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鄧小平有關 震驚中外的三大慘案(組圖)

2019-07-15 10:03 作者:正白旗後裔 桌面版 简体 13
    小字

圖為1984年6月24日,中鄧小平(右二)在北京與朋友打橋牌。
圖為1984年6月24日,鄧小平(右二)在北京與朋友打橋牌。(AFP/Getty Images)

河南板橋水庫潰壩 鄧小平通宵打麻將

2011年8月26日,《紀登奎兒子紀坡民揭秘:板橋水庫決堤內幕》一文揭露,當時擔任國務院第一副總理,軍委副主席並兼任解放軍總參謀長的鄧小平是導致1975年8月8日河南板橋水庫決堤的關鍵性人物。紀坡民是當時具體負責指揮該事件的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的兒子。

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是:

「世界上最慘絕人寰的人為災難竟在中國」,指的是河南「75・8」潰壩事件。1975年8月8日清晨,幾場特大暴雨導致河南泌陽縣境內汝河上游的板橋水庫水位暴漲並崩潰,隨即如多米諾骨牌一般,引發了豫南地區石漫灘水庫、宿鴨湖水庫等60座水庫接連潰壩,釀成了人類歷史上最為慘重的潰壩災難,直接或間接導致十幾萬人員死亡。(延伸閲讀:史上人為災難第一名在中國 原因令人震驚

1975年8月初,一場颱風引發了洪河,潁河上游流域的河南省南陽、駐馬店、許昌、周口等地區歷史上罕見的特大暴雨。在8月4~8日內,有3次降雨過程。暴雨中心的林莊雨量達1631毫米,其中5~7日3天降雨1605毫米,在洪河班臺以上1.17萬平方公里流域內,平均降雨610毫米。這場特大暴雨致使河南泌陽縣境內汝河上游的板橋水庫水位暴漲。

水庫管理部門在沒有得到上級命令的情況下,不敢大量排水泄洪,而外地區石漫灘水庫的大量洪水急驟流入板橋水庫,加快了板橋水庫水位暴漲的速度。8月7日19時30分,水庫管理部門通過駐馬店地委、地革委向河南省委和省革委發出加急電稱:「板橋水庫水位急遽上升,情況十分危急,水面離壩頂只有1.3米,再下300毫米雨量,水庫就有垮壩危險!」

河南省委第一書記兼河南省革委會主任劉建勛接到急電後立即向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報告險情。紀登奎接到報告後,立即趕往副總理李先念辦公室。紀登奎和李先念經過短暫商討,決定只有動用部隊才能化險為夷。他們決定向第一副總理鄧小平匯報他們的想法,請求具體指示,因為鄧小平當時除了是國務院第一副總理主持國務院日常工作外,還擔任軍委副主席和解放軍總參謀長,有權利和能力調集各兵種參與搶險工作,而無需驚動毛澤東和周恩來。

8月7日22時45分左右,李先念給鄧小平家裡打電話。鄧榕接到電話後說鄧小平不舒服,已經入睡。李先念說發生了非常危急的情況,必須叫醒鄧小平。但鄧榕堅持說鄧小平已經入睡,身體不好,不能叫醒,有事天亮再說,並掛斷了電話。但據紀登奎和李先念後來瞭解,當晚鄧小平並沒有生病,也沒有入睡,而是在萬里家打麻將,一直打到8日清晨5點左右。

8日零時20分,駐馬店地委、地革委第二次向河南省委和省革委發出特級急電,請求動用轟炸機炸掉副溢洪道,確保大壩安全。劉建勛接到急電後,直接向李先念打電話,要求上級動用空軍。李先念在紀登奎的催促之下,再次給鄧小平家裡打電話,要求動用空軍,但電話再次被鄧榕掛斷。

李先念和紀登奎當時急得跳腳,但也無可奈何。因為李先念當時只是國務院副總理,而副總理紀登奎雖然擔任軍隊的職務,但僅僅是中央軍委辦公會議成員和中央軍委辦事組成員,根本無法指揮空軍。後來李先念和紀登奎不得不指示劉建勛聯繫當地駐軍動用炸藥炸掉副溢洪道。同時指示要確保該地區亞洲最大的人工平原湖宿鴨湖的安全。40分鐘後,高漲的洪水漫壩而過。水庫管理局第三次向河南省委和省革委發出特特告急電,並緊急開啟尚能移動的五扇閘門,但此時水庫已經開始決口。  

