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三大懲罰機制點中北京「命門」(組圖)

2019-11-21 18:50 作者:邢亞男 桌面版 简体 48
    小字

11月20日,留守香港理工大學的抗議者聽聞美國參議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揮動象徵人權與民主的星條旗。
11月20日,留守香港理工大學的抗議者聽聞美國參議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揮動象徵人權與民主的星條旗。(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1月21日訊】(看中國記者邢亞男采訪報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10月中旬在美國衆議院獲得全票通過後,11月19日在參議院再次獲得全票通過。一個法案,在美國參、眾兩院都獲得「零反對」通過,幾乎是史無前例的,而這項記錄,美國給了香港。

自由世界與香港併肩

美東時間11月19日下午,美國國會參議院提速全票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該法案的發起人之一,參議員盧比奧議員表示,在北京和香港政府不斷升級香港局勢時,現在比任何時候更需要美國向北京發出清晰無誤的信息,那就是自由世界會與抗爭的港人併肩而立。

11月20日,被警方圍困,仍然留守在香港理工大學的抗議者得知這一消息後,有多名抗議者手持美國國旗,走到面向漆咸道南的A座平台上升美國國旗,並揮動象徵人權與民主的星條旗。

不過,目前參眾兩院通過的法案版本稍有差異,兩院需要將兩個版本達成一致,之後呈送川普總統簽字,最終生效成為法律。

一個法案,在美國參、眾兩院都獲得「零反對」通過,幾乎是史無前例的,而這項記錄,美國給了香港。
一個法案,在美國參、眾兩院都獲得「零反對」通過,幾乎是史無前例的,而這項記錄,美國給了香港。(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中方回應證實該法案效力

該法案的通過後,引發了中方的強烈反應。新華社從當地時間11月20日上午9時25分到下午3時1分,短短6小時內接連發了超過30條相關新聞,内容為中共各級政府部門,包含中共外交部、香港中聯辦、國務院港澳辦、人民大會外事委員會、政協外事委員會等,抨擊美國參議院通過該法案,譴責美國「粗暴干涉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

但參議員盧比奧回應,該法案是美國自己的「內政」,「剛剛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美國的國內法,這是我們處理自己國內的事情,所以這不是干預(中國)內政。」中方强烈的反應,似乎間接證實了該法案確實具有相當的威力。

10月15日,逾13萬港人集會促請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10月15日,逾13萬港人集會促請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攝影:周秀文/看中國)

法案的三大制裁機制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提出,是希望修改1992年通過的《香港政策法》。《香港政策法》是在「一國兩制」的前題下,容許美國把香港視作與中國大陸不一樣的「非主權實體」,享有特殊待遇,例如被視作「獨立關稅區」,美國在對香港出口敏感技術以及簽證安排方面也較為寬鬆。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則要求美國國務卿每年向國會提交報告,審核香港是否仍然存在充分的自治、人權和民主,是否符合資格享受有別於中國大陸的特別待遇。同時,法案規定對侵害香港自治和人權的官員實施拒絕入境、凍結其銀行資產等形式的制裁。

簡言之,審視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拒絕人權侵害者入境,凍結人權侵害者銀行資產,為該法案的三大制裁機制。

那麽這三大制裁機制,哪一項最具威懾力呢?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對《看中國》表示:「這個法案只有一小部分是對人權侵犯者的懲罰,更主要是對香港金融、經濟、關稅政策的定期檢查和相應措施。」

橫河的觀點,得到了《環球時報》的間接證實。11月20日,《環球時報》發表社論稱,「美國參議院星期二囂張地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它最突出的條款是把美國對香港的特殊關稅待遇從自動延長變為一年一審,也就是把取消它的刀懸起來,威脅隨時落下。」

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對北京有何重要?

「獨立關稅區」的意思,就是在經濟上被視為一個「獨立的個體」。1980年代,英政府為了確保香港歸還中國後的經濟自由,向世界貿易組織的前身提案,讓香港成為「獨立關稅區」。1997年後,香港雖然政治上屬於中國的一部分,但在經濟上被國際看作是「獨立」的個體。

中國改革開放初期,外資投資中國80%都冠以「港資」的名義。但隨著中國在經濟上盡力向全球市場接軌,從一開始的深圳、珠海、汕頭、廈門4個經濟特區開放對外貿易,到後來各省都能與國際市場往來,香港的經濟地位也逐步下降。到2011年,「港資」的占比下滑到60%左右。這兩年,更傳出北京未來規劃把香港併入以廣東經濟圈為主的「粵港澳大灣區」的消息。

不過,近來的美中貿易戰,使得香港的重要性又逐漸提升。香港經濟的「獨立性」成了中國經濟的「保險」,也就是說,香港經濟的獨立性將成為北京維持對外貿易的重要樞紐。但香港的政治命運卻與之相反,北京越來越限制香港的政治自由。

橫河對《看中國》說:「中共政權從執政,到文革的災難中生存下來,到現在挑戰美國代表的國際秩序,主要靠的是國際金融、技術、人才的輸血,其中最重要的單一城市就是香港,其重要性不要說沒有一個中國大陸城市,就是世界上也沒有任何城市可以取代。無論是中共的統治,還是中共統治集團、利益集團,對香港的依賴性都是不可低估的。中共的如意算盤是把香港變成完全在自己控制之下,卻保留為中共輸血的功能。這個法案實際上是使中共只能二選一,不可兼得。」

法案的個人制裁有何威力?

那麽,該法案對個人制裁的部分有何效力呢?在拒絕人權侵害者入境這一懲罰措施方面,橫河對《看中國》說:「因為這是美國國內法(就是盧比奧說的美國內政),懲罰只能是禁止入境,在境外不屬於美國司法管轄權。」

但在金融制裁方面,這一法案有更强的效力。橫河告訴《看中國》:「至於資產,懲罰面要廣一些,美國司法管轄權可以達到任何在美國設立分部的外國金融機構甚至用美元結算的金融機構。這就是為什麼匯豐銀行會成為孟晚舟案的證人。」

去年12月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後,匯豐銀行行政總裁範寧和匯豐其他高級代表告訴中方官員,該行必須與檢方配合協助調查,「我們不可能阻擋美國司法部。」

法案體現美中價值觀衝突

此外,橫河還對《看中國》進一步分析:「《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獲得美國參、眾兩院一致通過,這幾乎是沒有先例的,據說珍珠港事件後對日宣戰還有一票反對的。這說明這美國通過該法案,完全不是出於單純的經濟、文化、軍事、人權,而是代表美國民意,對中共對美國價值觀全面挑戰的正式回應。這就不僅僅是單獨關涉香港的問題了。」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