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多區再爆衝突 記者中彈、近百人被逮(視頻)

2019-10-28 10:06 作者:明思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香港警方在街頭亂射催淚彈
香港警方在街頭亂射催淚彈。(圖片來源:臉書截圖)

【看中國2019年10月28日訊】(看中國記者明思綜合報導)上週日(10月27日)香港多區民眾再次自發上街舉行「追究警暴」反送中集會,但港警在下午展開暴力清場行動,並出動水炮車及頻頻發射催淚彈,有記者腿部中彈,也有路人頭部中彈,更有記者及大批示威者遭警方逮捕。

綜合港媒報導,10月27日,香港民眾在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舉行「追究警暴、守護民眾、與記者同行」集會,呼籲國際關注港警的各種暴力行為。

由於該集會事先未獲港警不反對通知書,下午3點多,大批防暴警察舉旗警告,指現場屬於非法集結,要求聚集市民散去,隨後警民爆發激烈衝突。

過程中,警方不斷發射橡膠子彈、催淚彈驅散集會民眾,示威者們四散至九龍多區後,警方隨後在多區持續發射催淚彈、橡膠彈,並出動水炮車、裝甲車驅散市民,警方也在尖沙咀、深水埗、旺角、土瓜灣、黃埔多區拘捕示威者。

2019年10月27日在香港九龍的梳士巴利花園舉行「追究警暴 守護穆斯林 守護民眾 與記者同行」的反送中集會。
10月27日在香港九龍的梳士巴利花園的反送中集會附近,大批警力聚焦。(圖片來源:看中國/龐大偉)

被制伏後無反抗 示威者遭港警踹頭

根據《立場新聞》報導,當天下午5時45分左右,在太子道西跟述德街交界,有1位示威者遭多名警力制伏。在沒有任何反抗的情況下,倒地的示威者突遭港警以左腳踹向他的頭部。隨後,示威者被3名員警抓起,帶上警車。

 

入夜後,港鐵以油麻地站外正進行公眾活動為由,宣布關閉油麻地站;荃灣線及觀塘線列車均不停旺角站。

在旺角一帶,警方持續發射催淚彈驅散示威者,並出動水炮車向示威者噴射無色的強力水柱,《立場新聞》的一名記者腿部中彈倒地,多人被捕,警方甚至將催淚彈射入路邊的藥房,店內煙霧瀰漫,另有一間麵店也被催淚彈打中,並引發火災。

晚8點後,警方又在彌敦道銀行中心對面施放多枚催淚彈,一名身穿白衣的男子路過彌敦道時,頭部遭警方射出的子彈打中,被送醫治療。

晚上九點多,大批警察在黃埔花園拘捕示威者,數名年輕男女被警方帶到牆邊搜身,現場有大批居民旁觀並不滿大叫:「黑警放人」,警民對持激烈。

晚10點左右,旺角有警察要求1名女記者出示記者證,該名記者則要求警察出示委任證,警員拒絕出示委任證並將女記者逮捕。

隨後香港英文網媒Hong Kong Free Press的創辦人在推特上證實,遭逮捕者為該媒體旗下的特約記者。

另有立場新聞、蘋果日報、香港電臺等多家港媒記者,都爆出被警方強行要求脫下防毒面具後,警告不准再戴,警方並暴力驅趕記者,多位記者受傷。

截至晚間12點以後,香港警方在尖沙咀、深水埗、旺角、土瓜灣、黃埔多區共逮捕近百人。

港警射催淚彈 半島酒店開放避難

另外,臉書粉絲專頁「LadyKylie in Germany」透露,在警方開始施放催淚彈後,香港半島酒店開放民眾入內避難,這也是半島酒店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首次成為民眾的避難所。

香港藝人杜汶澤在臉書上開玩笑表示,該酒店應該是「懲罰成本最高的黃店」。因為香港近來流行「懲罰」黃店,支持示威者的港人會到同樣立場的店面光顧,用消費來「懲罰」這些店家。

半島酒店在1928年開業,是香港最古老的酒店,其最便宜的房型每晚要價最少台幣1萬5000元。

網友拍到港人對付催淚彈的新方法

 

港婦 : 港府就剝削人的生命安全權

其實,香港元朗恐襲事件屆滿三個月當天(21日),一名元朗女居民下班回家路上,也突然遭到港警催淚彈襲擊。她近日受訪時透露當日被催淚彈擊中,三顆催淚彈就在其身旁冒煙的情況。

她下班回家,因當時沒有車可乘,只能在大街上走,過一會兒,在她附近靠近警局的小巷突然衝出一大群警察,向人群發射催淚彈。「我還沒來得及躲到小巷時,有警察向我這個幾十歲的老太太的身體發射了三顆催淚彈。本來就是射中下體的,但我一轉身就被射中後面(左大腿),力度非常大,我馬上就尿失禁了。」

她說,「誰知道他們根本就不想讓你有一條生路的,前面、後面又射了二顆。當時我冒著生命危險和閉上眼睛衝出了煙海。我拚命地喊救命。」她表示,當時街上只有很稀少的人在走,港警突然向她這樣的老太太狂射催淚彈,「似乎他們要把人置於死地」。

被射中後,她病了一天,但也不敢去看醫生,「因為現在的黑警,他不僅是傷你,還要抓你。雖然有閉路電視錄像,但他們不管,即使他們誣陷你也無所謂的。」

她表示,現在是感冒高峰期,要戴口罩保護氣管,但港府卻就剝削人的生命安全權(《禁蒙面法》)。她近期在醫院看到好多老人家沒戴口罩,其實很危險的,很多老人的病後來轉移到肺,兩天就死了,「等同謀殺。」

她還表示,自她在香港出生以來,「沒有看到一個警察去抓壞人的時候,好像現在打仗似的攻擊市民,他們現在就是攻擊我們這些平民百姓。」

她更強調,港警本來素質就不高,現在還混進了中共警察或武警。「他們追我的時候,我無意中聽到他們講國語。這一點都不奇怪。說得好聽是警員,說得難聽點兒就是有執照的黑社會,本來就是臭名遠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