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爲什麽憎惡這兩個人?(圖)

2018-10-05 08:15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盜跖和少正卯是被孔子所憎惡的兩個反面人物。
孔子憎惡盜跖和少正卯這兩個反面人物。(繪圖:志清/看中國)

盜跖和少正卯是歷史上兩個反面人物,因為名聲太惡,兩千五百多年來一直無人敢為其說半句好話。可是到了1949年之後,這兩個人被中共捧上天。

這兩個人都是被孔子憎惡的。盜跖不但嗜殺,還吃人,成為中共宣傳裡最富革命性的農民起義領袖;一直到文革之後,中共教科書中的盜跖依然是響噹噹的推動歷史進步的人物,以至於中學語文《竇娥冤》中出現那句「天地也,只合把清濁分辨,可怎生糊塗了盜跖、顏淵」時,很多被洗腦的學生果然也清濁難辨,反以為被拿來和盜跖作對比的顏淵((又稱顏回、顏子,是孔子最得意的門生)是個大壞人。

至於少正卯,在中共顛倒是非的宣傳裡,是先驅--為「言論自由」獻身;是勇士--敢於挑戰「復辟狂」孔子;是教育家--因和孔子爭奪生源而遇害;是冤鬼--成了文字獄的犧牲品。而孔子反被說成文字獄的始作俑者。

盜跖和少正卯,代表了兩種不同程度、不同性質的「惡」。兩者的差異,古人已有所論及,在《晉書》列傳第五十八中,記載了東晉光祿大夫顏含一段論述:

時人談論少正卯、盜跖哪個罪孽更重。有人說:「少正卯雖惡,不至於像盜跖那樣殺人、吃人肉,當然盜跖更惡。」顏含說:「做惡做在明處,人人都知道他該死;隱藏很深的姦邪,只有聖人能察覺並除惡務盡。由此言之,少正卯更惡。」聽聞這番話,「眾咸服焉」。

根據顏含的說法,盜跖屬罪惡之徒,其惡在一般人能夠察覺、判斷、規避、防範;而少正卯之流隱藏很深的姦邪,為一般人所不能明察、只有聖人能察覺並去除的惡,是「邪惡」。

據史載,孔子被任命大司寇僅七天,即公開誅殺少正卯。性情直率的子貢(端木賜)問孔子:「少正卯是魯國顯達之人,您為政剛開始就殺他,是否欠妥?」

孔子回答說:「賜啊,聽我說。大惡之人有五種,大大小小的盜賊都不在其列。第一是:心達而險;第二是:行辟而堅;第三是:言偽而辯;第四是:記醜而博;第五是:順非而澤--五者居其一,就應該被處死,而少正卯五者兼具。所以他到哪都能聚徒成群;散佈邪說卻能蠱惑人心;排斥正的、以邪為正,卻能自圓其說。這是小人中的桀雄,不可不誅。所以,湯誅尹諧,文王誅潘止,周公誅管叔,太公誅華士,管仲誅付里乙,子產誅鄧析、史付,這七人,雖處不同時代,心術險惡如一,不可不誅。《詩經》說:『憂心悄悄,慍於群小。』品行不端的人成了氣候,最令人擔憂。」孔子參與治國僅三個月,魯國百姓安居,路不拾遺,民無爭訟。

從孔子描述的五種大惡之人,我們彷彿能看到少正卯之流正活躍於當今世界舞臺。而至於「到哪都能聚徒成群;散佈邪說卻能蠱惑人心;排斥正的、以邪為正,卻能自圓其說」,這幾乎就是黨文化中浸泡出來的生命的特徵。

今天我們應該能看清楚,共產紅魔鼓吹言論自由,是為了慫恿人不斷衝破道德禁忌話題,它只給人散佈歪理邪說的自由,卻從來不敢給人說真話的自由;而中共大力撻伐「文字獄」,是為了聲討所謂萬惡的封建社會,都和普世價值中的人權、自由毫不相干。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