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禁蒙面法》?港高官:不排除禁網(組圖)

2019-10-08 14:50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香港《禁蒙面法》生效後,許多港民擔心港府將有更多限制人民自由的舉措;昨日香港行政會議成員葉國謙受訪時就表示,現階段考慮任何合法制止暴亂方法,並不排除未來會「禁網」限制通訊,顯示港人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
香港《禁蒙面法》生效後,許多港民擔心港府將有更多限制人民自由的舉措;昨日香港行政會議成員葉國謙受訪時就表示,現階段考慮任何合法制止暴亂方法,並不排除未來會「禁網」限制通訊,顯示港人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圖片來源:周秀文/看中國攝影圖)

【看中國2019年10月8日訊】香港《禁蒙面法》生效後,許多港民擔心港府將有更多限制人民自由的舉措;昨日香港行政會議成員葉國謙受訪時就表示,現階段考慮任何合法制止暴亂方法,並不排除未來會「禁網」限制通訊,顯示港人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

綜合報導,特首林鄭月娥4日公布的《禁蒙面法》,被部分輿論視為香港成為極權社會的象徵,因為開了先例,意味港府可根據局勢隨時“加辣”,所以此法一出頓時飽受各界批評,執業大律師也表示林鄭此舉違憲。(詳報導:快訊:港府訂立《禁蒙面法》 違者最高判1年林鄭推《禁蒙面法》杜汶澤嘲:純屬搞笑小孩與父母一起上街 被港警嗆非法集結)

林鄭:不排除推出更多對策 葉國謙:可以「禁網

林鄭曾強調,引用緊急法不等於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可是一旦暴力衝突升級,不排除會用《緊急法》為基礎,推出更多對策。

葉國謙7日也在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中呼應林鄭的說法,當被問及如果示威者不收手,行政會議有何對策?是否包括禁網?

葉國謙回答說,現階段港政會考慮採取任何合法手段,以達到止亂目的,若有必要,在未來也不排除會「禁網」。他強調,在《緊急法》當中,禁網是屬於通訊範疇,「如果需要這樣做,是可以去做」。

此外,先前已有許多市民表示不信任林鄭成立的監警會,仍堅持港府須回應五大訴求的「獨立調查委員」一事;然而,葉國謙被問及此事時卻表示:「不相信成立就可以即時解決問題。」

美國國會議員齊發聲譴責

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南茜‧佩洛西(Nancy Pelosi,以下皆音譯)4日在推特上發文:“香港啟動緊急法、禁止蒙面,並未回應民眾的不滿,只會加劇對言論自由的擔憂。”

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南茜‧佩洛西。
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南茜‧佩洛西。(圖片來源: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美國共和黨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也通過新聞發言人表示:“啟用緊急情況規例管理條例來禁止蒙面是不切實際的,而且會激發更多動亂。抗議者戴面罩是由於警察使用催淚彈以及北京的人臉識別鏡頭。習近平在鑄造的高科技警察國家會讓每個人感到擔憂。”

史密斯還認為,四個月的抗議之後,升級的暴力與壓制性的立法不會是解決問題的答案,他將會繼續呼籲港府尋求一個解決方案,回應和平示威者對於根本性的、民主權利的追求。

國際特赦:呼籲港府不要危害人權

國際特赦組織美國分會亞太事務的負責人法蘭西斯科·班克思米(Francisco Bencosme)更認為,《禁蒙面法》侵犯人們普遍享有的表達自由和集會自由之國際標準。

法蘭西斯科說:“人們帶面具的唯一原因是因為香港警察製造的恐怖氛圍、任意拘捕和監視、濫用催淚彈。政府使用緊急權力、加緊控制示威者的行為讓人擔憂。我們呼籲香港政府讓局勢降溫,而不是採取措施來危害人權。”

針對一些民權組織提出港警也應禁止蒙面的要求,班克思米認為,關鍵問題是港警濫用職權、任意拘捕,港警不會任意拘捕不帶面罩的港警,只會拘捕不帶面罩的民眾。

鄭宇碩:啟動《緊急法》非常危險

華人民主書院榮譽校長鄭宇碩4日表示,“大家最擔心的不是《禁蒙面法》,因為這法例本身影響還是有限的,大家最擔心的是以《緊急法》的方式來實行《禁蒙面法》。你一啟動《緊急法》就意味香港進入緊急狀態,政府擁有無限權力,不再受傳統的制衡機制約束,這是非常危險的。”

