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變挑起戰火的日軍元凶下場如何?(圖)

2018-10-09 12:00 作者:張正聞整理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七七盧溝橋事變,日本軍人藉故挑起事端,宛平縣守軍出動應戰。
七七盧溝橋事變,日本軍人藉故挑起事端,宛平縣守軍出動應戰。(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網易軍事》曾發表文章稱,1937年7月7日夜,盧溝曉月,宛平城頭,一群狂熱的日本軍人在上級的授意下,於北平的郊外挑起事端,打響了全面日軍侵華戰爭的第一槍。當時日本在中國駐屯軍司令官田代皖一郎,七七事變後不久遭撤換暴亡;時任日軍少佐大隊長的一木清直,1942年8月被美軍坦克碾過……

田代皖一郎:七七事變後不久遭撤換暴亡

報應來得最快的是田代皖一郎,在七七事變發生沒幾天就身亡。他是日本佐賀縣人,七七事變中駐紮在北平的侵華部隊,隸屬於中國駐屯軍,是依據《辛丑條約》中列強駐兵特權而成立的。日本常駐兵力5000人,基本上是一個旅團的規模,此時的駐屯軍總司令正是田代皖一郎。

1937年7月,中國駐屯軍第一聯隊在盧溝橋附近進行所謂訓練演習,尋機挑起事端。7日夜晚,駐豐臺日軍藉口一名士兵「失蹤」,要求進入宛平城搜查。冀察當局為了防止事態擴大,經與日方商議,雙方同意協同派員前往盧溝橋調查。此時,日方聲稱的「失蹤」士兵已歸隊,但是隱而不報。

8日凌晨,田代皖一郎下達進攻命令,日軍猛攻盧溝橋及宛平縣城。中國軍隊奮起還擊,並於8日夜奪回龍王廟及鐵路橋,打擊了日軍的氣焰。7月11日晨,日軍統帥部做出向華北派兵的重大決定,並且撤掉了田代中國駐屯軍司令官的職務。這位中將本來年事已高,指揮作戰力不從心,再加上撤職的打擊,羞憤交集,心肌梗塞發作,躺了三天後暴亡。田代成了抗戰開始之後死在中國的第一個日本將軍,雖然不是被打死的。

一木清直:遭美軍坦克碾得粉身碎骨

盧溝橋事變的罪魁禍首中,下場最慘的是一木清直,時任駐屯軍第1聯隊第3大隊少佐大隊長。以「士兵失蹤」為藉口向中國守軍挑釁的是這個部隊,向宛平城開炮的也是這個部隊,向盧溝橋守軍發動首次攻擊的還是這個部隊。可以說整個「七七事變」,就是由這個第1聯隊第3大隊挑起的。中日開戰後,一木清直少佐親自坐鎮豐臺,命令所屬第8中隊以演習為名向中國宛平守軍37師219團3營挑釁,在盧溝橋打響了罪惡的第一槍。

事變後一木「榮獲」天皇授予的金鷹三級勛章,短短兩個月內就從少佐越級晉升為大佐。1942年4月底,日軍組編旭字一木支隊,由一木清直擔任支隊長,率精兵3870人,乘船南下,參加中途島作戰。6月6日,日本海軍在中途島鎩羽而歸。8月7日,一木奉命支援瓜達爾卡納爾島,18日晚一木支隊在瓜島登陸,爭奪島上的亨德森機場。

根據日方的情報,守島的美軍只有1000人,驕橫的日軍以為美國人不堪一擊,懼怕夜戰和白刃戰。不等後續部隊到達,直接向機場撲去。他們沒預料到,對手是美軍中戰鬥作風最頑強、戰鬥意志最堅強的海軍陸戰隊第一師的11000人,在太平洋戰爭初期,日軍遭到最頑強抵抗的威克島、科雷吉多爾島,就是由美國海軍陸戰隊把守的。

只有800人的一木支隊很快嘗到了苦頭,一開打才發現美軍根本不是1000人,而是11000人。想用800名沒有重武器的日軍擊敗上萬美軍海軍陸戰隊那是妄想。很快被具有優勢兵力兵器的美軍把日軍打得損失慘重,一木清直也多處受傷。一路上倒下的日本兵哀聲遍地,美軍本著人道主義精神派出了醫護人員前往救助,日軍傷兵竟拉響手檑彈與醫護人員同歸於盡。指揮官范德格裡夫特聞訊後勃然大怒,下令對投降者不予生命保障,並出動輕型坦克去徹底消滅日軍殘部。絕望之下的一木清直向上級發出「一木支隊全軍玉碎」的電報,然後躺在瓜島潮濕的叢林裡,被美軍坦克碾得粉身碎骨。

有網民對這篇文章的評論說:是共產黨和張學良內亂西安事變要殺掉蔣介石好亂中存活,但斯大林不同意殺蔣而正好利用來逼蔣介石抗戰,為蘇聯解除了日本對它在亞洲部分的軍事壓力。蔣介石想拖幾年準備充分了再打,但共產黨等地方勢力咋呼著要一致對外抗戰。說的是不錯,但結果就是共軍喊的比做的多,趁機坐大,最後奪了江山。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