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在海外魔术般爆紅後 麻煩來了(圖)

2019-11-05 10:57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抖音
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抖音在海外爆紅(圖片來源:OEL SAGET/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1月5日訊】布萊登, 10歲,美國五年級小學生,沉迷於在YouTube上看別人打遊戲,自己也經營著一個不太景氣的YouTube頻道。大約一年前,他的同班同學對他說,有個叫抖音(在美國叫Tik Tok)的新玩藝兒,很酷,他一定得試試看。

此前,布萊登在網上看過不少抖音的廣告,在15秒的時間裡,人們伴隨著流行音樂,做著誇張的表情,跳著怪誕的舞蹈,玩一些傻乎乎的把戲,視頻下方還有一個小小的顫抖的音符,放佛一種魔性的召喚。

布萊登點了下載。他的iPad上蹦出一行提示:13歲以下的用戶需要家長同意方可使用。

「嘿,爸爸,我可以下載抖音嗎?」 他問。

「當然可以,」他老爸沒覺得有什麼不妥。

今年初,抖音因觸犯美國聯邦「兒童在線隱私保護法案」被罰款570萬美元,當然絕大多數的美國家長對此聞所未聞。

不僅是美國的孩童和青少年,美國的主流媒體也在擁抱抖音。在《華盛頓郵報》的抖音賬號上,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候選人楊安澤(Andrew Yang)穿著西裝,戴著墨鏡,手中晃動著領帶,跳著一種類似「鳥叔」《江南Style》的馬步舞。

美國緬因州大學副教授、媒體歷史學者邁克爾·索克羅(Michael J. Socolow)說,這些離奇古怪的視頻看似無害,卻是中國的媒體實踐延伸到美國的最有效媒介。他說,抖音是「第一個在中國審查制度下於本土開創的全球社交媒體巨頭」。

「新聞工作者不該將抖音作為一個新聞媒介,因為和其它在全球範圍內擴展專制媒體的努力,比如RT(今日俄羅斯)不同,抖音依靠的是用戶對其發源地和做法的無知, 」他為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撰文說。

抖音的母公司來自中國,名叫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Byte Dance)。這款2016年9月上線的應用程序主打用戶自製的短視頻。 2017年,抖音的中國用戶開始爆發式增長,迄今每月活躍用戶高達5億。不少用戶說,抖音很容易上癮,只要手指輕輕向上滑動,短視頻就源源不斷地湧來,讓人刷得無法自拔,可是這樣消磨了大段時光後內心又覺得無比空虛。 「抖音有毒,」他們總結說。

2017年5月,抖音推出國際版,開始挺進海外市場。在美國,抖音先後收購了Flipagram和Musical.ly兩家短視頻平台,目前在美國有2650萬活躍用戶,60%年齡在16至24歲之間。 2018年,抖音覆蓋了全球150多個市場,提供75種服務語言,用戶過億。

在神話般的爆紅背後,抖音也開始麻煩不斷。

本週二(11月5日),美國參議院犯罪和恐怖主義小組委員會將舉行聽證,探討「企業和科技巨頭如何將用戶數據暴露給罪犯、中國和其他壞分子」。該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說,抖音這個總部設在中國的新興社交媒體平台拒絕出席作證,提供更多有關公司如何處理美國人個人數據的信息。

截至星期一發稿時止,抖音公司美國辦事處沒有回复美國之音的置評要求。

幾天前(11月1日),路透社援引三名消息人士的話說,負責審查外國收購美國企業的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FIUS)正在對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兩年前收購美國Musical. ly公司一案進行國家安全調查,因為這項收購沒有徵得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的批准。

與此同時,美國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arles E. Schumer)和共和黨籍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等多名美國政界人士對抖音如何存儲用戶數據提出質疑。今年1月,美國一個有影響力的智庫警告說,抖音可能將用戶資料傳回中國,成為中國當局情報收集的工具。

抖音公司在10月24日公佈的官方聲明中否認這一說法,稱所有美國用戶的數據都存在美國本土,並在新加坡存有備份。數據中心完全設在中國境外,所有數據不受中國法律管轄。

圍繞抖音的另一焦點關乎言論審查。在中國,和所有的社交媒體一樣,抖音的內容受到嚴重審查。

今年8月,中國大陸律師陳秋實因為赴香港直播「反送中」遊行而名聲大噪。他通過電話對美國之音說,事實上,一個月前,他的抖音賬號就被封查了,原因是他去江西贛州調查官媒鮮少報導的水災災情。

「當我從江西回到北京的第二天還是第三天,我的抖音就徹底消失掉了,400多段視頻都沒有了」,他說,「不止我的賬號,我媽媽的賬號『陳秋實律師的老母親』……包括一些粉絲設的賬號……但凡有陳秋實幾個字的賬號一夜之間全都不見了。」

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抖音也將這種言論審查延伸到海外。

英國《衛報》獲得的一份文件顯示,抖音審查一系列被中國政府認定為危險的話題;美國《華盛頓郵報》說,抖音刪除有關天安門、西藏、台灣獨立和法輪功的視頻,也幾乎沒有出現有關今夏香港抗爭內容;一位曾在抖音從事內容審查工作的前僱員告訴美國《紐約時報》,抖音使用常見的「影子審查」,這種做法讓用戶可以在自己的屏幕上看到上傳的視頻,其他人卻看不到。

抖音否認這些說法,稱公司不會刪除和中國相關的敏感內容,也從未被中國政府要求刪除任何內容。即便北京提出這樣的要求,他們也不會照辦。

 

(文章略刪減)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