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天目的神奇經歷(圖)

2018-11-09 20:38 作者:笑梅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開了天目的人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明珠開天目的神奇經歷

煉氣功的人都相信煉功可以開天目,有的人自己開了天目,有的人聽別人說有天目。開了天目的人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對於這一點,修煉的人都知道。

這件事還得從88年4月5日談起,就那一個晚上的經歷,打破了我固有的人生觀念。原來我的思想裡面,受唯物論的影響,對一些超常現象認為是迷信,根本不相信。可是通過這一夜,什麼都變了。原來認為迷信的東西都出現了,原來認為一切都是不存在的,這一下子都展現在眼前了。另外的空間,是人鬼共存的世界。

那天晚上,我的狀態很奇特,你說醒著呢,我確實躺在床上睡覺,你說睡著呢,我馬上就可以起來。你說不相信吧,那些確實是清清楚楚存在著;如果相信呢,用人的觀念來看,這怎麼可能呢?出現了這一夜特殊的事,我就知道有這些現象的存在,可自己也悟不懂,去問誰呀?我就打電話叫一個朋友到我家來。她是信佛的,天天燒香什麼的。她來了之後,聽我講完,她說,這都是真實存在的,只不過用一般常人的肉眼看不到,開了天目就看到了。

看到孕婦肚子裡的小孩

從此以後,我便能看到一些超常的東西。不知什麼時候起,我能看到鄰居家懷孕的婦女肚子裡面有小孩,男女都能辨別出來。但不敢跟人說,為什麼呢?當時是一胎,一旦說了,若是女孩,會引起殺生;再一個就是我怕招惹麻煩,怕別人都來找我,我喜歡過寧靜的生活。不過,也有特殊情況的。

鄭校長是一所大專院校的校長,是氣功愛好者,為人正直善良,我與他有過一面之交。有一天,他去我家玩,談家常,說他女婿家裡有堂兄弟六個,女婿是最小的一個,前五個人都生了女孩,一大家人都指望鄭校長的女兒為那個家族生個男孩子。他女兒已經懷孕了,去醫院檢查過二次,都說是女孩。我不認識他女兒,他這樣一語道破,我就看到她女兒肚子裡是個男孩,我不假思索的說:「你女兒懷的是男孩兒。」他雖然不完全相信我的話,但還是抱著一線希望,第二天就把女兒帶到我家來了,她女兒懷孕都六、七個月了,我當面一看就更清楚了,是個男孩。後來生出來真是個男孩。

驗證特異功能現象

有一位醫院放射科的主任由熟人帶到我家來。因為都是病人求醫生嘛,所以在醫院裡工作的人,習慣於目中無人,這位主任見到我說話也直截了當:「你幫我看看我有什麼病。」

我也不客氣:「您不會是專門來開玩笑的吧。您是放射科的主任,哪個器官有病,骨頭有事,你一照不就知道了,為什麼找我來看病?我可是沒有雅性開玩笑的人。」

他說:「你說的不錯,我就是想來證實一下,人是否真的有特異功能,說白了,我想驗證一下真假。」那是在八十年代,特異功能現象比較多,但有些人根本就不相信。

我說:「我也想證實,反對盲崇。現在什麼都有真假,氣功也不例外。像你們醫院也一樣,外邊的人一看都穿著白大衣,但也有假的,醫院裡也有假藥,騙人不淺,不是嗎?」

這時,我和他握過手,請他坐下,說實話,我並不歡迎這樣的人來訪。

坐下來我就說了:「別看你一米八的大個兒,看起來挺強壯,其實不然。你的二條腿受過外傷。」其它器官都看了,並一一道出真情。最後,他讓我看他的食道,我說:「你的食道有一段不光滑。有一個壁龕一樣的東西。」

這時,他很激動的站起來了,感嘆的說:「我真的服了,人原來真的有透視功能啊。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面,你能準確的說出有病的地方,比X光還靈呢。」

原來他快退休了,退休之後,想探親訪友,遊歷名山大川,最擔心的就是他這二條沉重的腿。他曾在文革中說過「錯」話,去勞改,在一次掛語錄牌的時候,梯子倒了,整個人摔了下來。因為是勞改犯,也沒有人管,造成後遺症。走路看不出來,誰也不知道,我一語道破,令他很驚訝。另外,他最近已經查出食道有毛病。

後來,這位放射科主任特地到我家送我一本書,是一本人體器官的彩色圖譜,這對我也有用,我也應該懂得人體結構。

與靈魂交流

劉某是我年青時的同事,曾一起工作過多年。那時,他是建工組長,我是技術員。三十年以後,他患了晚期肝癌住了院,醫院與我們家離得很近,我和老伴常去醫院看望他。他手術前140多斤,做了手術只剩下八十多斤。癌症晚期很痛哪,他每天靠打杜冷丁維持著。

有一次我在客廳看書,突然聽到有人叫我,我站起來,一看門開了,老劉就站在門外,一點聲音也沒有。那個樣子是他沒有生病時的樣子。我一看不對勁兒,因為他病得很重嘛,住在醫院裡,所以就沒有說話。他看了看我,出去了,然後門無聲的關上了。三、四天之後,我又在看書,他在我家附近的一條大道上走,走著走著,他停住了,又喊我的名字,這時牆都沒有了,他向我招招手,說:「我要走了。」然後就不見了。

我知道他快不行了,心裡很難過,不願再去醫院。有一天,老伴說:「咱們去看老劉吧?」我說:「他走了。」他說:「沒有啊,前二天我還看見他愛人了。」我說:「我不去。」老伴不高興了:「你這人不正常,本來對人家挺熱情的,為人家做飯,現在說不看就不看了。」

我也沒法向他解釋。最後他自己去醫院了,回來對我說:「他還沒走,跟我說了一個小時的話兒,總是流淚。」

我覺得老劉二次來向我道別,是不是讓我給他的家人提個醒?我就找到他的親家說了:「趕快準備後事吧,他已經不行了。」

這件事證明,人的靈魂可以自由的出去傳達信息。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