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火不容!為什麼中共要痛批李嘉誠?(圖)

2019-10-15 03:00 作者:張傑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李嘉誠一番充滿好意的話卻激怒了中共北京當局。
李嘉誠一番充滿好意的話卻激怒了中共北京當局。(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

8月中旬,香港首富李嘉誠響應港澳辦和中聯辦的要求,曾在香港多家報刊上刊登廣告,其中一則文字是「黃臺之瓜,何堪再摘」。另一則廣告右邊寫「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左邊寫「愛自由.愛包容.愛法治」,上邊寫「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下邊寫「以愛之義止息怒憤」。但廣告詞沒有明確支持特首和警察的文字,「黃臺之瓜、何堪再摘」以及"以愛之義、止息怒憤」的廣告詞,還引發了不同的解讀。

9月8日,李嘉誠在出席香港大浦慈山寺活動時向在場信眾表示,香港近日發生的連串暴力事件,擔心如此下去並非好事,希望香港人能夠渡過難關,他希望年輕人能夠體諒大局,「但政治問題都要兩方面,大家能夠為對方想一想」,而執政者「都能夠對我們未來主人翁,亦能夠網開一面」。李嘉誠的話帶有明顯的勸說性質,有從中調和的意思,既希望香港年輕人「體諒大局」,又希望執政者「網開一面」,但令李嘉誠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好意卻激怒了中共北京當局。

9月12日,中共中央政法委的社交媒體公號「長安劍」發文,題為「李嘉誠發聲,到底誰該給香港人'網開一面'?」該文稱:「法治社會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香港少數‘未來的主人翁’在街頭非法集會、毆打路人、圍攻警察、縱火燒街等,種種暴行不一而足。對這樣的人網開一面,無非就是縱容犯罪,這可不是為香港著想,而是看著香港滑向深淵」。接著文章筆鋒一轉說:這個夏天發生在香港的修例風波,探尋背後的深層的社會根源,高房價無疑是其中重要的一個。在當下的香港亂局中,不少香港年輕人把房價高、租金貴的不滿甚至憤怒發泄到了政府頭上,但不得不說,他們的發泄,也許搞錯了對象。中共政法委發文點名批評李嘉誠尚屬首次。

9月14日,李嘉誠通過李嘉誠基金會發表聲明表示遺憾。聲明說自己多年已習慣了那些莫須有的指責,永遠會虛心接受批評。但最為重要的是「寬容不等於縱容,不等於無視法律程序」。李嘉誠重申對任何暴力,包括語言暴力,對任何衝擊法治的行為都不能接受。

為什麼中共要痛批李嘉誠呢?李嘉誠一段溫和、善意的話為什麼會引來中共怒髮衝冠呢?一個在大陸曾被奉為上賓的李嘉誠為何一夜之間成了教唆犯呢?下面我談談自己的看法:

第一,轉移香港反送中抗爭的視線

香港市民無大臺抗爭運動正在將中共逼入困境,至今不知如何應對?談判無大臺,抓人法官允許保釋,電視認罪沒有中央電視臺,黑社會襲擊難逃記者法眼,總之,大陸行之有效的措施,在香港失靈。不僅如此,小年青黃之鋒、歌手何韻詩行走國際,會見政要,氣焰囂張,其威風超過了當今聖上和外長王毅。王滬寧急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哎呀,打了一輩子鷹竟被小鷹啄了眼睛。於是動用媒體打出地產牌,希望為困境中港府緩解壓力,可謂圍魏救趙。於是政法委開始揮舞長安劍。

9月12日晚間,林鄭月娥在個人社交媒體上稱,港府將刊登實施空置稅的條例草案。刊登後,去年6月公布的六項房屋政策新措施將全部到位。9月13日,人民日報、新華社等黨的喉舌刊發評論文章。文章稱,香港居住問題正變得日趨嚴重,導致大批年輕人對未來無力感,進而捲入仍在發酵的反修例示威中。香港住房問題的核心癥結在於土地,增加土地供應已經刻不容緩。實際上香港不是沒有土地,只是政府手裡地太少,多數土地主要囤積於地產商手中長期不開發。為此,文章呼籲,為公共利益計,為解決民生計,地產商是時候釋放最大善意,而不應只是打自己算盤、囤地居奇、賺盡最後一個銅板。文章稱,香港當務之急是止暴制亂,同時亦要解決深層次矛盾,「徹底消除社會動盪的病根」,又提到民建聯建議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建公屋,香港各界應將「私人的、局部的利益放一放」,逐步凝聚共識。

