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人感謝臺灣的善良「水鬼」(圖)

2019-08-25 08:06 作者:林澄 綜合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早年軍隊傳聞有「水鬼」會前來摸哨。(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早年經歷823砲戰後,中國大陸與臺灣兩岸前線對峙情況嚴重,不論在金門或廈門站衛兵,都有可能遇到敵軍「水鬼」(蛙人)摸哨割耳朵等威脅。不過在那個草木皆兵的敵對時期,也曾發生過感人的事件,讓一位大陸人多年後仍然對臺灣善良的「水鬼」心懷感激。

據《臺灣啟示錄》報導,大陸藝術家鄭瑞勇15歲在廈門的大嶝島服役時,曾兩度遇上金門國軍派的「水鬼」,沒想到對方不只放他一馬,還留下一張字條,讓他深受感動。

大約在1970年時,鄭瑞勇才15歲就在金門對面的大嶝島當兵。一天深夜,他邊站哨邊打瞌睡,最後把槍當枕頭,就在站哨那睡著了。醒來時發現他的槍竟然不見了,在前線丟槍,上級若治罪可是不得了的一件事。

經過地毯式搜索,他們才在碼頭的底下找到槍枝,同時發現一張紙條。紙條上寫著幾個大字:「年紀輕輕的,不要為共匪賣命。不要再睡了,這一次我不忍心殺你。

原來金門軍方派的蛙人看著熟睡的鄭瑞勇年紀尚輕,下不了狠手,只有偷走槍枝丟在碼頭宣示他曾經來過,這位仁慈的「水鬼」還特意留下紙條勸他別再為共匪賣命。

事過境遷,當年的男孩如今已成家立業,還建了一座自己的美術館,這麼多年過去,鄭瑞勇心中依然滿懷感謝對方的不殺之恩,想知道那位親愛的金門國軍如今是否安康?

有善良仁慈的金門「水鬼」,其實也有可愛的大陸「水鬼」。

臺灣網民pcman好在PPT分享,他的父親曾在金門的小島上當兵,由於該島嶼非常小,當時只有十二個人駐紮該島,生活極盡無聊,軍隊的氣氛十分凝重。奇特的是,後來他們遇上共軍派來的「水鬼」,雙方交鋒竟然沒有絲毫的敵對或恐怖氣氛,反而有著絕佳的好默契。

一天,網友的父親和幾個同袍負責站哨,崗哨在一個約兩層樓高的懸崖邊,這時有人發現岸邊有一點火光,大夥非常緊張,因為小小的島上,根本不必喊口令就知道對方是共軍派來的,在緊張萬分的時刻,想不到對方一開口反而讓他們鬆一口氣。

共軍水鬼率先劃破寧靜說:「有香菸沒有?」

金門國軍:「香菸沒有,手榴彈要不要?」

共軍水鬼:「別這樣嘛,大家都是混一口飯吃,要不然我們來換啦。」然後就將一包香菸放在石頭上,就離去了。

第二天大家去看,發現真的有一包大陸的香菸,之後金門國軍兄弟也在同個地點放了一包臺灣菸回敬。

從那之後,每過一陣子就會有用塑膠袋包好的香菸放在岩石上,過幾天便會有人來拿走臺灣菸,接著再放上新的香菸,品牌眾多。

不過大陸的菸品質良莠不齊,有時共軍水鬼拿一條大陸菸來,臺灣的軍人覺得品質欠佳,就只放兩三包菸回敬,以示抗議,下次共軍水鬼就明白大家對這品牌的菸評價不好,換個牌子放,或者是多放個幾條。

一段日子過去,共軍水鬼們只在岸邊放菸取菸,拿點證明就走,從不曾試圖走進島上,更遑論攻擊行為,彼此也不曾交談,就這樣保持著心照不宣的默契,直到他父親退伍交接給下一梯學弟。

在兩岸對峙時期,摸哨的「水鬼」有割耳朵或者取命的任務,儘管雙方關係緊張,依然有人性善的展現,也有應付工作任務的無奈。回首再看金門國軍寫下的紙條,其實留給鄭瑞勇的不只是不殺之恩,還有對共軍善意的呼喚,「年紀輕輕的,不要為共匪賣命。」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