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明月寄相思(圖)

2019-09-12 07:00 作者:平心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秋將至,「安知千里外,不有雨兼風?」
中秋又至,故鄉的親友:別來可無恙?有無暴風雨?(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圓魄上寒空,皆言四海同。安知千里外,不有雨兼風?」唐代詩人李嶠的這首《中秋月》寫照了我每逢中秋佳節的心境。因為,我是離家鄉千里之遠的人,是思念親友卻不能回到故土與之相見的人,是只能望月興嘆、遙寄相思的人。

一年一度中秋又至,家鄉的親人朋友可否安好?千里之外是風和日麗還是狂風暴雨?

我想念兄嫂、親人。當初,哥嫂得知我和先生交往,堅決反對,認為台灣遠也不方便打聽、考察,不知道對方的人品、家庭的狀況,怎麼能嫁?父母過世後,哥嫂認為他們就有代父代母的職責。可是,在我因信仰法輪功而被抓捕、獲釋後,哥嫂又極力贊同、促成這樁婚事,對我說:你能不能改(放棄信仰)?不改就快點走吧,聽說台灣信仰自由,去了就是要飯吃也比你在(監獄)裡邊強。你在裡邊,哥嫂夜不能寐,頭髮一把一把地掉啊!

臨行前夜,一向木納、拘謹的哥哥當著我嫂和先生的面,說:讓哥抱抱你吧!這一走不知道啥時候才能再見。

離家後,哥哥在電話中商量、報備家裡的大小事後,總是叮嚀又叮嚀:別操心,有我呢。不要回來!不要回來!

我緬懷同學、同事。我與先生完婚、啟程,都沒有告訴她們,只是在至親中才說與知曉,悄悄的領結婚證書、一起吃頓飯而已。因家人對我經歷的磨難不理解且諱忌莫深——關壞人的監獄竟把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關了進去!出嫁像是出逃,連我原本的名字等個人資料都更換掉。因為,我被判刑缓期、上了中共的黑名單,隨時都可能會因風吹草動被抓進去、再關,一旦聲張,萬一公安知道、攔截,出不了海關,豈不白結了一場婚哪。

當來到台灣之後,輾轉聯繫上那些曾在生命中相伴一程、榮辱與共的朋友們的時候,她們都驚訝且埋怨:怎麼那麼遠?怎麼不告訴一聲?還都會反覆的追問:甚麽時候回來?回來聚聚,回來吧!回來吧!

中秋明月,明月中秋,一樣會照耀在千里之外的故鄉。
中秋明月,明月中秋,一樣會照耀在千里之外的故鄉。(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我牽記法輪功的功友。我要離家跟同是修煉法輪功的老阿姨、大姐姐們告別時,她們都高興的祝賀,有的還羨慕呢——去了之後,可就不會在為煉祛病健身、提升道德的法輪功而提心吊膽,甚至身陷囹圄。

離開家鄉的這些年,我在明慧網上還會看到她們不幸的消息:連英阿姨又被抓兩次——她是煉功點上提錄音機、放煉功音樂的熱心人,迫害至今,三番五次的被抓到洗腦班、拘留所;玉英阿姨2009年11月又被抓、被判三年半刑期——屈指算來,她這已經是第七次,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二十年,她被關在勞教所、監獄裡就有十年;玉珍大姐在2017、2019又先後被抓兩次,至今還未獲得自由。

還有元珍大姐,曾被抓過四次。她都拒絕家人讓她躲避的建議,固執而天真地認為:我就煉個法輪功,身體健康了,又沒做壞事 ,幹嘛躲!到第五次,家人打包衣服、推她出門,說: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吧。她才拎著包袱、逃奔到我家。

就在今年,9月5日的明慧網上報導:八月末河南南陽市38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被綁架,我赫然看到又有她的名字!

中秋將至,「安知千里外,不有雨兼風?」

中秋已至,遙知千里外,已是雨兼風!

但是,既然「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那麼,風雨又何憂、何懼?

月出月落,古今相同;月圓月缺,千里有異。

月亮靜默無聲,俯瞰著朝代的變換更迭、人生的悲歡離合;月光如水如洗,見證著佛教、基督教等正信在世間的發展、受難與興起;月色皎潔柔和,期望著人心也能像月光似的清澄,充滿寧靜、祥和之意。。

中秋明月,明月中秋,一樣會照耀我遠在千里之外的故鄉。月光,請帶我的思念和祝福給經年未見的親友——相見那天,還會有兄長的溫暖擁抱、朋友的歡聚一堂;月色,請帶我的牽念和鼓勵給強權高壓下的法輪功修煉者們——海峽兩岸,我們依然共同守護信仰,守望希望,期待光明。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