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恐怖份子最大的勝利(圖)

2018-11-01 00:50 作者:顏昌海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十月革命」應為「十月反革命」。
「十月革命」應為「十月反革命」。(網絡圖片)

中國的老百姓一直都認為:十月革命,是列寧領導蘇聯的爾什維克和勞動人民進行的一場革命,以列寧為首的蘇聯共產黨代表了蘇聯勞動人民的利益,打敗了當時反動的臨時政府,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勞動人民開始實現「當家作主」的美好願望。隨著信息的開放和前蘇聯一些秘密檔案的解密,許多問題的真相已大白於天下。現在俄羅斯史學界認為,十月革命是「以列寧為首的布爾什維克黨搞亂了整個俄國,破壞了俄國人民的正常生活;如果不是十月革命,俄國人民就不會經歷如此多的苦難。」

所謂世界上第一個無產階級的政權,自稱是代表了工人階級意志和利益的革命政權,但從奪權到建政,在上邊堅持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領導們沒有工人階級出身的人;在下邊雖然很多參與者出身工農,但絕大多數都是為錢,是拿錢雇來的,並不是為共產主義的理想而戰鬥。1910年的時候,有一個名叫羅曼諾夫・馬林諾夫斯基的工人加入了俄羅斯社會民主工黨,在當時,主張進行無產階級革命的政黨內沒有一個來自工人的領導人,他的加入使列寧欣喜萬分,列寧說:「不管有多麼巨大的困難,只要有這樣的人就可以締造工人階級的政黨。」列寧是把馬林諾夫斯基當成了一塊金字招牌,其最主要的優點就是無產階級出身,而這樣的人正是布爾什維克所沒有的。列寧說有了他「就可以締造工人階級的政黨」,其實說得很不準確,準確的說法應該是「有了他就可以冒充是工人階級的政黨」。但是讓列寧白白高興了一場,馬林諾夫斯基不是一個無產階級革命者,而是一個打入布爾什維克的沙皇間諜,早在1914年,孟什維克的一個領導人就說:「我們都相信,他毫無疑問是個奸細,能否證明這一點就是另一碼事了。」可是列寧不願面對這個事實,因為如果一旦沒有了馬林諾夫斯基,列寧領導的這個奪權幫就真的是清一色的「剝削階級」了,他指責這是「絕對的一派胡言」。

二月革命後,在「暗探局」的秘密檔案裡發現了馬林諾夫斯基的真實記錄,證實了他確實就是個奸細。1918年在莫斯科被槍決。賴利是英國的一個很著名的間諜,在1918年,曾致力於推翻列寧所建立的共產主義制度。他說莫斯科的士兵「都是些外國雇佣軍,而外國雇佣軍為的就是錢,誰出錢多,他們就跟誰走。」

只要對當時的一些歷史現象進行分析,就不難得出結論:所謂的十月革命就是一些野心家爭權奪利的政變,而絕不是什麼工人和農民的革命運動。

而十月革命領導者列寧等是一些恐怖份子。19世紀末,正是恐怖活動大行其道的年代,政治謀殺的浪潮席捲整個世界,僅在幾年的時間裡,死於恐怖活動的各國政要就有:法國總統卡爾諾、西班牙首相卡斯基略、奧匈帝國皇后伊麗莎白、義大利國王溫伯德、美國總統麥金利。除此而外,還有一連串的俄國政治活動家,其中有教育部長博戈列夫、內務部長西皮亞金和接替他職位的普列韋、莫斯科總督謝爾蓋・亞歷山大、總理兼內務部長斯托雷平。列寧成長於這個時代的環境中,深受恐怖風氣的影響,一貫堅持搞恐怖活動的路線,甚至把恐怖活動的革命方法推廣到了亞洲,20世紀之初,亞洲尤其是中國和日本的暗殺活動非常盛行,同列寧黨的影響或暗中操作有一定關係。

列寧的哥哥亞歷山大是民意黨敢死隊員,1887年涉嫌刺殺沙皇亞歷山大三世要案而被處以死刑。民意黨是80年代革命民粹主義的主要組織,該組織把恐怖手段視為最重要的「鬥爭形式和生命力」。在黨綱明確寫有「破壞與恐怖活動」的必要性,指出要實現任何途經的變革,都離不開「獨立革命的成果和藉助於密謀取得的成果」。列寧當年深受其兄的影響,對民粹派的集中、秘密、紀律、限制等組織模式十分欣賞,指出「民意黨」是「我們大家應當奉為模範的出色的組織」。

