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如何在國際上打它的「伊朗牌」?(圖)

2019-09-19 18:51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伊朗外交部長扎裡夫(Mohammad Javad Zarif)和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今年2月在北京會面。( HOW HWEE YOUNG/Getty Images)
伊朗外交部長扎裡夫(Mohammad Javad Zarif)和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今年2月在北京會面。( HOW HWEE YOUNG/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9月19日訊】(看中國記者文可伊編譯)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最近發表了一篇長文,文章詳細分析了中國伊朗之間的國際關係。文章警告,中共在伊朗進行一場國際戰略遊戲,它只是利用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行動,來撈取它所要的利益。伊朗在世界上需要朋友,但是北京對它而言,是個「危險的朋友」。

文章稱,德黑蘭政府希望和北京維持良好的戰略關係,但外界分析認為,在伊朗致力於成為北京在西亞的主要夥伴之前,必須先瞭解到,北京如何處理伊朗問題,以及計算它在伊朗的利益。

在美國與中國之間正在發生的重大地緣政治衝突中,北京政府不大可能會配合華盛頓對伊朗的制裁要求。事實上,中國已經公開違反美國對伊朗的經濟制裁,繼續購買伊朗的石油。一些觀察人士甚至預測,中共將會將從川普(特朗普)的制裁行動中幫助伊朗,因為伊朗是伊朗是北京政府在西亞的重要籌碼。

中共手上重要的一張牌

伊朗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充足的人力市場以及相對尚未開發的市場。中國已經是伊朗最大的貿易夥伴,而伊朗在國際舞台上已成為一個威脅。

簡而言之,從中國的角度來看,沒有理由讓川普政府對付伊朗的行動取得成功。

分析還說,中伊兩國之間的聯繫在2000年代初期就開始建立。十數年以來,中國已成為伊朗最大的貿易夥伴和石油客戶,兩國之間的合作延伸到軍售和地緣戰略的平衡。

伊朗也將成為「一帶一路」中銜接亞洲與歐洲的最重要國家之一。「一帶一路」是習近平任期內的主要外交政策倡議,其最終目標是將全球貿易規則和投資實踐體系重組為對中國更有利的體系。它既旨在實現軟實力,也凸顯中共要在歐亞大陸建立霸權的計畫。

習近平2016年1月對德黑蘭進行國事訪問,確定了伊朗與中國合作的大部分願景。兩個國家同意在10年期間將貿易額擴大到6000億美元,同時還將加強合作,作為兩國25年發展計畫的一部分。除貿易外,中國還是伊朗市場的主要投資者,大約100家中國大企業投資伊朗的各主要經濟領域,尤其是能源和運輸部門。例如,作為2015年伊朗核協議的一部分,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正在重新設計伊朗的Arak IR-40重水反應爐,加強防擴散的技術要求。

此外,中共也已向中國公司提供100億美元貸款,用於在伊朗建造水壩、發電廠和其它基礎設施。兩國還計畫在中國內蒙古地區與德黑蘭之間的鐵路連接。

其它交通項目還包括建設或資助通往東部城市馬什哈德(Mashhad)和波斯灣布希爾港(Bushehr)的鐵路。中國還希望幫助加快在阿曼灣Chabahar建設一個港口。另一個重要項目就是德黑蘭的五條地鐵線路,五條地鐵路線全部由中國公司包辦建造。

中國能源公司已經成為伊朗石油和天然氣領域的重要開發夥伴,伊朗是世界第二大天然氣田國,和擁有世界上最大常規原油儲量之一。據伊朗石油部稱,8月中國「重新參與」伊朗的三個主要能源項目:南帕爾斯(South Pars)氣田、亞達瓦蘭(Yadavaran)油田,以及位於霍爾木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以東的Jask石油碼頭的開發。由於美國在國際上的制裁,讓中國在伊朗撿到巨大的利益。

伊朗對中國的依賴

另一方面,伊朗在外交上極度依賴中國。伊朗的外交部長扎裡夫(Mohammad Javad Zarif)說,中國和伊朗是「在許多方面是不可或缺的戰略夥伴。」伊朗迴避了中國對新疆少數民族穆斯林的鎮壓,卻嚴厲地批評了美國「民粹主義者的單邊主義偏見」。

然而,伊朗不是對中共沒有顧慮。文章分析說,扎裡夫呼籲北京政府應和德黑蘭政府建立「有利於雙方的經濟關係的堅實基礎」,這表明他們擔心兩國現有的經濟關係會對北京更有利。

伊朗官員說,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和壓力使他們「被中共俘虜」。為了換取中國願意提供的東西,伊朗降低售價向中國出售原油,這並不是伊朗所願意的做的事。扎裡夫敦促中​​國,讓伊朗它們在科學、技術和創新技術方面做出更多「有效的貢獻」,企圖伊朗可以在兩國的關係之間得到更多利益。

中共如何打它的「伊朗牌」?

中國則利用川普政府向伊朗的單邊主義行動,在國際上大玩伊朗牌。它填補離開西方企業離開後在伊朗留下的貿易和投資真空,並要求以人民幣來進行更多的貿易。

也就是說,中國並不認為伊朗是其最親密的朋友。伊朗與中國的關係在2000年以後迅速改善,當時中國取代德國成為伊朗最大的貿易夥伴。但在美國提出對伊朗的制裁後,中國也減少了和伊朗的貿易量。2019年前五個月的經濟數據顯示,中國與伊朗的貿易量與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

伊朗一直希望加入俄羅斯和中國領導的上海合作組織(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成為正式成員國,而北京對此事的態度並不明確,該組織一再拒絕與伊朗方面會談,這讓伊朗感到非常失望。而且,中國與中東的每一個國家都有建立關係,包括與伊朗敵對的國家以色列和沙烏地阿拉伯。

中共的這些行動都可以看出來,它並沒有對伊朗這個「國際朋友」很真誠。

文章最後總結,簡而言之,儘管扎裡夫向中共提出要求,但中共不會不惜一切代價挑戰美國。中共會謹慎地玩這張伊朗牌。而伊朗則希望它能在美中貿易爭端中撈到一些機會。

華盛頓決定退出2015年核協議,對北京來說則是喜憂參半。美國重新對伊朗進行制裁,將導致伊朗缺少資金購買中國商品,而且可能迫使伊朗恢覆核計畫,從而增加波斯灣軍事衝突的可能性。

然而,伊朗同時也需要更多來自中國的貸款和投資,並且可能願意繼續以較低的價格向中國出售原油。

中共則從伊朗在被西方國家制裁中,看到大量撈取利益的機會,同時深知伊朗會繼續依賴中國的經濟和安全支持。

(文章作者Alex Vatanka為華盛頓中東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中東研究所是非營利、無黨派的智囊團和文化中心。)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