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衝突歸根結底是價值觀的衝突——談彭斯講話(圖)

2019-10-31 10:25 作者:未普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18年3月19日,北京街頭的一處褪色的習近平標語牌。
2018年3月19日,北京街頭的一處褪色的習近平標語牌。(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0月31日訊】上週四(2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華盛頓智庫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發表了外界期盼已久的對華講話。評論家們對此見仁見智,有的說它犀利,有的說它空洞,有的說它綏靖。我倒是覺得,他講話中的一些說法,很值得關注。

首先,彭斯把美中關係的發展和變化放在極為重要的地位,認為其走向將決定21世紀的命運。他在講話中屢次強調這個說法。他開篇沒多久就說,「我今天來到這裡,討論一個很大程度上決定21世紀命運的話題:美國與中國的關係。」關於這一點,中國方面的看法並無不同。前外交部副部長、現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傅瑩,在9月6日召開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專題研討會有個發言。她也認為,中美關係面臨的選擇將決定21世紀人類的命運和前途。

21世紀是走向和平還是戰爭,是由民主制主導,還是由獨裁專制主導,美中兩國的博弈將起重要的決定性作用。而現實是,兩國實施的體制、路線和政策正向背道而馳的方向演進。有意思的是,彭斯說美國試圖致力於與北京建設一個務實的雙邊關係。他說:「總統已經明確表示,美國不尋求與中國對抗。我們尋求的是公平競爭的環境、開放的市場、公平的貿易,以及中國尊重我們的價值觀。我們不尋求遏制中國發展。」還說,「如果中國向前一步,抓住這個獨特的歷史機遇重新開始,停止那些佔了美國人太久便宜的貿易行為,我知道唐納德.川普(特朗普)總統已準備好並願意開啟新的未來。」那麼,這種務實或現實的想法,是不是有一點綏靖呢?

彭斯講話中稱,「美國不尋求與中國對抗」、「不尋求遏制中國發展」、不尋求與中國「脫鉤」,當然會讓中共大鬆一口氣。但是達成這個結果是需要前提條件的。條件之一,如果中國邁步向前,抓住這個獨特的歷史機遇重新開始,美中兩國可能會有新的開篇。但美國顯然已經對中國不再抱這種期望了。條件之二,如果換了總統,三個「不尋求」就不能保證了,因為彭斯說的「總統已經明確表示,美國不尋求與中國對抗」,似乎話裡有話。美國鷹派不會滿意這種宣示,但是如果彼總統非此總統,事情可能就會發生變化。

彭斯顯然認為,美中關係走到今天這步田地,中國方面是始作俑者。彭斯嚴厲抨擊了中國共產黨政府在許多方面的行為。他說,這些行為使美中關係面臨嚴峻挑戰。如中國的債務外交、社會監控、軍事擴張、宗教壓制等,及一系列不符合自由與公平貿易的政策,包括關稅、配額、貨幣操縱、強制技術轉讓和產業補貼,干預香港的「一國兩制」,挖民主臺灣的外交牆角等做法都損害了美國利益、傷害了美國價值觀

顯而易見,美國價值觀對美國至關重要、對美中關係至關重要,美中關係只能由美國價值觀主導。那麼,什麼是美國價值觀?根據彭斯講話,美國價值觀就是尊重人權、尊重私有財產、尊重法治、尊重國際貿易規則、崇尚自由、民主與開放。彭斯的「從根本上重構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就是以美國價值觀為重構的基礎。基於此,彭斯批評很多美國跨國公司屈從於中國金錢和市場的誘惑,不僅壓制對中共的批評,甚至壓制對美國價值觀的肯定性表達。彭斯說,「沒有人,特別是國家,能夠通過放棄他們的價值觀來捍衛自己的利益。」

彭斯當然明白,美國價值觀在中國遭遇到越來越頑強的抵制。美國不再期望中國會最終擁抱美國價值觀,他說:「美國及其領導人不再希望僅靠經濟合作就能將共產主義中國的威權國家轉變為一個尊重私有財產、法治和國際貿易規則的自由開放社會。」美國現在將中國視為一個戰略和經濟上的競爭對手,但歸根結底,中國是美國價值觀的競爭對手。

北京依然有改弦更張的機會,可是我們至今看不到中共順應潮流的任何跡象。所以,美中關係在21世紀的博弈,是一場關於價值觀的持久大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