8日凌晨1時30分,洪水像脫韁的野馬,衝出板橋水庫的決口,以每秒6米的速度鋪天蓋地向下游衝去。僅僅6個小時,板橋水庫就向下游傾泄7.01億立方米洪水。至遂平縣境內時,水面寬10公里,水頭高3~7米。昔日人歡馬叫的遂平縣城,頃刻之間一片汪洋。沉睡在夢鄉中的人們,在渾然不覺中變成沉溺水底的冤魂。洪水呼嘯著向下游奔去,所到之處,水庫垮壩,堤塘決口。決口的洪水與上游來水合二為一,匯合成更大更猛的洪水一路狂奔,鋪天蓋地的淹沒了下游的城鎮和鄉村。

後來統計,整個駐馬店地區96%的面積受災,許多地方一片汪洋,平均水深3~7米,300多萬人口被圍困在洪水中。直至此時,駐守在板橋水庫的34450部隊才接到命令動用炸藥炸開劉埠口小洪河左堤、洪口(大洪河和分洪道之間的口地)圈堤及河上阻水堤壩分洪,但為時已晚!

幾天之內,河南省駐馬店等地區、1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計60多個水庫相繼發生垮壩潰決,近60億立方米的洪水肆意橫流,9縣1鎮東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範圍內一片汪洋。1015萬人受災,倒塌房屋524萬間,沖走耕畜30萬頭,洪水直接致10多萬群眾死亡。縱貫中國南北的京廣線被沖毀102公里,中斷行車16天,影響運輸46天,直接經濟損失近百億元,成為世界最大最慘烈的水庫垮壩慘劇。

決堤慘案發生後,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李先念,包括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都視察了災區。但作為第一副總理的鄧小平或許心裡有愧,一直沒有視察災區。

1981年8月,有一位新華社記者採訪了災區,並寫了一篇內參,指出災區的人民生活仍然非常艱難,要求中央直接給予財政支持。鄧小平看到內參後非常憤怒,在內參上批示:「一派胡言,此記者不可重用!」該新華社記者被立即調離記者崗位。從此以後,沒有任何人敢公開該決堤慘劇。

鄧小平策劃天安門四五事件 北京公安部門24名知情幹部被秘密槍決

據《楊尚昆日記中的胡耀邦》一文披露:1988年7月13日~8月24日,楊尚昆去胡耀邦家六次,每次長談約五個小時。以下是楊尚昆日記中,有關胡耀邦與楊尚昆談話的部分摘錄:

1988年7月14日:「耀邦告訴我,沒想到小平同志這麼霸道,聽不得任何的不同意見。竟然搞垂簾聽政。很後悔採用卑鄙手段搞倒華國鋒,扶持鄧小平。耀邦說,西單民主牆就是在鄧小平的慫恿下搞起來的,目的就是搞臭華國鋒,讓鄧小平上臺。但沒想到,鄧小平上臺後便把民主牆封掉了,把魏京生也抓進了大牢。」

鄧小平(左)與胡耀邦。
鄧小平(左)與胡耀邦。(AFP/Getty Images)

1988年7月19日:「耀邦告訴我,1976年四五事件也是鄧小平慫恿他搞起來了的。他已經與作家師東兵在88年3月和4月兩次談過四五事件的來龍去脈。是秘密地在家裡與師東兵見的面,連家人和秘書都瞞住了。

耀邦告訴我,76年1月15日,鄧小平在周總理追悼會上致完悼詞後。找到我,說,今天我給總理致悼詞,或許我們死後就沒有人給我們致悼詞了。我們不能坐以待斃,要搞點行動。3月中旬,鄧又找到我,說他的孩子聽人說,4月5日清明期間,有人決定去天安門給總理送花圈。這是個好機會,要想辦法把事情搞大,給主席一個刺激,證明並不是人人都聽他的。

