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惹疑慮 警覺、撤約與抗議(圖)

2018-10-18 07:1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8年10月18日訊】中國所謂的一帶一路建設項目即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所引起的債務外交的擔憂成為亞洲、非洲和中東國家日漸增加的辯論話題。最近幾個星期來,有多達300億美元的項目被取消,其他的貸款和投資也正在受到審議。

從越南的河內到讚比亞的盧薩卡,人們對中國的投資的擔憂增加,公眾的反對聲音也正在考驗當局的意志。

今年8月下旬,馬來西亞新當選的總理馬哈蒂爾取消了一帶一路名下的價值200多億美元的鐵路和輸油管建設工程。巴基斯坦砍掉了20億美元的鐵路建設。去年下半年,巴基斯坦決定取消140億美元的大壩建設項目,理由是擔心金融問題。尼泊爾上個月取消了一個水壩建設項目。獅子山上個星期宣布,因為擔心負債,取消一個機場建設項目。

在越南這樣的國家,僅僅是中國投資建設一帶一路項目,這種想法就導致公眾的反對。

在公眾抗議之後,越南最近決定推遲好幾個經濟特區的建設。

經濟學學者克里斯托弗.波爾丁說,好幾個一帶一路建設項目在一些國家遭遇波折,因為債務問題跟政治選舉和政府更迭有關。無論是巴基斯坦、馬來西亞,還是馬爾地夫都出現了這種情況。

一帶一路

波爾丁說,「這些國家的人非常擔心揹負來自中國的債務,這一點需要注意。有這種擔心的人不僅僅是反中國的人,而且那些國家確實很多人都擔心這個。」

中國聲稱,中國的投資和貸款沒有政治附加條件。中國還表示給外國提供的貸款都是那些國家從其他國家得不到的。但北京去年接管斯里蘭卡一個港口,以及中國在一帶一路項目中的大量投資,這些情況的出現沒能減緩人們在這方面的憂慮。

一串港口

去年下半年,紐約時報報導說,中國同意免除斯里蘭卡的債務。作為交換,中國將租借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和周圍15000英畝土地99年。斯里蘭卡政府否認將土地讓與一家中國公司,但這一跤易使一些人認為,中國在設置債務陷阱,然後再接管中國國有公司建設的基礎設施。

漢班托塔港是中國參與建設和運營的42個外國港口之一。還有更多的港口中國要參與建設和運營。

到2021年,中國將接管以色列海法最大的一個港口的運營。北京還被認為是有可能參與開發伊朗的恰巴哈港,那裡靠近巴斯斯坦邊境。由於美國的制裁措施,目前有關建設那個港口的建議還在未定之天。但是,總部設在北京的智庫中國政策研究部主任大衛.凱利說,這還不是唯一的障礙。

他說,「那裡是伊朗最乾旱、最偏遠的地區,看上去一無是處,但處理大量的石油運輸。」

分析家們表示,中東地區國家擁有石油出口所獲得的大量資金,相對而言不那麼容易陷入債務陷阱。

但是,吉布地的港口很可能也跟斯里蘭卡港口的命運一樣。吉布地地處非洲之角,戰略地位重要。中國最近在那裡建立了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

吉布地的債務,據官方提供的數字是佔GDP的88%以上,中國債務佔其中的14億美元。一些分析家指出,這種債務負擔有可能導致斯里蘭卡一樣的結局。

債務陷阱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全球發展中心今年早些時候發表的一份報告說,在中國投資建設的參與一帶一路項目的68個國家當中,有23個國家債臺高筑。另外8個則是因為有今後的建設項目而有債臺高筑的風險。

中國聲稱其投資的宗旨是促進貿易和商業,給發展中國國家經濟發展提供助力。

中國政策組織的研究部主任凱利說,那些債務問題更為嚴重的國家是內陸貧窮國家,如讚比亞。在那裡,對債務陷阱的擔心導致公眾強烈要求政府公布來自中國的債務負擔。

凱利說,「最近讚比亞發生的動盪凸顯出非洲國家的公民社會的力量。在當地人為當地利益發聲的時候,總是會更引人注目。」

一帶一路過於貪大

新加坡國際事務研究院的資深研究員胡逸山說,一帶一路國家取消建設項目和更改合同是他所謂的一帶一路過於貪大的症狀。有關國家的人擔心債務陷阱和債務外交不會影響中國的既定做法,但相關的波折會繼續出現。

胡逸山說說,中國的發展模式即經濟發展以基礎設施領先可能在中國有效,但不一定適合一帶一路國家:「很多參與一帶一路項目的國家即使是有了基礎設施,也不一定就會自動有貿易和投資。一些項目必須要適合有關國家的特殊需要。」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