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第一才子的詞最特別?看過的人都點讚!(組圖)

2019-06-02 00:22 作者:初惞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宋詞到了元朝雖已衰退,但納蘭詞卻令清詞再度備受關注!故提及詞類,眾人皆知璀璨的宋詞與宋代文人,以及詞之特例--納蘭詞。(繪圖:志清/看中國)

提到詩,眾人絕對會想到文化鼎盛的大唐,提及詞,眾人絕對會想到重文抑武的宋朝。不過,即使如此,千萬人之中,仍有特例。發軔於五代,興盛於宋朝,衰退於元朝的詞,就在清朝出現了一位創作出一篇又一篇令人喟嘆不已的美詞之人--納蘭性德。倘若小編細數其作品,說不定你會驚呼曾經在某個文章或是歌詞中見過,或是閱讀過模擬了納蘭詞的字句,更或許你已經為他的詞句點過讚了呢!

現在就與小編一起來讀讀極為優美又迷人的納蘭詞吧!

納蘭性德

閱讀納蘭詞之前,咱們不免俗地先來簡略認識認識這一號大人物。

宋詞鼎盛一時,今人每每覽閱,總為蘇軾、辛棄疾、周邦彥、李清照、柳永、歐陽修等宋朝文人構築的心域而如癡如醉。可是,縱然詞到元代已達落魄境界、不復盛況,但納蘭性德的出現,卻讓後人眼光為之一亮,再度為清詞驚艷不已。很多人在這一次付出的沉迷獨獨都給了納蘭性德,可是,懂清詞的人可能會說,不對啊!清詞不是有三大家嗎?而且還是清詞最鼎盛時期所產生的「康熙詞壇三鼎足」呢!怎麼會獨獨只盛讚納蘭性德一個,不是還有陳維崧、朱彝尊嗎?

這樣說也沒錯,可是在乾隆讀罷《紅樓夢》隨之而生的「此蓋為明珠家事作也」一句,以及推崇紅學不遺餘力的後人的探究、閱覽作品後所釀生的共鳴、為符合現代人口味而多方探掘與構織文人生平軼事等情況的綜合作用下,孰人能否決納蘭性德真的能成為眾女子的「夢中情人」呢?再說了,少女情懷總是詩,寫出讓人泫然欲泣的「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的納蘭性德還真夠資格成為自視身負才華的女子寄託愛慕及厚望的理想對象呢!

因此,雖然朱彝尊陳維崧在「清詞」奇蹟般的「中興」時期懷才超群,又都是出自明末的名門望族,但真正一擘衰景,躍上清詞文壇,橫入眾人眼底的是讓人艷羨的權貴二代,同時亦享「滿清第一才子」之譽的納蘭性德。

納蘭性德,字容若,號飲水、楞伽山,正黃旗人。後人多稱他為納蘭性德納蘭容若納蘭容若出身官宦世家,父親是康熙時期的重臣納蘭明珠,母親則是阿濟格(清太祖努爾哈赤第十二子)的女兒。所以,與皇室沾親帶戚的納蘭性德不只因為才華出眾而備受矚目,他的家世背景同樣是聚焦之處。

可是,納蘭性德雖然留在康熙身邊擔任一等侍衛之職,同時還屢次跟隨康熙出巡,並奉旨考察沙俄侵邊情形,卻一心嚮往山水。或許是他看慣了官場的起落,自覺寧靜樸實的山野平水生活比較符合他的本性吧!

可惜的是,納蘭康熙等不到山環水繞的時刻了,因為他於康熙二十四年罹患急病逝世,年僅三十歲。


納蘭容若的「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兩句,極為出眾、有名。(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接下來,就讓小編快些介紹讓你也能陶醉其中的一篇納蘭詞吧。呵,額外一提,出自《木蘭詞・擬古決絕詞柬友》的「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的這兩句,小編雖然也喜歡吶,不過還是下一回再介紹這一首詞吧。

一種蛾眉,下弦不似初弦好。庚郎未老,何事傷心早?

素壁斜輝,竹影橫窗掃。空房悄,烏啼欲曉,又下西樓了。

--《點絳唇・一種蛾眉》

這首詞的意思大致為:同一種的蛾眉月,與下弦月不如上弦月來得好一樣。滯留北周的庾信年紀未老,卻為了什麼事而過早地傷心呢?白牆添映著斜照的月輝,竹影跨度窗欞輕拂著。空房悄靜無聲,待烏鴉啼叫,天快亮了,月兒又再度沉落了。

這首《點絳唇・一種蛾眉》是一首悼亡詞,是納蘭性德在於首任妻子盧氏難產逝世後所寫的。盧氏不僅才貌雙全,性格亦溫婉知理,與納蘭性德十分恩愛。可惜情真意篤的兩人無法長伴,故納蘭性德只能悲愴悼亡盧氏。這首詞收錄於《飲水詞》中,亦是納蘭性德悼亡盧氏的代表作之一。

關於納蘭詞還有很多很值得介紹給諸位知悉的,你若有興趣可以自行查找,包準你能夠理解為何多人迷醉於納蘭詞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