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快評】美中談判突變原因和今後走向(視頻)

2019-05-21 13:48 作者:天琴 桌面版 简体 95
    小字

天笑快評194
天笑快評194(攝影:天琴)

【看中国2019年5月21日讯】5月初本來接近簽約的美中談判突然生變。中方收回關鍵承諾,川普以重稅回應, 中方幾天後也出臺一個規模小得多的反制措施。這一變故原因究竟是什麼?美中貿易戰的走向究竟如何?

5月初之前,美中確實已經形成了接近簽約的協議文本。川普對5月初之前的協議基本是滿意的,甚至說很快會在白宮會見習。同時習近平也在多個場合談到貿易戰與體制改革的關系,從改革開放的角度對美方的要求作出了正面的回應。實際上劉鶴的談判是在習近平的授權和授意下進行的。也就是說,川習對最初的協議並無實質異議。

但是實際的結果和最初的協議天差地別。已知事實是:中方突然在多個最核心的部分(如保護知識產權和禁止強迫技術轉移等)撤回承諾,把原先通過修改法律實施結構性改革的部分刪掉了。而這些部分是美方認為是已經確定和必不可少的,這等於是釜底抽薪,這導致川普恢復加稅決定。川普是合理的,因為兩次推延加稅是為達成協議。如果簽約前可以推翻承諾,那簽約有什麽用?目前談判仍在繼續,6月底川習可能親自會面解決問題。川習會能達成協議嗎?在我看來,這次談判生變的原因也正是6月底能否簽約的關鍵因素。

那麽,這次談判中方變卦的原因究竟是什麽?我認為有幾個重要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要用黨的領導來壓過法治。美國這次非常明確:協議中中方必須用修改法律來保障結構性改革,這是協議的基石和主線。協議文本中美國要求中方修法非常細節化,中共很難向以前那樣任意解釋法律,在美國巨大關稅壓力下,這等於是用法治來取代中共領導打開一個缺口。這對反對習的江派殘余非常恐懼,江派與中共是相互依存的,為了保自己,江派極力蠱惑習手中的權力是共產黨給的,用權力把習近平與中共存在捆綁在一起。其實中共人心喪盡,習順應民意結束共產黨是一夜之間的事。建立在民意之上的權力才是牢靠的。但只要習在權力來源上與中共糾纏不清,就會做出錯誤判斷。這是導致協議流產的重要原因。

中方變卦的第二個原因實際是川普道破的:中方對拜登4月底參選產生了幻覺。中方一廂情願地認為,拜登上臺會讓貿易戰輕易熄火。實際上拜登對川普很難勝選。川普上臺後,迎頭痛擊恐怖主義和共產主義,同時振興美國,各類經濟數據尤其是就業數據,都驚人地好,支持率已超同期奧巴馬至少5個百分點。拜登當副總統時就沒什麽業績,現與川普競選更不行了。

中方變卦的第三個原因是江派殘余的搗亂和壓力。如果這種搗亂和壓力切中了習的弱點,這會造成中方變卦。拜登非常有意思。與川普競選不行,但當時是他在習近平訪美時把王立軍出逃美領館時留下的材料交給習(其中可能包括薄熙來政變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內容)。川普還說,他的前任讓中共殺人走脫(let China get away with murder)。此話意味深長。川普的話讓江派膽戰心驚,也提醒人們:清除江澤民集團一直是中國歷史演變的主軸,包括貿易戰。現在還有一些幫著江派的人和習近平周圍的江派特務給習近平出餿主意,把與美談判說成“喪權辱國”,或者歪曲解讀社會經濟數據,挑動與美對抗,蠱惑美中經貿脫鉤等等。實際上都是要把江派造成的貿易戰罪責推到習頭上,對習近平落井下石。當江派這種蠱惑和壓力與習近平本人對權力地位及中共的錯誤認識有符合時,就會對習的決策產生作用。這是一個極其關鍵的因素。

中方變卦的第四個原因就是就是黨文化的影響。中共竊國幾十年摧毀傳統文化,黨文化已滲透上下,延伸各個領域。比如,按國際談判慣例,雙方在未承諾的地方出現變化是常事,但對寫進協議文本的承諾是不能任意改動的,這是一個根本信用問題。但背信棄義、說謊成性是黨文化的特點,中方對已承諾的條文進行全面改動。這就是黨文化在國際談判中的典型表現。再比如,中方提出用行政法規來取代法律。這明顯就是把中共在國內用慣了的做法延申到法治社會和國際法領域。美方用加稅回應這是必然的。

最後,六月底的川習會會有什麽樣的結果?川普認為,協議有可能發生,因為美國處於強勢地位,而中方非常想要達成協議。我認為,能不能達成共識和簽約還取決於習近平能否厘清和克服導致這次變卦的幾個因素。如果習近平能正確看待權力來源,也就是用民意而不是中共作為權力來源,不陷入拜登迷思,能成功清除江派幹擾和黨文化影響以至拋棄中共,協議有可能發生,否則協議不會發生,而且對習本人也極其危險,因為一旦中共垮臺,中共和江澤民的罪責就可能要由習近平承擔了。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