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首場戰役意義大 區選結果代表民意(圖)

2019-10-19 22:33 作者:王維中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現任灣仔大坑區議員楊雪盈和多名從事藝文工作、社區規劃及科創企業者組成的參政團體「灣仔起步」參選區議會選舉。(圖片來源:周秀文/看中國攝影)
現任灣仔大坑區議員楊雪盈和多名從事藝文工作、社區規劃及科創企業者組成的參政團體「灣仔起步」參選區議會選舉。(圖片來源:周秀文/看中國攝影)

【看中國2019年10月19日訊】(看中國記者王維中採訪報道)今屆新一屆區議會選舉共有1104人,首次沒有自動當選的白區,多位反送中素人及社運代表人物參選,選舉結果除了反映港人的民意,更關乎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及選委會的組成。

新一屆2019區議會選舉提名期已於10月17日結束,共接獲1104份提名表格。全港18區共有452個選區。如選區內有超過1名候選人獲有效提名,便須於11月24日(星期日)進行投票。

提名期結束前,朱凱廸新西團隊成員、參選荃灣海濱選區的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以及社民連岑子杰、曾健成和梁國雄都獲確認提名有效。但被指是「DQ高危」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和立法會議員朱凱廸仍未獲確認提名有效。選管會將在10月24日(星期四)晚上8時,在大嶼山香港國際機場亞洲國際博覽館為候選人及其代理人舉辦簡介會。參選人最遲在簡介會前會收到當區選區主任來函通知確認,參選資格才正式有效。

今屆選民人數約412萬,新增選民近38.6萬,兩者均創歷史新高。選民將在11月24日(星期日)進行投票。

今次區選從最新數提名名單所見,今年罕有的首次出現沒有自動當選的「白區」,即「區區有競爭」,沒有人自動當選。另一項特色是有大量地區組織參選,包括不少與反送中運動有關的新星組織。不少選區競爭激烈,有粗略計算23個選區有4人參選,5人或以上的更有8個選區。

民主派最大黨、民主黨今年會有99人參選,當中38人即約38%是首次參選。公民黨則有36人出選。

反送中首次選舉意義大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表示,過往由於市民的忽略令建制派在很多區都自動當選,今次則不同了,「今次整個民主派意識到區議會的重要,四百多席的區議會議席中,差不多有超過九成多已經有競爭,有民主派的成員爭奪,這意味著香港人的投票意欲提升的話,是有機會挑戰到整個區議會議席的過半數。18區區議會的版圖可能改寫。」

他強調區選的重要性,一是關乎到特首選舉的選委會:「400多席區議員互選下,會選出117位特首選委會,在一千二百人中佔了近一成。但經歷了反送中運動,經歷了民智開啟,也有40萬的新登記選民,當中很多是年輕人。」

今次區選是反送中運動後首次選舉,選舉結果更代表廣大的民意,楊岳橋說:「這是最佳的機會讓港人用最文明、看得見、科學和有說服力的方法告訴全世界,香港人經歷了幾個月的態度時什麼,我們對特區政府的想法是什麼。」

他又說,若區選帶來改變,對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將是一支強心針:「包括議席上大幅縮窄親北京陣營的票數,甚至令他們失去議會過半控制權,能讓我們有效發揮制衡政府的角色。」但當中還存在許多暗湧及變數,如中聯辦的干預、龐大的配票機器、種票等等,他直言:「這次能否抵擋悠悠香港人的自由意志,就視乎11月24日如仍能有選舉,大家能不能出來投票,改變大局。」

學者呼籲雙方克制 讓區選順利舉行

反送中逆權運動持續至今,外界傳出若暴力示威持續甚至加劇,影響市民投票或危及選舉的公允性,政府便會押後選舉。民主派一直憂慮當局及建制派會因區選結果對自己不利,藉故取消或拖延。

上週一(14日)一批香港知名學者開聯合記者會,希望各方保持克制,讓區議會選舉如期順利舉行,並促請政府不要借故押後或取消區議會選舉,剝奪市民發聲的機會,以避免局勢因取消選舉而衝突升級。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強調,學者們十分堅決反對押後或取消區議會選舉,「我認為這樣做會為香港的憲政開了一個很壞的先例,他不單剝奪選民選舉的權利,也會破壞香港的憲政秩序,同時我們更加擔心,一但真的押後或取消會令現在的局勢爆炸性升級。令澳衝突更加嚴峻,會對香港造成更大的傷害。」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則強調,區議會能否順利舉行的威脅並非來自民眾,而是政府或建制陣營近日的「吹風」,但並不見民眾發動破壞選舉活動。他表示市民要警惕政府「狼來了」的動機,並警告政府如取消選舉只會令人覺得暴力抗爭是最後選擇。

學者揭中共操控香港選舉

在區選前夕,香港近月發生多宗暴徒襲擊市民的事件,如近日已報名參選區選的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十一國殤日前夕,一日三宗區議員、法輪功人士和蘋果記者遇襲。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相信各類白色恐佈情況會持續。

他列舉中共操控香港選舉在上一次的區議會選舉已有多宗,包括自由黨周永勤突然宣布退選:「從周永勤事件可見,中聯辦可以就自己陣營實施恐嚇,另一方大家都知涉及什麼人,實施恐嚇、調配、擺平利益,誰必然當選,可能界票者則用各種方式勸退它,這根本是干預選舉,插手香港自治,更是香港法律所不容,但有關方面至今查都查不到,完全沒有交代。」

還有在2016年一宗案件中,一名在網台OurTV任主持人的男子涉賄選,揭露了中共統戰部操控選舉,呂說:「由統戰部派出,自稱「李總」的人案件判詞中說,所謂調配甚至付錢叫所謂本土人士出來參選,目的是到泛民參選的地區去鎅票,造成不確定因素,讓建制方漁人得利,最終一些收錢舞弊的人被捕,但背後付錢、呼風喚雨、隻手遮天的幕後人士,至今不見影蹤。」

另外,中資機構派員參選隱藏身份:「2015年選舉,中資機構高調浮出水面,宣佈中資駐港體系派出了8人參選區議會選舉,其中6人得勝,整個選舉過程中,中資的人都隱藏自己身分,例如中旅就自稱旅行社高層管理人員,這些人都已潛伏社區多年,也有大量資源和網絡優勢,讓他擁有選舉上的後台。」

他分析中共干預香港選舉可分為低、中和高度三種手段。低度的例如要求中資機構員工箍票,每人發動自己家人和身邊人對建制派人士投票,以及抵制泛民。中度的參與就包括派人出去參選,漂白這些人。高度介入就包括選舉中進行白色恐怖甚至紅色恐怖動作,「用武力威脅甚至襲擊候選人,武力勸退一些人,以及在社區上製造不同人士的襲擊,以白色恐怖甚至紅色恐怖令其他人知難而退。也有可能整個選舉的調兵遣將協調有中方的身影。」

他指現在「最高度」的情況,就是建制陣營吹風,令這場選舉停止:「就是圍票站和有恐怖活動出現。對參選人和建制人士的office襲擊破壞,造成一種恐怖氣氛,當局已經有理由延遲和取消選舉。」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