耀邦又說,小平讓我找幾個幹部子女,讓他們去工人中間鼓動一下,把矛頭對準江青和張春橋。但有個別人把矛頭對準主席,這也是我們沒有料到的。另外,那些人又大搞打砸搶,打傷了許多的解放軍,小平後來也很生氣。認為這是讓他下臺的直接導火線。這也是後來我們沒有給四五高調平反的原因。因為那幾個人如果不把矛頭對準主席,不搞打砸搶,主席根本就不會讓小平下臺。而他就會在政治局會議上反擊江青和張春橋了。

76年4月5日鄧小平專門坐車去了天安門一趟,觀察廣場的動靜。回來後,透過家人對我說,廣場人很多,幹得好!但他謊稱是去北京飯店理髮的。其實鄧小平一直都是讓北京飯店的師傅去他家理髮。」

1988年8月5日:「又和耀邦見了一面,耀邦說,小平是過河拆橋式的人,你要當心。同時,耀邦又向我透露了一件大事,說這是他最見不得人的事件,不說出來對不起自己的良心。80年4月,我們當時以清理『三種人』為理由,將北京市公安部門24名科級到處級的幹部騙到雲南大理秘密槍決,當時還派了王震去現場觀看。

我問,為啥子秘密槍決他們,他們犯了啥子罪?耀邦說,他們當時掌握了我和小平是76年四五事件幕後指揮的證據。另外,有些人也掌握了鄧榕和其他的高幹聯動成員是1966年8月5日打死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副校長卞仲耘凶手的證據。當然,還有人也掌握了聯動成員於66年8月在北京大興縣殺死大批所謂的『黑五類』人員的證據。我說,我知道這件事,殺人的主謀高福興和胡德福不是當時就被判刑了麼?耀邦說,是呀,可高福興和胡德福在75年9月突然翻供了,說是聯動成員幹的。他們是冤枉的。

但75年9月小平同志已是政治局常委,把這件事壓下來了。83年小平指示我給高福興和胡德福平反,我便照著做了。但北京市公安部門的幾個幹部秘密向這些「黑五類」人員的家屬通風報信,結果這些家屬便起來鬧事,反對給高福興和胡德福平反。小平很震怒,指示我將北京市公安部門的這幾個幹部也作為三種人秘密殺掉。我聽了後很震驚,說我們現在講法治,怎麼可以這樣隨便殺人,四人幫也沒有這麼幹過呀?耀邦說,所以我內心有愧呀。但我已經指示將這24名幹部作為因公死亡處理了,也給了他們的家屬撫恤金。其中五個幹部也授予了烈士稱號。」

1988年8月6日:「耀邦說還有一事很後悔,凡是群眾給他寫信攻擊鄧小平的,他一律轉給公安機關,要求嚴厲查處,並將查處結果告訴他。結果有300多人被判刑,其中60多人自殺。」

中國文革研究網刊登hsb345文章《胡績偉談楊尚昆日記》中有相似記錄:

楊尚昆日記發表後,有網友通過電話採訪了在西安住院療養的胡績偉。胡老當年95歲,雖然因輕度中風住院,但思路和聲音仍然很清晰。以下是採訪記錄。

網友:胡老,網上有人登出了楊尚昆的日記,披露了一些歷史事件。其中還涉及到胡耀邦。不知您看過沒有?

胡老:我沒有看過,因為眼睛不太好了。但有人讀給我聽了。

網友:您覺得這個日記是不是真的呢?

胡老:我個人認為這個日記是真的。起碼裡面講的事件都是真實發生過的。

網友:真的麼?譬如,日記上說1976年發生的四五天安門事件是鄧小平和胡耀邦策劃的。難道是真的?

胡老:怎麼說呢。1976年清明節時北京的群眾給總理送花圈是完全自發的。但有人張貼和宣讀攻擊江青和張春橋的詩歌和演講,的確是鄧小平和胡耀邦策劃的。不然群眾怎麼敢公開攻擊江青和張春橋?他們當時都是垂手可熱的黨和國家領導人呢。攻擊他們都屬於反革命罪呢。這個問題其實胡耀邦私下也和我談過。當時鄧小平找了胡耀邦,說清明有人將給總理送花圈,告訴他再不採取點行動他們就一定完蛋了,讓他私下找一些對江青和張春橋不滿的老幹部的子女,搞一下江青和張春橋。胡耀邦便讓他的三兒子胡德華去找朱德的孫子朱國華。

網友:為什麼找朱德的孫子朱國華呢?

