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上將】蔣中正與麥克阿瑟 功勛與會面(視頻)

2018-09-19 09:20 作者:趙長歌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蔣中正與麥克阿瑟 功勛會面(看中國原創視頻)

接上文:【五星上將】蔣中正與麥克阿瑟 戰略與部隊

「我有機會會見了我在上次大戰的多年戰友蔣介石委員長,心裏非常愉快。他的抗拒共產主義統治的不屈不撓的決心,引起我真誠的仰慕。」——道格拉斯・麥克阿瑟

「將軍為智仁勇兼備之模範軍人與政治家,其在戰時之卓越領導,對真理正義之珍視,對為壓迫人民重獲人類尊嚴所作之無我貢獻,以及其為和平奮鬥不屈不撓之精神,均為一光芒萬丈之象徵及全世界自由人民鼓舞精神之泉源。」——蔣中正

得神護佑 勇敢達觀

中國有句古話「王者不死」,擔負著巨大責任與使命的英雄人物自有神的護佑,這一點,都多次在蔣公與麥帥身上體現出來。

抗戰期間,日本對中國抗戰指揮中心重慶,進行了長達6年半的戰略轟炸,針對全國最高抗戰統帥蔣中正進行了多次轟炸「斬首行動」。

1939年5月,日軍近百架日軍轟炸機對重慶中心區進行大規模轟炸,重慶的防空警報響個不停。國民政府最高國防會議、蔣中正官邸沒有停一輛車,連美國贈送給宋美齡的別克座駕都參加救援了工作。蔣中正和宋美齡也多次出現在最危險的街道指揮救援。

1941年是日機空襲重慶最凶惡的一年。當年8月,日軍情報獲知蔣中正將在黃山寓所召開軍事會議,立刻制訂轟炸計畫。8月30日,27架零式轟炸機,低空飛行轟炸重慶黃山蔣公官邸「雲岫樓」,並轟炸市區內曾家岩國民政府。

1941秋天,蔣中正與宋美齡在官邸防空洞前留念。
1941秋天,蔣中正與宋美齡在官邸防空洞前留念。(網絡圖片)

炸彈下落時,蔣中正正在召開各戰區司令長官及參謀長軍事會議,兩名衛兵當場身亡,四名重傷。蔣公在日記裏記載了險情:「余與軍事會報各同志在黃山防空洞東口新樹下談軍事近狀,忽聞機聲,乃入洞內再談。時約十分鐘,聞炸彈愈近,仍不以為意。不意連續轟炸,洞門為崩土塞沒,乃覺其目標即在本洞。乃妻在北洞口茅屋前讀法文,未與我同在一處,甚恐妻被炸,即向北口去尋。幸彼近來,此心始安。惟今日之危,甚於二十七年之武昌與去年柳州之羊角山矣。惟山岩甚堅,洞甚固耳。炸後出洞視察,洞頂山上樹木盡毀,岩土崩墮,衛士重傷者四人,死二人,即往慰問,血跡滿地,悲慘極矣。」

蔣中正座駕飛行員衣復恩回憶,蔣公深具軍人本色。多次共軍炮彈已打到機場旁,他仍臨危不亂。1949年11月29日午夜,重慶淪陷前夕,蔣公一語不發登上飛機。由於沒有任何交代,大家只好在飛機旁等待。眼看共軍逼近,在場大員面面相覷,衣復恩硬著頭皮登上飛機,稟明情況緊急,建議盡速起飛。蔣公回答:「好吧!」頓時全場沸騰,飛機離地升空不久,共軍就攻陷了重慶機場。

一戰期間,麥克阿瑟率領彩虹師赴法參戰,他的勇敢和所向披靡使他成為一戰中獲勛最多的美國人。
一戰期間,麥克阿瑟率領彩虹師赴法參戰,他的勇敢和所向披靡使他成為一戰中獲勛最多的美國人。(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一戰期間,麥克阿瑟率領彩虹師赴法參戰,他作戰勇敢,常常第一個衝出戰壕奔向敵軍,也因屢立戰功不斷升遷。他在戰場上活捉過德軍上校,他的勇敢和所向披靡使他成為一戰中獲勛最多的美國人。

與德軍大舉作戰前,他習慣夜晚偵察,尋找敵方防線的弱點。一次,麥克阿瑟率領巡邏隊找到德軍防禦鐵絲網稀疏的地方,他們在黑夜的地上爬行,偵察著德軍側翼。突然一陣猛烈的炮火襲來,大家滾進散發著濃煙的淺彈坑。麥克阿瑟從一個彈坑躍進另一個彈坑,低聲呼喚隊伍跟上他,他呼喚每個士兵時都使勁搖動他們,以為他們也像他一樣已經完全精疲力竭。然而,接下來他意識到一個事實:所有的人全都死了。他獨自一人逃生,在狂風暴雨般的炮火下倖免,而且毫髮無損,這只能是命運,他之所以倖免是因為受到全能的神的保護,其他的解釋都不通。