列寧出身於貴族家庭,是當時上層社會的一分子,因其兄涉嫌刺殺沙皇而被從上層社會驅逐出來,因而他對俄國的上層社會充滿著怨恨。列寧的革命,從來不是基於對勞苦的工農大眾的同情,而是基於一種對權力的慾望和無邊的仇恨。1891年~1892年伏爾加流域鬧飢荒,當地知識份子主張對飢餓的農民施以救濟,列寧堅決反對,他認為飢荒有進步作用,它可以毀掉古老的農民經濟。一些曾和列寧一起工作過的人說:「列寧性格最大的特點就是仇視一切,……一切都是從仇恨出發。」列寧的這個思想對20世紀的政治影響很大。蔣介石在分析這個問題時說:「以恨為動機的革命,決不適於中國的民族性。因為動機既然是恨,行動一定是殘酷和卑污,……這完全和中國的民族性相反。……法國大革命之所以迭次失敗,使帝制復活,就是因為過於殘酷,使社會全體發生反感。這種殘酷手段,適用於殘酷的民族都遭失敗,那裡能適用於和平的中國民族。」

1891年以後列寧遷到首都聖彼得堡,在那裡以律師的身份作掩護搞革命工作。當地的那些社會民主主義者都覺得這個新來的人不像是個馬克思主義者,倒很像個民意黨的信徒,因為他主張以恐怖活動作為主要的鬥爭手段,公開宣傳民意黨的那一套革命策略──以惡的手段實現善的目的。

十月革命前列寧就一直從事著恐怖活動,沙皇的暗探局掌握著很詳盡的有關列寧從事恐怖活動的資料,二月革命後所保存下來的只是那些檔案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這些文獻中記載了斯大林在1909年曾經批評過列寧所搞的恐怖活動,認為這些恐怖活動是「失算」和「不正確的組織政策」。但在實際中,斯大林也執行恐怖活動的路線,據沃爾科戈諾夫所著《斯大林》記載,斯大林為給布爾什維克黨籌集經費,經常參加武裝搶劫。例如,1907年斯大林在梯弗利斯對護送一車盧布的哥薩克押送隊進行襲擊,搶劫了將近30萬盧布。在斯大林的一生中有許多「強盜性的事跡」,關於這一點,斯大林自己也不否認。

布爾什維克黨在十月革命前基本上是由職業革命家組成的,要維持這樣一個組織的存在需要好多錢,為解決經費問題,列寧經常組織搶劫銀行和騙取捐款。

20世紀初,俄國出現了兩次革命,一個是1905年的革命,一個是1917年的「二月革命」。1905年的革命雖然被鎮壓下去了,可以說是失敗了。但從另一個角度講,它又可以說沒有失敗,因為在革命被鎮壓後,沙皇迫於形勢,實行了一些改良措施。在很短的時間內取消了政治犯,革命的黨派也可以自由發展了。到1907年,孟什維克和布爾什維克的人數都有所增加,兩個黨的人數合在一起達到了八萬四千多人。列寧利用了沙皇政府的寬容。二月革命中,沙皇可以下令鎮壓,但是他沒有,而是和平退位。正因為如此,沙皇尼古拉二世,被人們稱為「赤誠的愛國者」。後來列寧得勢以後,卻下令謀殺了沙皇的全家。

二月革命發生時,列寧正流亡瑞士。一聽到二月革命的消息,馬上打電話給他那些在國內的同志,要他們不要信任臨時政府,不給臨時政府任何支持;不要和那些社會政黨結盟,要指出它的任何諾言全都是謊話,要進行揭露;要把工人們武裝起來,準備進行暴力革命。列寧熱血沸騰,急著回國領導這場革命,奪取權力。孟什維克和列寧黨徒中的大部分人,原想建立一個「資產階級共和制」的政體,但是列寧急於建立一個由他主持的獨裁政權。1917年的7月,他發起了一次武裝起義,臨時政府的情報部門把所獲得的有關列寧同德國人勾結,顛覆俄國政府甘當賣國賊的案情公布了一部分,這場起義就被平復了。

被宣揚得神乎其神的十月革命其實沒有經過武裝戰鬥,也沒有所謂的「一聲炮響」,那些所謂「『阿芙樂爾』號巡洋艦轟擊冬宮的炮聲揭開了歷史的新篇章」是人為地編造出來的,一切都進行的非常順利,沒有遇到抵抗,幾乎是不發一槍一彈就把首都的機要部門都佔領了。列寧說:「在俄國奪取政權輕而易舉,就像舉一根羽毛一樣。」這是因為臨時政府不想發動一場戰爭,他們很樂意和平地交權,他們對權力也不像共產黨看的那麼重要。萬沒想到,列寧把俄國拉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臨時政府的國家要員們也為自己的妥協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十月革命後由列寧掌權建立起來的人民委員會,打著「蘇維埃」政權的招牌,其實是清一色的布爾什維克。列寧把原來的一切司法章程、法律法規全部廢除,把司法工作交給革命法庭和新成立的秘密警察機關去處理。而那些所謂的革命法庭,主持者都是不懂法律,沒有教養,沒有知識,只有革命熱情的人,秘密警察機關專搞特務統治。列寧政權一開始就實行恐怖統治,1917年的12月,列寧贊成由「人民群眾」自己組織法庭(街道法庭)審判那些「投機分子」,他千方百計地鼓動對「階級敵人」實行恐怖行動,「毫不手軟地保衛革命」。「我們不是在對個別人作戰,而是在將資產階級作為一個階級消滅。」列寧和蘇共的上層領導們實行殘暴的恐怖統治,搞群體滅絕。他給專政下了一個定義,說無產階級的專政就是不受任何約束,不受法律條文限制,沒有規章制度制約,完全是以暴力為基礎的。列寧就是以恐怖的手段來消滅政敵和恐嚇勞苦民眾。