胡老:因為朱國華是個小混混,天不怕地不怕,又是朱德的孫子,四人幫不敢把他怎麼樣。朱國華當時不到二十歲,是北京一個工廠的工人。胡耀邦的兒子請他喝了一頓酒,又講了一些江青和張春橋迫害他爺爺的事情。當時朱國華曾經問過,這些事他怎麼沒有聽說?胡德華便說,您爸爸媽媽和爺爺奶奶怕您生氣,沒有告訴您。這下把朱國華氣壞了。發誓一定要讓江青和張春橋好看。他和其他幾個高幹的子女便在工人中間透露了許多不利於江青和張春橋消息,這些工人便攻擊江青和張春橋了,朱國華也曾去過天安門。但這些工人的素質太差了,他們打解放軍,燒房子,這些都是胡耀邦和鄧小平沒有料到的。

網友:這個朱國華是不是83年嚴打時被槍斃的那個?

胡老:就是他,83年犯了流氓罪,被槍斃了。

網友:我記得朱國華83年是在天津被槍斃的,是天津一個銀行的行長呀。他既然76年在北京當工人,怎麼後來在天津當銀行的行長了呢?

胡老:什麼行長?其實就是天津鐵路上的一個技術工人。76年他確實是在北京當工人,但天安門事件發生後,他被公安局拘留了。但北京公安局看在朱老總的面子上也沒敢把他怎麼樣,便勒令有關部門將朱國華趕出北京,這樣朱國華便被調到了天津鐵路當一名技術工人。但這個朱國華素質還是比較差,天安門事件平反後他逢人便吹噓自己是天安門事件中的有功之臣,結果他什麼人都不放在眼裡。連天津市委的領導都不放在眼裡。更為惡劣的是和30多個女青年發生了關係。這些事情現在看來不算什麼,但當時屬於流氓罪,嚴重的是要判死刑的。

網友:胡耀邦和鄧小平有沒有殺人滅口之嫌呢?

胡老:應該沒有。朱國華的案子最後報到鄧小平那裡,鄧小平又轉給康克清。康克清說了一句:「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才把朱國華給槍斃了。

網友:楊尚昆日記透露胡耀邦和鄧小平在粉碎四人幫之後將北京公安部門的二十四名幹警秘密處決了,但後來將他們列為因公犧牲,有的還評為烈士。是否有這事?

胡老:這件事我也聽說了。但我記得只是秘密處決了十來名幹警。其他的都是自殺。

網友:處決他們的理由是否是楊尚昆日記所透露的那樣,有殺人滅口之嫌?如果沒有,為何不通過法律途徑判他們的死刑?

胡老:那些人都是四人幫的爪牙,迫害過老幹部。如果走法律途徑的話,無法判他們的死刑。

網友:為什麼?

胡老:因為他們會爭辯迫害過老幹部的是四人幫,他們只是執行者。

網友:胡老,楊尚昆日記還披露,胡耀邦很後悔一件事,就是凡是他收到的群眾來信有攻擊鄧小平的,他一律轉給公安機關,要求嚴厲查處。結果有300多人被判刑,還有60多人自殺。是否有這件事?

胡老:胡耀邦當時也是沒有辦法呀。因為給他的群眾來信有關部門都要登記造冊。如果來信攻擊鄧小平而胡耀邦不嚴厲查處,一旦讓鄧小平知道後果將是很嚴重的。胡耀邦為了自保,不得不這樣做。其他領導人接到這類來信,也是要轉交給公安部門的。單單拿胡耀邦說事,是很不公平的。

「六四」慘案

這一件就不用多說了。1989年6月9日,北京政治風波平息不久,鄧小平接見了共軍戒嚴部隊軍以上幹部並發表了重要講話。鄧小平首先談到了這次風波發生的原因。他說,這場風波遲早要來。這是國際大氣候和中國自己的小氣候決定了的,是一定要來的。這場風波現在來,對我們比較有利。我們有一大批老同志健在,他們經歷的風波多,懂得事情的利害關係。他們是支持對暴亂採取堅決行動的。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