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刮目相看的香港人(組圖)

2019-09-09 09:40 作者:一真濺雪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9月8日,為呼籲美國落實《香港人權民主法案》,中環遮打花園舉行「香港人權與民主祈禱會」和公眾遊行(龐大偉/看中國)

【看中國2019年9月9日訊】這場從今年6月9日在香港開始的轟轟烈烈的「反送中運動」,其規模之大、持續時間之久、影響之深遠巨大,無不令世人對香港人刮目相看。

老實說包括不少知識階層甚至民主人士在在內的許多大陸民眾,在此次「反送中運動」之前,對香港民眾一直存在許多誤解。在這些人的印象之中,香港人除了對賺錢和美食感興趣之外,對其他的那些政治、文化、思想觀念……方面的東西一概都沒有什麼興趣。

大陸國人之所以對香港人產生這種誤解,大約有以下幾種原因:一是被中共當局的宣傳所誤導,他們從中共當局的宣傳中看到的都是香港的富豪、藝人們為了自己的商業利益自願到中共的「人大」、「政協」去當花瓶,去為中共當局站臺,去充當共產極權政權的遮羞布;二是還有許多大陸民眾,在與到大陸做生意的普通香港人的接觸之中,覺得這些香港人除了做生意賺錢和講究美食之外,似乎對其他事情都漠不關心;三是大陸民眾在中共當局的宣傳誤導之下,誤以為香港之所以在近幾十年取得如此輝煌的發展,完全得力於中國大陸對它的全力支持;四是包括許多知識份子,甚至民主人士在內的大陸民眾都沒有充分認識到,自1842年以來至1997年共計155年英國對香港的殖民統治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文化和香港人在普世價值和民主憲政觀念方面所產生的深遠影響。

實際上香港人除了做生意賺錢和講究美食之外,還熱心於許多對中國大陸民眾有益的事情。早在「解放」前夕和「解放」初期,那時僅有六十餘萬人口的香港就曾慷慨地接納了百餘萬逃港的大陸難民。到上世紀中國大陸的「大飢荒」和「文革」時期,香港人又以多種方式接納、資助了大量偷渡香港的中國大陸難民,並迫使港英當局改變了向中共當局遣返逃港難民的不人道政策;在「八九六四」事件期間香港人不僅全力支持大陸民眾反獨裁、反貪腐的行動,強烈譴責中共當局對大陸民眾的血腥鎮壓,還成立多種組織資助「八九六四」運動的領導人逃離中共當局的魔掌。香港還是迄今為止每年都要在六月四日舉行隆重集會紀念「八九六四」運動,悼念運動期間死難烈士的唯一重要城市;香港人還熱心於中國大陸的各種慈善事業,但凡中國大陸遇到各種天災人禍,香港人無不慷慨解囊相助。在中國大陸83年、98年遭遇特大洪澇災害,和08年的汶川大地震期間,香港人對大陸災區的慈善捐款數額都遠高於其他國家和地區;香港人還熱心於在中國大陸興辦教育事業,中國大陸的高等院校和許多中學隨處都可以看到香港人捐資興建的教學樓、圖書館和科研、體育場館,許多窮鄉僻壤的希望小學也都是香港人捐資興建的。


9月8日,為呼籲美國落實《香港人權民主法案》,中環遮打花園舉行「香港人權與民主祈禱會」和公眾遊行(龐大偉/看中國)

許多大陸民眾在中共當局的誤導之下,把香港近幾十年突飛猛進的發展,完全歸功於中共當局對香港的大力支持。這種觀點實在有失偏頗。香港之所以能從177年前的一個小漁村發展成今天的世界第三大金融貿易中心,是由許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中共當局竊據中國大陸之後對香港的利用,和97年香港回歸後,中共當局對香港的利用與支持僅是其中的一種因素,而且不是最主要的因素。

在這些因素之中,英國在香港的155年殖民統治期間在香港建立起來的完整法制系統,以及在此基礎之上建立起來的完整的社會信用體系和市場經濟體系,才是香港近幾十年來取得突飛猛進的發展,並成為世界第三大金融貿易中心的最根本原因。

