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罵傷人詆毀中醫 魯迅製造惡劣的話語暴力(組圖)

2019-11-23 05:59 作者:張東寳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魯迅不僅幾乎罵遍中國知識界,更寫小說《祝福》污蔑信仰神佛為迷信愚昧。
魯迅不僅幾乎罵遍中國知識界,更寫小說《祝福》,污蔑信仰神佛為迷信愚昧。(網絡圖片)

關於魯迅,數十年來的研究之作可謂多矣,用「汗牛充棟」一詞來形容恐不為過,實際上早已成為「魯學」了。

而魯迅之「罵人」也早已聞名海內外了,儘管其大呼過「辱罵和恐嚇決不是戰鬥」,但卻在20世紀30年代幾乎罵遍了整個中國文壇,並波及到科技界、梨園界與武林界。

誠然,在歷史上,魯迅用他那枝潑辣犀利的筆,罵了許多該罵的人和事,不憤怒安可!

然而(請原諒我用了魯迅喜歡用的轉折語),魯迅也罵了不少不該罵的人和事,由於他的多疑、偏見、偏激和冷嘲熱諷,不僅製造了不少「話語暴力」,而且還自覺或不自覺地傷害了一些人。

否定京劇 對名人進行人身攻擊

魯迅
中國左翼作家聯盟的推手魯迅。(網絡圖片)

比如不承認京劇是戲,認為京劇只是「玩把戲」的「百納體」、「毫無美學價值」,並對有人把他和梅蘭芳「並為一談」,看作是極大的侮辱,憤怒異常,進而對梅蘭芳予以人身攻擊,在書信中以不屑和褻瀆的口吻稱梅蘭芳為「『梅郎』之流耳」;並斷言梅蘭芳的光芒將很快在中國暗淡下去(抗日時期,梅蘭芳蓄鬚拒演,表現出可敬的民族氣節。對此,豐子愷表示衷心敬仰。在其死後,還一再撰文追悼)。

魯迅對另一位既無私交也無私怨的馬寅初,也發出了「我是不與此輩共事的」之言(《兩地書》),並在《擬豫言》中對馬寅初予以了諷刺,所謂「有博士講『經濟學精義』只用兩句,云:『銅板換角子,角子換大洋』。全世界敬服」云云。其他如在《故事新編》中,用口吃和紅鼻子來嘲笑和影射有生理缺陷的史學家顧頡剛等,則是盡人皆知。

製造「話語暴力」 敗壞社會風氣

魯迅還在文章中罵民國文人邵洵美的文章,是僱人寫的。

邵氏後對獄友賈植芳說:這真是天大的誤會!我的文章是寫得不好,但實實在在是我寫的(見2006年第10期《讀書》)。故而,著名地質學家李四光在1926年2月3日的《晨報副刊》中載文說,魯迅「……他拿起筆來,總要寫到露骨到底,才盡他的興會,弄到人家無故受累,他也管不著」;「指導青年的人,還要彼此辱罵,製成一個惡劣的社會」云云。

魯迅自己也曾在《而已集.答有恆先生》中說:「還有,我先前的攻擊社會,其實也是無聊的。社會沒有知道我在攻擊,倘一知道,我早已死無葬身之所了……我之得以偷生者,因為他們大多數不識字,不知道,並且我的話也無效力,如一箭之入大海。否則,幾條雜感,就可以送命的。民眾的罰惡之心,並不下於學者和軍閥」。

曾傾倒於西方尼採「超人」學說的魯迅,在師承被革命黨的《民立報》稱為「章瘋子」的國學大師章太炎後,是不可能不受其影響的,而章太炎早在同盟會時就以「罵人」聞名。

有其師必有其徒。魯迅曾夫子自道云:「罵人是中國極普通的事,可惜大家只知道罵而不知道何以該罵,誰該罵,所以不行。現在我們須得指出其可罵之道,而又繼之罵」(《魯迅全集・書信・致呂蘊儒》)。

對人如此,對事也不例外。

妄自尊大 亂批中華傳統中醫

眾所周知,魯迅早年在日本仙臺醫專學醫時並未畢業(順便說一下,魯迅所敬重的藤野先生之所以對其熱情和認真的輔導,完全是出於對中國漢文化的熱愛與崇敬),故而以他那有限的一點西醫知識來評判博大精深的中醫文化,不客氣地說,實在是「蚍蜉撼大樹」。

也許捷克著名作家齊米茨基在文學成就上不如魯迅,但在醫學理論與實踐上,這位在法國獲得了醫學博士、並擔任過心理醫療中心主任的作家兼醫學家,卻很仰慕中國的古老文化,並對中國的中醫情有獨鍾。

他曾在書中用很大的篇幅介紹中醫和針灸,他意識到,同中國古老的醫學相比,西方醫學有一個很大的劣勢:過多使用藥物。

針灸則不是這樣,只是刺激能促使肌體和諧的穴位,而藉助這種療法能夠為患者提供更有效的幫助(見2006年5月25日的《參考消息》)。

瑞典卡洛林斯卡醫學院教授、諾貝爾醫學獎評委秘書漢斯・喬尼瓦勒認為,武斷地說西醫是科學、中醫不是科學,這種做法本身就不科學。

為什麼要取消中醫呢?

現在西方社會正在開始正確地認識中醫,誕生中醫的國家卻要取消中醫,這可是件讓人憂慮的事情!

在應對威脅人類健康的各種疾病時,我們需要有效的治療方法,以及能最大程度地減少副作用的藥品。

對於某種治療方法,不管它建立在哪種醫學理論基礎上(瑞典著名血液學專家比格.布洛姆巴克博士認為,中醫和西醫有著本質的區別,中醫把人體看作是金、木、水、火、土5種元素的組合;而西醫則認為,人體是由各種器官、血管、神經中樞等合作形成的),治癒病症才是其最終目的。

英國中西醫兼治醫生菲利浦・費農,則對魯迅的忠實信徒張功耀於2006年10月7日發起的「取消中醫」活動感慨道:

「很多西方人不懂中國的歷史和文化,他們認為西方是先進的,中國是落後的。一些學習西醫的中國人,也接受了西方人的觀念,否認中醫藥的價值。這中間也不排除西藥公司的背後利益在起作用。中醫是中國的國粹,中國人應該珍惜它。」

筆者以為,毛澤東與魯迅在「與人鬥」上是心靈相通的,故而「鬥」在其中,也「樂」在其中。

然而在今天,失去寬容心的彼此相互之「鬥」,將帶來社會和世界永無寧日之「亂」!

(原文有刪節,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和立場)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