漢會戰。


中國遠征軍孫立人新38師第113團團長劉放吾。(網絡圖片)

1942年3月8日,從泰國入侵的日軍佔領緬甸首都仰光,隨後分三路繼續北犯,以兩個聯隊7千多人的兵力,迅速佔領了仁安羌油田區附近,斷絕了英軍後路,將英緬軍一師包圍於仁安羌油田東北、拼牆河以南地區。日軍另一部兵力也渡過拼牆河,在北岸建立封鎖線,切斷了英軍的全部供養線。

此時,中國遠征軍第一路司令長官羅卓英應緬甸戰區總司令亞歷山大將軍請求,電令新38師師長孫立人的112團、113團兩團兵力歸英緬第一軍軍團司令斯利姆(亦作史萊姆)將軍指揮。

4月17日,在仁安羌英軍陷入絕境的危急關頭,英緬第一軍軍團司令斯利姆將軍駕車前往新38師113團駐地,請團長劉放吾前往仁安羌攻擊日軍,解救被圍英軍。

新38師師長孫立人接到劉放吾請示後,先上報中國遠征軍指揮部,指揮部再上報重慶參謀本部,獲准後再轉達重慶統帥部指示讓劉團長率部先行前往部署解圍。

斯利姆頒司令發手令給劉放吾團長——致113團團長劉上校:茲派貴官率領貴團全部,乘汽車至平牆河地區,在該處,你將與安提斯准將會合,他將以所有戰車配屬你。你的任務是攻擊並消滅平牆河北岸約兩英里公路兩側之敵。威廉・斯利姆1942年4月17日上午11時。

當天午後,劉放吾團長隨即率領113團由英軍汽車輸送至仁安羌北部的拼牆河北岸部署,英軍13旅一個重炮營及一個戰車隊隨同113團助戰,聽命於劉團長指揮。17日黃昏時分,劉團長指揮113團在英軍坦克協助下將日軍前沿部隊(高延大隊)擊潰,抵近拼牆河北岸戰鬥地區,完成攻擊準備。18日凌晨,師長孫立人親自從曼德勒趕往前線,指揮不足一團兵力的113團向數倍日軍發起猛烈攻擊。

經自1942年4月18日起的三晝夜殊死拚殺,中國遠征軍新38師113團殲滅日軍近千人,迫使敵人棄屍逃竄,不僅救出已經絕望的英緬軍7000多人、馬千餘匹,還救出被日軍俘虜的美國記者及相關人士500餘人。接著,新38師掩護英緬第1師和英軍第7裝甲旅等7000餘人向北撤退。他們在被解救後情不自禁地高呼:「中國軍隊萬歲!」

據軍委會駐中國遠征軍參謀團團長林蔚戰後上報電文和重慶《大公報》1942年4月21日報導記載:此役日軍傷亡五百餘,我軍僅傷亡百餘。

仁安羌大捷震動了世界,這是自清朝中葉以來,中國軍隊在異域首次取得以少勝多、以劣勢裝備戰勝優勢裝備的輝煌戰果。

英國官方將英軍在仁安羌脫險稱為「亞洲的敦刻爾克奇蹟」,並將4月20日定為「光復仁安羌解救英軍日」。

因仁安羌大捷,師長孫立人獲得英國政府「英帝國司令勛章」、美國政府「豐功勛章」、中華國民政府「四等雲麾勛章」。團長劉放吾獲得中華國民政府「六等雲麾勛章」、「陸海空軍甲種一等勛章」各一枚,記大功兩次,並由上校晉升為少將。副師長齊學啟、參謀長何均衡等人均記大功一次,陣亡的營長張琦被盟軍追贈「銀星勛章」一枚。

沉默寡言 晚年隱居美國


劉放吾將軍晚年。(網絡圖片)

但長期以來,在有關遠征軍和關仁安羌大捷的歷史記載中,只提到孫立人新38師解救盟軍的事跡,很少談及身先士卒、衝鋒陷陣的第113團團長劉放吾。劉放吾每每想到陣亡的戰士,愈發沉默寡言,更極少向外界談及當年那場立功異域的戰役。

從緬甸回國後,劉放吾退役,生活陷入了困境,這從他在1943年寫給孫立人的信中可窺見一斑:「現職家有七旬餘老母在堂,素乏奉養……下有妻兒數口,大者尚不盈十歲,正在求學之中,小者猶在懷抱,嗷嗷待哺,年來全賴幾斗軍米勉強維持生命以度活……際此困難嚴重物價高漲數百倍之日,全家大小惟有束手待斃而已。」

1948年12月,劉放吾奉電去臺灣,任陸軍訓練司令部高參。1954年,劉放吾在臺灣以少將軍銜退役,後來做過煤球生意,液化煤氣生意等。1977年,劉放吾夫婦移居美國。

遲來的榮譽 英美政要的感謝

1992年4月20日,是仁安羌大捷50週年紀念日。此前的4月10日,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在訪問美國時,特地拜訪了劉放吾老人。在美國芝加哥市的卡爾登酒店大廳,「鐵娘子」撒切爾夫人緊緊握住93歲高齡的劉放吾的雙手,再三感謝他50年前於緬甸仁安羌解救英軍的壯舉。

「鐵娘子」的到訪,讓劉放吾這位隱居美國38年的老人身份曝光,轟動世界。接下來他收到了紛至沓來的感謝信,其中包括來自英國國防大臣、美國加州州長、美國總統的信函。

同年7月27日,時任美國總統的喬治・布希也致函劉放吾:「在仁安羌大捷50週年之際,我願再次代表國家,感謝你解救500名美國記者、傳教士和數千名英軍的英勇行為。」

真正的抗日英雄劉放吾應得的榮譽,雖歷經半個世紀後姍姍來遲,但卻被永遠載入史冊。

面對種種榮譽,劉放吾只是淡然道:「那是併肩戰鬥的友軍,友軍在遭遇危難時,援救是作為一個軍人應該做的,不能列為戰果。」

抗日國軍在大陸的悲慘境遇

1994年,劉放吾在美國洛杉磯逝世。他的次子劉偉民在整理父親的日記時,看到父親在記述仁安羌大捷時引用了唐代詩人陳陶的《隴西行》:「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喪胡塵。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

當瞭解到劉放吾將軍的英雄事跡和生平後,湖南省長沙市網友「我飛擼」感慨地說:「我外公是國軍第十軍十師29團的,打過長沙保衛戰,衡陽保衛戰,並且在對日本鬼子的戰鬥中負傷二次,49之後搞運動被整得……到今年去世時都不敢和後人說,這些都是寫祭文在他檔案裡才發現,哀呼,熊水湘老英雄。」

一位江蘇省網友說:「劉放吾的境遇比我父親好多了,我父親是於上海抗日受傷致殘的國軍軍官,他可生不如死至死。」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