他還說,歐美國家的《禁蒙面法》並非在緊急狀態下制定,是仍然維持憲法的法律框架。

王浩賢:港府未汲取教訓

民權觀察發言人王浩賢6日關注有不少人上街,明顯市民不滿政府繞過立法會,以緊急條例來訂立新的刑事罪行,並批評政府沒有汲取修例風波的教訓。

王浩賢還認為目前衝突加劇,令人相當憂慮,擔心暴力會進一步升級,導致人命傷亡。他批評港府是事件的「始作俑者」,用武力或「嚴刑峻法」處理爭議,只會加劇社會矛盾,並促請當局應正視民間訴求。

王浩賢更呼籲各方克制,促請警員採取行動時須採取最低武力原則,又指責警方過去使用警棍時,很多都是攻擊示威者頭部,情況令人擔心。

沈榮欽:大陸制度入港是大災難

加拿大約克大學副教授沈榮欽7日在臉書上表示,2年前,多數台灣人感到大陸高速經濟成長,因此他撰文分析為什麼大陸金融體系能支撐高度經濟成長,卻會對香港造成災難。令他覺得遺憾的是「我對林鄭月娥的憂心不幸一語成讖」。

文中寫道,林鄭擔任特首之前,香港已有雨傘運動,但是在經歷大陸2015年經濟下滑跟香港2016年景氣低迷後,萬萬沒料到林鄭和北京政府竟變本加厲,也沒想到港人會以大無畏的勇氣、年青人寫遺書上街頭抗爭,更沒想到港府大量逮補13到18歲的青少年,控以暴動之罪,「幾次令我泫然欲泣」。

沈榮欽也說,美中「金融戰」已經是箭在弦上,尤其在大陸未來經濟成長率將長期維持在3%、且房產泡沫與債務泡沫連動的情形之下,北京面對美國的壓力無法尋求長期抗戰,所以香港對北京愈加重要,「毀了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將加速北京在美中金融戰上的敗退。」

顏純鈎:港人從此與林鄭﹑暴警勢不兩立

《禁蒙面法》硬推後,香港沒有平靜,反倒警民衝突升級。對此,曾擔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和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的顏純鈎,表示他的看法,底下是其內容節錄。

我問朋友:誰逼年輕勇武派走到今日的地步?他們都是香港社會培養起來的孩子,從來循規蹈紀,甚至可說從小到大嬌生慣養,他們走到今天,已大大超越自己的生命極限,擔驚受怕,又累又痛,還要頂住藍絲親友之精神壓力,冒被捕坐牢甚至橫死街頭之風險,他們何苦來哉?

但是正如梁繼平在七一立法會內說的:回不去了!是的,如果回去便是囚徒,就世世代代受到專制統治之苦,那不如就在當下決生死!

港人與林鄭,與她那班手下庸官,與三萬黑警,到今日已經勢不兩立:林鄭生,港人死;港人生,林鄭死,沒有第二條路。中共想要解決香港問題,先解決了林鄭,中共為了保林鄭不惜踩死香港,香港死了,港人也是死。

林鄭絞盡腦汁,就是要和理非和勇武派割蓆,一旦發生割蓆,不但勇武派死,連和理非也是死。所以事到如今,和理非只有跟勇武派團結到底,寧肯置林鄭於死地,也要使自己活下去。

如果黑警可以近距離向一個孩子的胸口開槍,而盧偉聰還說合理合法,那我們還有什麼理由和理非下去?面對如此蠻橫的政府,我們堅持和理非,只變相承認林鄭鎮壓勇武派有理;我們的和理非,僅是在他們面前顯示軟弱和怯懦。

勇武派所有的抗爭手段,都是被林鄭政府逼出來的。政府一直犯法,從七一立法會放任衝擊,至元朗縱容黑社會行凶,再到太子地鐵無差別暴打市民,到今天,已經直接向香港人的孩子開槍,而黑警奉旨開槍,很快成為常態。

今日香港,法治已被林鄭政府破壞殆盡,政府立法目的只是鎮壓市民反抗,但政府犯法不受制裁,甚至不受譴責,這種法治對我們已經毫無意義。政府無法無天卻要求市民守法,這是什麼混蛋邏輯?

世界上有逆天的政府,自有替天行道的人民,而人民替天行道,不論用文鬥用武鬥皆合乎天理,合乎人倫,合乎歷史的正義。

許多和理非的良知,本來都是拒絕暴力的,但是如果法治失效,掌管我們行為的僅剩下良知,而良知永遠要臣服於公義

事情已經發展到港人與林鄭勢不兩立的地步,什麼手段都可以用。或許有一天,中共明白了港人的決心,會以犧牲林鄭來換取香港生機,到那時,我們再來重整香港法治,恢復香港秩序。當然,也許這一天永遠不會到來,那就讓和理非與勇武派,一起承擔我們共同的命運!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