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專欄】五十經濟人未戳破的一層紙(圖)

2018-10-26 08:30 作者:謝田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看中國2018年10月26日訊】中國財經智庫「經濟50人論壇」九月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舉行研討會,引起了海內外關注。在《美國之音》的節目中,對此做了一番評述。雖然評論過了,但意猶未盡,覺得與中國頂尖經濟學家隔海互動,還缺了些什麼。人們像在真空容器內高談闊論,因為隔牆有耳,主持人說了,「記錄原汁原味」報有關部門參考;很多人對尖銳話題深入淺出,又淺嘗輒止;人前好像隔了一層薄薄的紙,但又不能戳破這層紙!

2018年9月中國智庫「經濟50人論壇」在北京舉行研討會。圖為研討會會場。
2018年9月中國智庫「經濟50人論壇」在北京舉行研討會。圖為研討會會場。
(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

本文的題目,筆者思考了許久,開始想用「五十位經濟人戳不破的一張紙」或「五十位經濟人不戳破的一層紙」。後來想想應該善良一些,別尖刻損人,就改成「五十經濟人難戳破的一層紙」,但還是覺得不準確;最後想起師尊的教誨,應替別人著想,給世人以希望,就用「五十經濟人未戳破的一層紙」作為本文的標題。

體制內的經濟學家,海內外都耳熟能詳,他們智力超群,受過良好的教育,有西方經濟學的訓練,也熟諳中國內幕。囿於中國惡劣的學術環境,能大膽發言,針砭時弊,難能可貴。雖然智庫人才濟濟,但也有學術敗類。論壇每年改組,以保持學術活力,往年是改選5人,今年要改選10人,該把這些學術偽類選掉。其中兩個實是害群之馬、城狐社鼠。兩人一在北大,一在清華,共同點是瞪眼瞎說,為專制站臺;正義的人,都是「棄暗投明」,兩人中的一個居然「棄明投暗」,當年叛逃自由的臺灣投奔中共,中共也給了他名譽和地位,怪不得他要投桃報李;另一個則用「科學數據」證實中國已經「超過」了美國;這人還高呼政治口號,鼓吹「南方國家的崛起」,「助推非洲經濟起飛,為非洲提供市場」。中國自己都不知道市場在哪,正失去美國市場,還遑論為別人提供市場?

這個紀念中國改革開放40年、50人論壇20年的學術會,雖力圖消除官本位的影響,但官位的影響還是揮之不去。中共前財政部長的發言,不是學術的論證,附庸型學者的言論,完全在中共思想體制的框架下思考,動輒十八大、三中全會什麼的,作為時間坐標,並且不自覺的用中共政治的目的,作為分析經濟行為的參照。

兩個半小時的討論會從根本上說,是在為中共利益的鞏固做註腳,給中共的掠奪尋求理論支持。但參與者包括官方學界的高層,也有一些大膽發言。楊偉民主張減少政府層次、臃腫的機構,效仿美國的三級政府制度。王一鳴暗諷「中國模式」,說那是自以為的「好的模式」;而政府對資源的控制,要素市場(土地、勞動力、資金、信息)等依然是雙軌制。

潘仲光似乎來自臺灣,他建議中國多進行專利和尖端的研究,可以光明正大的做,購買專利。遺憾的是,川普指責中共的,就是中共不肯光明正大的做,也不肯購買專利,而要偷竊和脅迫專利。馬建堂建議減賦,優化融資貸款,談到如何看待民營企業的問題,說不應該把民企當作「異己的力量」,而應該是「有益的補充,建設性的力量」。這又戳到了中共的軟肋。君不見,中共近日來放出的風聲,要再度公有化嗎?這些學者不是在與虎謀皮嗎!

張曙光用「孟母三遷」借古諷今,說個人可以遷移,國家不能遷移,國家可以選擇與誰同行;建議中共不要以牙還牙,要對美國讓步。對此,至少在現在,中共是聽不進去的。鄭經力指出了中國經濟增量比美國少,但M2增長大,超過了經濟增長,這是點到了中共通過製造通脹掠奪中國人民財富的問題。吳曉靈認為要加強法制,避免無序動盪,強調法官的獨立審判。這點到了中共黨高於法、把法律當作壓制民眾的統治工具的問題。陳東升說,政府、私企、國企、外企,是推動中國經濟的四種力量,政府應該退出經濟。這說的很好,但中共肯定不會聽,也不會做。

中國知識份子在夾縫中生存,如保持留在體制內,可以有穩定、體面的工作,在大學教書,或在研究機構工作,衣食無憂。敢講真話的,就會被放逐到體制外,丟掉工作,跑來美國。學者生存空間被壓縮,真是很可憐,白髮蒼蒼的學者欲言又止,說「大家心裏都明白」。自由世界的人,當然可以體諒他們的苦衷。但學術界的人,如果「心裏明白」嘴上說不出,真是很痛苦的事。顯然,他們怕得罪中共丟了飯碗,怕失去榮耀,怕大眾誤解。中共現在公然用飯碗威脅學者,威脅學者的生存。貴州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楊紹政因為透露了中共每年供養政黨專職幹部的驚人費用,被貴州大學開除,斷了工資不說,居然把退休金也停了,舉世震驚,真是豈有此理!

中國學者尚且不能戳破的這層紙,是什麼呢?就是中國經濟的真正癥結、死結和命門。中共及其統治,是中國經濟的根本癥結、癌瘤;中共這個吸血鬼、血滴子不去,中國經濟就沒有任何出路。學者們大談繼續「改革」、深化「改革」。中國的「改革」,到底改什麼?其實就是資本主義化,是去社會主義化,去共產主義化,去共產黨的統治!顯然,只要中共還在其中,一定反對真正的、徹底的改革。中共需要改革,因為需要從經濟上挽救自己;中共也怕改革,因為最終會要了卿卿性命。阻礙改革,阻礙司法獨立,阻礙中國走向法治的,是一個團體、一股勢力,就是中共統治集團。這是中國的1%,中共800萬黨員高官。中國必須解體中共、剷除中共,才能走出經濟困境。中國學者必須把這層紙戳破,告訴全體國人。

猶太民族有個自嘲的笑話,說需要多少猶太人才能換個燈泡?答案是十個。一個人在桌子上捏住燈泡,九個人轉桌子!中國經濟真相的一層紙,需要多少學者去戳破? 50人夠了。中共其實沒那麼可怕,它知道自己的經濟老底已被川普揭穿,馬上面臨財源枯竭、山窮水盡;它自顧不暇,現在只是最後的保命、最後的跳船;50人論壇已形成氣候,中共也不敢對50人開刀,因為怕惹起眾怒。畢竟,中國已經不是四十年前的中國,世界也不是,共產政權、共產勢力、共產學說,都已窮途末路。

現在,是時候了,海內外學者努一把力,把窗戶紙戳破。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