1918年2月人民委員會開會時,其中有這樣一段情節:列寧提出一項法令草案,標題是《社會主義祖國在危殆中》,其中有一條,要求把一大批犯人不經過審判即「就地正法」。這批犯人範圍很廣,只是粗略地劃為「敵特、投機商、盜賊、流氓、無賴、反革命煽動者、以及德國奸細等。」

1922年5月,列寧曾寫道:「法律不能代替恐怖,否則就是自欺欺人和矇蔽人。」根據1922年公布的法令,國家政治保衛局獲得了槍殺反革命分子、「暴徒」、以及另類型的刑事罪犯的權力,也就是他們有草菅人命的權力。

整個國家陷於一片恐怖之中。

列寧黨把自由市場看成資本主義的溫床加以消滅,故意製造通貨膨脹,濫發紙幣,消滅人們的存款,紙幣氾濫成災,物價飛漲,及至1923年,蘇俄的物價較之1917年的物價已經漲了一萬萬倍。破壞經濟的最嚴重後果是糧食減產,人為製造了大飢荒,政府和民眾搶糧食。莫斯科方面把那些城市遊民武裝起來,組成浩浩蕩蕩的徵糧隊,分派到各地去徵收所謂「剩餘糧食」。農民中有許多人是服過兵役的退伍軍人,有戰鬥經驗。於是,各地的農民便與徵糧隊發生了你死我活的惡戰。大部分的鄉區都淪為內戰的戰場,只要是抗拒蘇維埃政權的農民,列寧就稱之為「富農」,號召進行大規模的屠殺。這次由一場旱災引發的飢荒,使五百二十多萬人活活餓死,僅次於後來斯大林製造的大飢荒。如果沒有美國救濟總署的接濟,還不知道將餓死多少人。

列寧肆意屠殺民眾,製造紅色恐怖。列寧引用馬基亞維里的話說:「如果實現某種目的必須採用某種暴力行動,這種暴力行動必須以最有效的方式,盡可能在最短的時間裡完成。」列寧最愛說的話是「殺死他們」、「統統吊死」、「就地正法」、「當成最凶惡的敵人把他消滅掉」、「絞殺那些富農吸血鬼」等。

列寧政權就是要造成一種恐怖的氣氛,讓人們對他的政權產生恐懼心理,甘做奴隸,不敢反抗。他在一個指示中佈置完殺人任務後說:「要做到這樣的程度:使周圍數百俄里(公里)以內的民眾都能看到,都能知道,都會膽戰心驚,奔走相告,說我們正在絞殺那些富農吸血鬼,而且還要絞殺其他的吸血鬼。」

列寧的恐怖統治滲透到蘇俄政權的方方面面,而且到斯大林時期發展到了頂峰。不論是列寧還是斯大林,都採用高壓手段打擊異己。對那些不肯附和他們的人隨便找個理由就可以殺掉。諸如:騙子、流氓、投機商、盜賊、無賴、暴徒、白匪、反動富農、反革命煽動者都是可以殺掉的罪名,問題是這些罪行不一定真有,是隨便給安上的,也就是說想殺誰就殺誰。

俄國十月革命,絕不是人類的進步,而是人類歷史上的一股逆流,是恐怖份子的勝利。列寧在十月革命後建立的政權,是徹頭徹尾的恐怖政權,為使自己建立的恐怖政權不至於被消滅,他積極向世界推銷列寧主義。由列寧組建的第三國際把列寧主義的危害推向了全世界,初步統計全世界有一億多人口死於列寧主義紅禍,這一切都是從十月革命開始的。

十月革命後由列寧建立起了歷史上最殘酷、最野蠻、最反動、最黑暗的獨裁政權,把俄國歷史拉向倒退。這個政權不僅給俄國造成極大危害,而且也危害了整個世界。1970年代以來,世界上出現了攻擊民主體制和資本主義國家機構的恐怖活動。這些恐怖活動大多是用馬列主義、斯大林主義、或毛澤東思想的名義來進行的。有些即使沒有打馬列主義的旗號(如中東的恐怖份子),也和世界上的馬列主義國家非常親近,直接或間接地受到他們的支持。……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