此外,「解放」前後百餘萬大陸人帶著他們的財產、知識和智慧逃亡到香港,為香港後來的發展提供了寳貴的人力資源、資金和知識。要知道這些人大多是當時中國大陸各界的精英,他們目光敏銳,能透過表象看透中共當局那極具欺騙性的宣傳,洞悉到中共當局凶殘醜惡的本質;他們還具備敢於離鄉背井逃往香港躲避中共當局將要帶給他們的災難,和到香港開拓他們的新生活的勇氣,這也是香港近幾十年取得迅猛發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當然由於在斯大林和毛澤東的支持慫恿之下而爆發的朝鮮戰爭,使中共當局遭遇世界各主要發達國家對中共當局實施長期「禁運」的原因,中共當局為了出口自己的農副產品、礦產品、手工藝品以換取中共當局極其匱乏的外匯,以通過香港從西方發達國家進口中共當局發展重工業和軍事工業所必需的精密儀器、機械設備、知識、技術……香港就成了「解放」後中共當局與西方發達國家進行間接貿易的中轉站,這種轉口貿易對於促進香港的發展也起了重要的作用。不過這種情況並不是單向的,而是雙向的,香港的這種轉口貿易不僅促進了香港的發展,同時也使中共當局從中獲益匪淺,看一看中共當局向世人吹噓的輕重工業和軍事工業的發展,而這些發展所需要的精密儀器、高端機械設備、知識、技術有多少不是通過香港的轉口貿易獲得的?所以香港人並不欠中共當局的「人情」,恰恰相反倒是中共當局欠了香港人很大的「人情」。

看一看中共當局自「改革開放」以來在經濟上所取得的成就(暫且不論為取得這些成就所付出的慘重代價),在很大的程度上都是仰賴於香港人所作出的貢獻。

在「改革開放」之初,是香港人讓中共當局認識到土地的價值,土地可以作為一種資本與外資合資建立合資企業,為中共當局發展經濟緩解了資金來源不足的困難;是香港人率先在中國大陸投資帶動了中國大陸的經濟的初步發展;是香港人利用他們的金融系統在國際上的良好信譽,為中共當局引入了源源不斷的外國資金、技術、人才,才導致了中國大陸近幾十年在經濟上的快速發展。所以中共當局治下的中國大陸和香港如果要說到誰應當感謝誰的話,那麼顯而易見的是:中共當局統治下的中國大陸在經濟上之所以能取得今天這樣的發展,首先應當感謝的就是香港人,而不是香港人應當感謝中共當局和它治下的中國大陸。


9月8日,為呼籲美國落實《香港人權民主法案》,中環遮打花園舉行「香港人權與民主祈禱會」和公眾遊行(龐大偉/看中國)

今年6月9日在香港爆發的這一場已持續了兩個多月的「反送中」遊行示威話動,其實質是香港民眾對「97回歸」以來,中共當局違背自己對香港民眾所作出的「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若,一再干預香港的內部事務,試圖把中共當局在中國大陸的統治模式擴展到香港的行為引起香港人內心不滿的總爆發。「反送中」事件僅僅是引發香港民眾鬱積在內心的對中共當局的不滿情緒大爆發的一根導火索。

1984年12月鄧小平與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簽署有關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時,當時的中共當局羽翼尚未豐滿,「改革開放」還處於起步階段,中共當局還必須仰賴於香港在國際金融市場的良好信譽和舉足輕重的地位,為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引進資金、技術和人才,因而才承諾香港97年回歸中國大陸之後,保持香港原有的資本主義政治經濟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而且當時有記者問鄧小平五十年後香港會怎麼變時,鄧回答說:五十年都沒有變,五十年後也就沒有必要再變了(不是原話,大意如此)。1990年4月,中共的全國人大通過並公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中共當局以法律的形式確認了香港的一國兩制。

然而一貫把自己的承諾,甚至自己制定的法律在對自己有利時就遵守,對自己不利時就當成一紙空文的中共當局,在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中共當局覺得自己羽翼已逐漸豐滿,並誤認為今日的深圳、上海已可以取代香港在國際金融界的地位。在「權」令智昏的當局不知天高地厚地試圖把自己在中國大陸的統治模式推向世界的今天,當然不會忘記把這種統治模式伸向香港。中共當局通過自己豢養的在香港的一批代理人正在逐步蠶食香港人的民主權利,試圖把香港民意代表的選舉和香港特區首長的選舉演變成中國大陸那種暗地裡由中共當局指定,表面上由民眾投票的假選舉。中共當局還把它在中國大陸的特務統治的魔掌伸到了香港,早幾年香港發生的銅鑼灣數名書商失蹤事件,就是中共當局置香港法律於不顧,派特務將銅鑼灣數名印刷、出版了一些對中共當局不利的書刊的書商暗中綁架至大陸秘密關押、審判,並迫使他們在大陸電視上公開「認罪」,以此來震懾香港和大陸民眾。近來又指使香港政府在香港到處安裝攝像頭、人臉識別系統以加強對香港民眾的監控。

「香港回歸」以來,中共當局在香港的所作所為已讓香港人越來越清楚地認清了中共當局的醜惡本質。這次以林鄭月娥為首的香港政府秉承中共當局的旨意修改的「逃犯條例」,如果在香港議會獲得通過的話(這種可能性很大,因為這些議員中有很多是中共幕後指派的、有的是被中共當局以金錢、名譽、地位所收買了的),那麼,中共當局今後要在香港抓捕在港的民主人士、異議人士就不必再像以前抓捕銅鑼灣書商那樣偷偷摸摸地進行了,而是可以給他們隨意加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這對中共當局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就可以通過香港警方幫他們抓人,然後「名正言順」地依「法」(修改後的「逃犯條例」)把中共當局想抓的任何在港人士「引渡」到中共當局的手中,任由中共當局對這些人進行非法拘禁、濫施酷刑、迫使他們電視「認罪」或處以重刑。這樣的前景令香港人不寒而慄。

