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 盲者安慰不盲者 

2019-10-30 10:07 作者:鄭介文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村中有一個盲童,幹著占卜的職業,特長會彈琴。鄰居某人,召他撫慰說:「你年紀有多大了?」他回答說:「十五歲了。」又問:「你何時失明?」他答:「三歲時。」「那麼,你失明已十二年了!糊里糊塗地走路,模裡模糊地向前走,不知天地是那麼廣闊,日月是那麼明朗,不知巍巍的高山和浩浩的流水,不知人的相貌漂亮與醜陋,不知富室的宏麗,豈不太可悲了嗎?我正要安慰你呀!」

盲者笑著說:「謝謝您了!像你所說,是只知盲者看不見,而不知不盲者,盡都是瞎子。那些生理上的盲者,又何嘗盲呢?我的眼睛,雖然看不見,而四肢、全身,都自由自在,因為眼盲並不妄動;對於人,聽到聲音就知他做何事業;仔細分析他的語言,就知道他做的對與不對;走路時,估計平坦與否,以決定步伐快慢,因而也沒有顛危的禍患;完全進入自己所做的事業,而精益求精;不勞神於不急之務,不用其力,去幹無益的事;出則用我的本領,謀取溫飽。這樣,久而久之,就習慣了。我眼睛看不見,並不感到痛苦。現在世上的人,喜歡非禮的行為,好作無用的觀察。出了事情,好壞、是非,看不清;見了鄙陋,又不能遠遠避開;究竟是賢是愚,不能辨別;邪和正,不能辨明;利與害的來由,不能仔細辨別;治亂的原故,不能辨識;詩書的道理在前,事情出現以後,終日看著而不得其意;倒行逆施,為非作歹,摔了跤仍不醒悟;最後陷進網羅,跌進陷阱者,大有人在。老天爺是夠愛人的,給了人運動、知識的器官,而人,失天所賜之恩。往往借它陷溺其身的,難道只有眼睛嗎?我以為,糊里糊塗地走路,模裡模糊地前行,這樣的人,世上有誰不是盲人呢?盲者難道就我一人嗎?我將斜著眼睛看,左右顧盼,你們一夥不值得讓我看一眼。你不自悲而悲我,不自我安慰,而來安慰別人,我倒要反轉來,為你們悲哀,並來安慰你們!」

鄰居某人,聽了這一番話,無言以對。

(事據清代戴名世《南山集》)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