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神問佛真靈驗 郭氏得簽句句真(圖)

2018-10-11 11:2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抽個簽求神明指點迷津。
抽個簽求神明指點迷津。(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一、郭氏得簽句句真

我(紀曉嵐)的姨太太郭氏,她父親是大同縣人,流落到了天津。郭氏出生的時候,她的母親夢見端午節有個賣彩符的人,當即買下一枝,後來就用「彩符」給她取了名字。她十三歲那年,嫁給了我,生了幾個兒子。都沒有養活,只有一個女兒,長大以後嫁給了德州人盧蔭文,他是觀察使盧暉吉的兒子。

盧暉吉喜歡占卜天象、替人算命。他曾推算郭氏的命運,說她活不到四十歲。果然,她在三十七歲時就死了。我(紀曉嵐)在西域的時候,她已經病得很嚴重了。她到關帝廟裡,求了一簽,詢問:「我還能不能和老爺(紀曉嵐)再見上一面?」她得到一簽,上寫:「喜鵲檐前報好音,知君千里有歸心。繡幃重結鴛鴦帶,葉落霜凋寒色侵。」說我應該在秋冬之際,回到京城,她看後,心裏非常高興。

當時,我的弟子邱二田,正在我家住,他聽後說道:「你們見面倒是一定能見面,可是的最後一句,可不是吉利話呀。」後來我在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六月回到家中,她的病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到了九月,病情忽然惡化,而且一天比一天重,最後竟去世。郭氏死後,翻晒她生前用過的衣箱物品,我寫有兩首感懷詩,一首道:「風花還點舊羅衣,惆悵酴釄片片飛。恰記香山居士語:『春隨樊素一時歸』。」另一首道:「百折湘裙飈畫欄,臨風還憶步珊珊。明知神讖曾先定,終惜『英蓉不耐寒』。」這兩首詩,就化用了郭氏所求神簽的意思。

二、對有效預測,不能橫加誣蔑

景城北面,有一片起伏的山岡,風水先生說,那就是我家祖墳的主山,是龍脈的來源。那塊地皮原屬於姜家,明朝末年,姜家因為嫉妒我們紀氏家族的興盛,就在山岡上建起一座真武祠,想以此壓制紀氏家族而勝過我們。崇禎十五年(1642年),景城遭受戰亂,我們家族像線一樣延綿不絕。後來真武祠漸漸塌毀,我們家族就逐漸振興起來,等到那祠堂徹底毀壞時,我們家族又興盛起來。那塊地現在已經賣給了堂侄紀信夫。當時家鄉的父老已經很少了,人們不太瞭解過去的情況,錯把土地廟建在山岡上,結果又出事了。我知道後,趕忙囑託紀信夫把土地廟遷走,這才重又安寧下來。關於看風水的學問,有的人說有,有人卻說沒有。我認為漢人劉向校訂圖書時,已經把它列為眾多學派中的一家,怎麼能說完全沒有呢?但是風水先生所學,並不那麼精通,還有的人只想藉此謀財,他們說的尤為不可信,不該一味地聽信他們的胡說。至於那些確實有效驗的預測,就不能橫加誣蔑了。

三、刊刻秘方,兒子中舉

在刑都的案卷中,記載著許多被毆打後,因破傷風而死去的例子。如果在「保辜」的時期限內死的,造成傷害人的人,就不能不償命了。太常呂含暉,曾經刊刻過一劑秘方;用荊芥、黃蠟、魚鰾三味藥,各五錢,加艾葉三片,放進一碗無灰酒,再加開水煎約一炷香的工夫,趁熱喝下,出汗後,傷立刻就痊癒了。只是在服藥後一百天之內,不可以吃雞肉。

後來,他兒子呂慕堂,在乾隆十五年(紀元1750年)參加鄉試中了舉,人們認為這是神對他父親刊刻這種秘方的報答。

(以上均據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