香港地產及建造界議員、經民聯石禮謙認為,社會現時如此亂,政府還要推出空置稅,是想將地產商變成社會深層次問題的「代罪羔羊」。有學者指出,內地輿論顯示中央要向地產商施壓,配合特區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地建屋,但反送中運動的根本原因是政治問題,中央此舉是不肯面對港人的真正訴求。民主黨尹兆堅稱,地產霸權一直人所共知,現由北京、特區政府及民建聯再指出問題是政治動作,意在轉移視線,將反送中的政治責任推卸給地產商,以及為區議會選舉取悅建制選民。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認為,中央借反送中抗爭向地產商施壓,要求他們全面配合政府房屋政策。他認同房屋問題是深層次問題之一,但反修例風波中,年輕人擔心的是失去自由、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中央將抗爭根源總結為房屋問題只是一廂情願。

我們聯繫中共官媒的上述輿論戰,可見批判李嘉誠是中央的統一部署,目的是對香港地產商敲山震虎。而李嘉誠作為香港商界領袖自然首當其衝。但香港反送中的根本問題並不是住房問題,而是保護香港自由和自治的雙普選。香港人很明白,住房問題應該解決,但沒有一個被人民領導的政府,住房問題是不能得到真正解決的。所以,中共此番輿論攻勢並不能分化瓦解香港市民,相反讓地產商們與示威者站在了一起。

第二,李嘉誠不是紅頂商人

李嘉誠在此次香港反送中運動中的溫和和持平立場,之所以讓北京很不爽。是因為北京當局認為,商人的利益源於政府的恩賜,也就是吃共產黨的飯,要感恩戴德,如同馬雲願意隨時將支付寳、劉強東隨時將京東商城捐獻給國家一樣。但李嘉誠卻完全不吃這套,他就是一個做生意的商人。當今聖上登位之前,2011年李嘉誠就開始不動聲色地撤離在中國的資產組合,並將其轉入歐洲。「華爾街日報」報導,李嘉誠收購了英國第二大移動運營商、一家荷蘭連鎖藥店和一家英國列車車廂製造商,並且將旗下義大利電信公司與規模更大的競爭對手合併等。李嘉誠從2012年起就沒有在中國內地進行過大規模的土地收購,反而出售了住宅和商場的開發項目。2015年9月12日,新華社旗下瞭望智庫發表羅天昊的文章《別讓李嘉誠跑了!》,批評李嘉誠全部賣出香港和大陸資產,並將從大陸和香港撤走的超過3000億元人民幣資金轉移到英國投資。紐約城市大學的夏明認為,真正讓中共執政者感到不滿的或許並不是李嘉誠帶走了多少錢,而是李嘉誠作為一位在國際上舉足輕重的商界精英所帶走的執政合法性。

2017年10月,網傳李嘉誠的一篇講話「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來衡量我」,表露了他的商人的本性。李嘉誠說:我感謝當時的官方和政府,我也幫助了他們,帶來了急需的資金、技術和人才,讓香港乃至全球商界對中國更有信心。在本質上,我們可以相互感恩,但是互不相欠,這就是生意。商人的首要目標是讓資本更安全,其次才是增值更快。但事實上,正常的商業是不需要經過這種政治選擇的,而是相對純粹的經濟考量。有正常的政治氛圍和良好的商業環境,就不會存在誰跑不跑的問題。存在這個問題,恰恰就是問題的根源所在。我需要尋找的只是利潤。地產、金融可以,教育、科技也可以,對我來說,誰是趨勢、誰利潤更大才是我要考慮的,而不是空洞的政治考量和虛假的道德說教。不要試圖讓商人去承擔國家的政治責任,也不要試圖用政治去影響商人的經營理念。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商業的歸商業,政治的歸政治。

現在,我們總結一下。中國炮轟李嘉誠的目的是警告香港地產商要讓利,為焦頭爛額的港府分憂解難。李嘉誠之所以與北京當局合不來的原因是因為道不同不相為謀,他壓根就不是中國的紅頂商人,與馬雲、任正非、柳傳志、王健林和劉強東完全不同,他是一個典型的資本主義商人,是一個專心做生意的商人。但中共批判李嘉誠事件恰恰反應出它在香港反送中運動失敗的原因,那就是狂妄地把中國極權主義治理模式搬到了資本主義的香港,他們發現在中國橫行無阻的中國模式在香港根本用不上,香港人的價值觀和理念與他們格格不入,於是失去了方向感,進退失據。因為他們根本不明白野蠻與文明、正義與邪惡、自由與奴役、法治與人治根本無法兼容。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