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辭職跑路被抓自殺:誰在讓董事長們「無路可走」?

2019-01-05 08:30 作者:陳武亮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9年1月5日訊】2018年1-10月,有460多名董事長辭職,19名上市公司董事長跑路,30多名董事長被抓或立案調查,還有3名董事長自殺。

中國上市公司僅2900多家,董事長離職、跑路、出事的公司就超過500家,超過上市公司總量的1/4。特別是3名董事長自殺,足以讓上市公司的同行們心驚膽戰。

董事長的日子為何如此「不爽」,究竟誰逼得這些人「無路可走」?

探究這個問題前,先看一組數據。據中泰證券研究,在董事長、高管離職的上市公司中,經營現金流為負的超過50%,資產負債率較一季度惡化了70%。而房地產行業,有近一半企業資產負債率超過70%,其中有20家公司負債率超過了85%。

一言以蔽之,自2016年底中央開始實行「去槓桿、防風險」的宏觀政策以來,整個社會都處於一種對錢的「飢渴」狀態。據央行統計,從2017年5月自2018年5月,整個廣義貨幣供應量M2增速一直在個位上徘徊,社會融資規模由以往的10%以上降至個位數,「缺錢」幾乎成為所有企業的共同「症候」。

董事長因何而墜樓——2.1億借款,利息5.9億!

從2017年開始,「找錢」成為幾乎所有企業董事長的共同任務,在全民「找錢」的情況下,融資成本越推越高。據中國社科院2018年2月1日發布的中國社會融資成本指數,2017年中國社會融資(企業)平均成本為7.6%,其中除銀行貸款(6.6%)、承兌匯票(5.19%)、企業發債(6.68%)、上市公司股權質押(7.24%),融資成本低於平均值外,其他方式融資成本遠高於平均值,其中保理平均融資成本為12.1%,小貸公司平均融資成本為21.9%,網際網路金融(網貸)平均融資成本為21.0%。

銀行貸款、承兌匯票、企業發債的融資成本雖然較低,但是「門檻高」,一般傾向於國有企業和大型民營企業,一般民營企業是可望而不可即。一些上市民營企業,還可通過股權質押融資,於是從2018年年初開始,民營上市企業競相提出股權質押。專業機構Wind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10月23日,滬深兩市整體質押股數6427.95億股, 佔市場總股本的10.01%,市場質押市值為42987.04億元。其中,大股東股權質押比例在70%以上的上市公司有858家,相較於2014年初的261家,增長2.29倍。

由於股市疲軟,股價一跌再跌,不少企業質押的股票觸及平倉線。據《紅週刊》統計,2017年10月24日—2018年10月23日,低於平倉線的上市公司約557家,涉及1807筆股權質押,股權質押規模2689.11億。為此,一些企業董事長(大股東)不得不一再補充質押,以獲得足夠融資。10月8日至23日,上證指數罕見深跌,跌幅達7.6%,136家上市公司的股東需要進行補充質押,大股東疑似觸及平倉市值或高達1.07萬億。

補充質押進一步加重了股價下行。整個10月,補充質押的300餘家上市公司股價平均下跌幅度達20%,遠高於市場指數下跌幅度(5%~9%)。

儘管股價下跌會一時影響投資者興趣,但通過股權質押獲得的融資的確幫不少企業解決了「燃眉之急」。對於未上市的中小民營企業來說,以上融資渠道十分狹窄甚至被完全堵死,剩下的渠道唯有找小貸公司、網際網路金融公司甚至民間高利貸。

高額的融資成本對生產經營困難的中小民營企業來說,可謂不能承受之重。1月30日墜樓的金盾股份董事長周建燦墜樓與高額的民間借貸密切相關。據媒體報導,為了維持公司運轉,周建燦曾從民間機構借了一筆2.1億元的借款,僅利息就償還了5.9億元。近兩年,周建燦從民間籌資及擔保的金額約29.11億元,支付利息多達17億元。為瞭解決資金困難,周建燦去世前曾談妥了一筆1億元的借款,但在墜樓前一天借款人變卦,因為周建燦上了當地民間借貸圈的「黑名單」。絕望之中,周建燦不幸走上了絕路。

P2P遭遇集體寒冬——21歲企業家絕望自殺

21歲的「麗江五四青年獎章」獲得者張啟偉自殺。據坊間傳聞,極可能與涉嫌非法集資有關。就在張啟偉自殺的第二天(8月1日),麗江市公安局古城分局就對其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進行立案偵查。

「出事」的金融平臺公司的董事長與實際控制人列表如下:

時間//涉事董事長(實控人/法人代表)//事由

2月1日//錢寶網實際控制人、總裁張小雷//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南京市浦口區人民檢察院批准逮捕

4月10日//善林金融董事長周伯雲//涉嫌非法借貸、虛假宣傳,公司被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查封,本人向警方自首

5月8日//廣東雲聯惠網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黃明//涉嫌組織、領導傳銷犯罪,被廣州市公安局逮捕

5月15日//CNCBK集團董事長俞潤東//涉嫌金融傳銷罪,被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公安局逮捕

5月17日//杭州浙優理財服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傅音傑//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區分局逮捕

7月11日//「錢爸爸」董事長袁濤//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深圳市福田公安分局立案偵查

7月15日//雅堂控股集團董事長楊定平//涉嫌金融犯罪,向成都市公安局天府新區分局投案自首

8月27日//上海聯璧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顧國平//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逮捕

9月12日//廣州中青金服網際網路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黃元濤//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廣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逮捕

9月18日//「掌悅理財」實際控制人王崢//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逮捕

9月19日//上海P2P平臺「錢媽媽」實際控制人劉某//涉嫌非法吸取公眾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逮捕

9月29日//深圳合時代金融服務有限公司前法人馬文亮//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刑拘

其實,雲南麗江祥利投資有限公司被查只是2018年6∼7月,全國44家被查的P2P平臺之一。從2018年6月開始,上海、廣州、南京等多地對P2P網貸平臺進行了集中清查,此是全國整頓網際網路金融平臺亂象的舉措之一。

實際上,網際網路金融平臺「爆雷」從2017年年底就開始了,至2018年6、7、8月,「爆雷」的P2P平臺此起彼伏:如錢寶網、錢爸爸、唐小僧、雲惠聯、永利寶、善林金融、雅堂控股等。據統計,截至9月4日,全國有網貸平臺6406家,目其中能正常運營的平臺有1593家,其他4813家平臺因違規貸款風險失控、資金鏈斷裂等問題「半死不活」。為補充資金,維持平臺運轉,一些企業鋌而走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最終受到國家的嚴厲打擊。

從曝光出來的案例看,一些P2P平臺非法集資的金額已達數百億元,涉及的用戶多達千萬人。2018年2月1日,錢寶網董事長張小雷被捕時,其公司非法集資未兌付的本金高達300億元。4月10日,善林金融董事長周伯雲被查時,其管理的資金規模已超100億元,待還餘額逾30億元,該公司在全國的分支機構(門店)多達658家,涉及用戶逾千萬人。另一家城城理財董事長傅音傑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捕時,其涉及資金規模已達114億元。如果不予打擊,將嚴重影響金融秩序和社會安定,因此一旦被發覺,這些公司的董事長或控制人將在劫難逃。

責任編輯: 宇真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