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名將巴頓的輪迴傳奇(圖)

2019-12-10 16: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美國陸軍上將巴頓(patton),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盟軍的著名將領。
美國陸軍上將巴頓,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盟軍的著名將領。(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美國陸軍上將巴頓(Patton),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盟軍的著名將領,以驍勇善戰著稱。有人說巴頓生在這個世上就是為了打仗的,而巴頓自己恐怕比別人更認同這一點,因為他是個記得前世之人。

巴頓相信輪迴轉世

少年時代的巴頓就認為自己將來鐵定成為戰爭英雄。據說他很相信輪迴轉世,他認為自己在前世曾經為迦太基名將漢尼拔效力,曾經是古羅馬戰士,拿破崙的部下,東羅馬貝利撒留將軍的騎兵等等。總之,歷史上能打仗的角色他好像都當過。

1942年,巴頓將軍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第一個任務是到北非突尼西亞(Tunisia),重振剛剛被德軍挫敗的第二軍團,準備反擊。

一天,巴頓將軍和布萊德利將軍勘察戰場,巴頓突然要求司機向右轉,司機不解︰「先生,戰場是在前方。」巴頓說:「請不要與我爭執,我已聞到戰場的氣味。」

司機驅車右轉,古羅馬式的廢墟突現眼前。他們下了車,巴頓蹲下後自言自語︰「戰場就在這裡。迦太基人(Carthaginians)被三支羅馬軍團圍攻。勇敢的迦太基人已支撐不住,不能保住這座城了。他們全部被屠殺,屍體暴露在烈日之下,兩千年前,我就在這裡。」

巴頓回身笑了笑,問:「你們相信我說的嗎?」布萊德利將軍和司機一臉茫然,第一次到北非的巴頓如何知道這個迦太基人與羅馬軍團作戰的舊址。

深信輪迴、對神虔誠信仰的巴頓將軍從不避諱談及輪迴的話題。他的外甥曾問過他︰「你真的相信輪迴轉生嗎?」巴頓說:「我知道很多地方我曾去過,但不是在這一生。」

巴頓告訴外甥自己的一次經歷:第一次去法國一個小城執行任務時,一位熱心的法國軍官要帶巴頓轉轉,巴頓對這位軍官說︰「不必,我很熟悉這裡。」軍官當然不信,巴頓就帶著他去了小城各處的古代建築遺址。

巴頓說:「就像有一個聲音在我耳邊低語,我們來到那裡古羅馬的露天競技場,士兵的操練場,公共集會地,戰神(Mars)和阿波羅神殿。我從未轉錯一個彎。你知道,我前生去過那些地方。」

千百年的輪迴

一九四四年,巴頓率領第三軍團橫穿法國時,寫下了這首詩──「透過冥冥中的一片玻璃」(「Through aGlass,Darkly」)。詩中描述了他看到的自己在千百年來輪迴的角色,除了前面提到的北非古國迦太基的戰士,為凱撒(Caesar)而戰的羅馬士兵外,巴頓看到他是在滑鐵盧戰役中拿破崙的陸軍元帥;在英法百年戰爭克雷西會戰(Battle of Crecy)中的法國騎士;參加公元前三三二年「泰爾圍城戰」(Siege of Tyre)中與波斯人作戰的希臘勇士;再往前,雖景像有些模糊,但他看到長矛、扭曲的臉龐、逐獵著猛獸。

巴頓感嘆︰

「在這個星球上,

在無數盛大而艱辛的戰爭中

我奮鬥又隕滅,

歷經著世世的熬煎。」

「Through the travail of the ages,

Midst the pomp and toil of war,

Have Ifought and strove andperished

Countless times upon this star。」

「透過冥冥中的一片玻璃,

看見我奮戰在亂世紛爭中,

以各種形象,

以各種的名字,可都是我。」

「So as through aglass,and darkly,

The age long strife Isee,

Where Ifought in many guises,

Many names,but always me。」

在詩中,巴頓還表達了他對生生世世參與戰爭的反思︰

「雖不知道生生中

我奮戰的目的,

但知神的旨意高於人的紛爭,

我是在遵循神的意願而戰。」

「And Isee not in my blindness,

What the objects were Iwrought,

But as God rule o'er our bickerings,

It was through His will Ifought。」

巴頓的家族有著善戰的傳統。包括巴頓在內的家族成員很多都宣稱曾經明確目睹祖先的靈魂。巴頓對戰爭的領悟,究竟是祖先的庇佑,還是來自前世的經歷?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