「回歸」二十二年來的香港人內心因中共當局及其在香港的代理人,不斷對他們原本享有的民主權利的蠶食,和非法干預香港事務而積聚起來的不滿和憤怒,因香港林鄭月娥政府試圖秉承中共當局的旨意修改《逃犯條例》而達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終於在6月9日爆發出來,這就是這次6月9日爆發的香港「反送中」遊行示威運動人數達到103萬人、6月16月達到近200萬人這樣大的規模;並且一直持續到今天的原因。

這表明香港民眾已從「回歸」初期,中共當局對香港的諸多極具誘惑力的許諾和欺騙宣傳之中徹底覺醒了過來;這表明香港自1842年以來直至1997年7月1日為止這段時間在香港民眾中建立起來的普世價值和民主憲政的理念已經深入香港民眾的心靈深處,成為他們根深蒂固的價值觀;這表明香港人雖歷經「回歸」後22年來中共當局和他們在香港的代理人對他們的洗腦和欺騙宣傳,仍然牢固地保持了自己固有的價值觀念。

僅有700萬人口的香港6月16日參加「反送中」遊行示威活動的人居然達到了近200萬人,這就是說幾乎每一個香港家庭都有家人或親友參加這次大遊行。這次香港「反送中」遊行示威活動,其規模之大、持續時間之長在世界上都是罕見的,不僅令全世界為之震驚,也令大陸國人對香港人刮目相看。

對於對民眾的遊行示威活動一貫釆取暴力鎮壓的中共當局來說,這次香港人大規模的「反送中」遊行示威活動是不能容忍的。這次「反送中」遊行示威活動雖然表面上矛頭是指向以林鄭月娥為首的香港特區政府,實際上是指向中共當局對香港事務的非法干預和中共當局對香港人民主權利的蠶食,對此以習為首的中共當局也是心知肚明的。按照中共當局的本性和它以往的一貫做法,它早就會像在「天安門事件」那樣派軍警對香港民眾施以暴力鎮壓了,但中共當局至今為何遲遲沒有出手?它不是不想出手(這是中共當局的本性決定了的);也不是不能出手(中共當局那數以百萬計的公安、武警和軍隊要開往近在咫尺的香港進行鎮壓,對中共當局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而是不敢出手。因為已被中美貿易戰打得焦頭爛額的中共當局,如果貿然決定出兵香港,必將招致以美國為首的全世界所有民主國家的反對,和嚴厲的政治經濟制裁,從而將導致中共共產極權政權的崩潰;中共當局如果直接出兵鎮壓,這就意味著「一國兩制」騙局在香港的徹底破產,中共當局直接統治香港的結果,就是香港作為世界第三大金融貿易中心地位的終結,這意味著中共當局將再也不能通過香港為它引進它維持經濟運轉所必需的資金、技術、物資和人才,而這是中共當局絕對不敢面對的後果。至於中共當局指望沒有完整的可實施的法律體系和社會信用體系作為支撐的上海和深圳來取代香港的作用,這只不過是中共當局一廂情願的白日夢而已,是完全不可能被國際社會和國際金融界所接受的。

中共當局目前在這次香港事件面前和它在中美貿易戰面前一樣,都處於兩難的境地:對香港採取暴力鎮壓的方式雖有可能暫時讓事件平息下來,但它在國內外將要付出的代價卻是中共當局不堪承受的,那就是必將導致中共當局的共產極權統治的崩潰;如果全盤接受香港民眾的五項合理要求,那麼今後中共當局再要插手香港內部事務和操控香港政府恐怕就沒有那麼容易了,而且中共當局還擔心因此而在中國大陸引發的蝴蝶應和示範效應,從而動搖中共當局在中國大陸的統治基礎,加速中共的共產極權統治的崩潰,這也是中共當局不敢承擔的後果,在這種窘境之下,中共當局只好一方面聚集16萬公安、武警和軍隊於香港對面的深圳進行演習,作出要對香港民眾進行武力鎮壓的姿態,對對岸的香港民眾進行威懾;一方面開動宣傳機器對香港民眾進行恫嚇,以圖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而實際上,中共當局懾於國內外的巨大壓力,和對暴力鎮壓將帶來的嚴重後果的恐懼而不敢在香港出手進行鎮壓,現在的中共當局在覺醒了的香港人面前已成了一隻名符其實的色厲內荏的紙老虎。

2019年8月27日寫於望春軒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