有「血膽」之稱的巴頓告訴家人,麥克阿瑟是「我見過的最勇敢的人」。
有「血膽」之稱的巴頓告訴家人,麥克阿瑟是「我見過的最勇敢的人」。(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有「血膽」之稱的巴頓親眼見識過麥克阿瑟的勇敢,他告訴家人,麥克阿瑟是「我見過的最勇敢的人」。他曾給妻子寫信描述:「我正好行進在一個旅的陣地上。他們都臥倒在彈坑裏,但麥克阿瑟將軍沒有,他站在一個小高地上……我走過去,一陣炮火向我們襲來……我想兩個人都想離開但又不肯開口,於是我們就等著炮火向我們撲來。」當一發炮彈在他們身邊爆炸時,巴頓向後退了一步。麥克阿瑟幽默的說:「別害怕,上校,你是聽不到打中你的那發炮彈的。」這一天麥克阿瑟在戰場上的表現使他贏得了巴頓將軍永久的尊敬。

韓戰中,麥克阿瑟被突然解職,他的繼任李奇微寫道:「他是那樣鎮定地、毫不震驚的承受了這種打擊」。
韓戰中,麥克阿瑟被突然解職,他的繼任李奇微寫道:「他是那樣鎮定地、毫不震驚的承受了這種打擊。」(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麥克阿瑟的達觀將由美軍另一位五星名將李奇微講述。1951年4月11日,在韓戰中,當麥克阿瑟被突然解職,他的繼任李奇微同樣感到驚訝、難以置信,他認為杜魯門總統是以「粗暴的罷免方式來公然傷害將軍的自尊心」。第二天,李奇微飛往東京會晤麥克阿瑟,他寫道:

「我從羽田機場直接前往他的官邱,他以非常恭敬的態度接待了我。當時,我懷著一種人類好奇的天性想看看他被解除了高級職務之後情緒上有什麼變化。然而,他依然如故——沉著、冷靜、穩健、樂於幫助他的繼任者。他含蓄地提到自己被突然解職一事,但他的語氣中絲毫未流露出苦惱或怨恨的情緒,他是那樣鎮定地、毫不震驚的承受了這種打擊,而這種打擊對於一位處於事業頂峰的職業軍人來說無疑是一種毀滅性的打擊。我當時就想,這件事很能體現這位偉大人物的達觀性格。」

五星上將 厥功至偉

蔣公因領導北伐統一中國,1935年,政府主席林森,依「特級上將授任條例」,予以頒授為五星特級上將。
蔣公因領導北伐統一中國,1935年,政府主席林森,依「特級上將授任條例」,予以頒授為五星特級上將。(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二戰結束後,中華民國列世界五強之林,國際地位提升。蔣中正因二戰期間擔任同盟國中國戰區最高統帥,領導戰爭取得最後勝利,厥功至偉。同盟國為彰其功績,將蔣公位列五星上將,蔣中正也是唯一獲此殊榮的中國將領。

但事實上,蔣公五星上將軍銜的取得時間要更早一些。蔣公因領導北伐統一中國,1935年,政府主席林森,依國民黨通過的「特級上將授任條例」,予以頒授為五星特級上將。中國在北伐統一全局後,軍銜就有特級上將,當時的中國國民黨採用德制軍銜章,不是用美式的。蔣公的特級上將,是國家元首級的軍銜,級別不低於美國的五星上將,德、蘇的元帥。

1944年,麥克阿瑟被授銜陸軍五星上將。他在一戰、二戰、韓戰中的卓越貢獻,厥功至偉。
1944年,麥克阿瑟被授銜陸軍五星上將。他在一戰、二戰、韓戰中的卓越貢獻,厥功至偉。(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二戰期間,麥克阿瑟歷任美國遠東軍司令、西南太平洋戰區盟軍司令,1944年,被授銜陸軍五星上將。他在一戰、二戰、韓戰中的卓越貢獻,厥功至偉。

1945年9月2日,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在密蘇里號代表同盟國接受日本投降,並以盟軍最高統帥之身份於降伏文書簽字,其功績閃耀史冊。

1945年9月2日,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在密蘇里號代表同盟國接受日本投降。
1945年9月2日,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在密蘇里號代表同盟國接受日本投降。(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用一生譜寫了這樣的輝煌後,麥克阿瑟晚年在西點軍校的告別演説上講道:「這樣的榮譽是沒有人不深受感動的。長期以來,我從事這個職業,又如此熱愛這個民族,能獲得這樣的榮譽簡直使我無法表達我的感情。然而,這種獎賞主要並不意味著對個人的尊崇,而是象徵一個偉大的道德準則——捍衛這塊可愛土地上的文化與古老傳統的那些人的行為與品質的準則。這就是這個大獎章的意義。無論現在還是將來,它都是美國軍人道德標準的一種體現。我一定要遵循這個標準,結合崇高的理想,喚起自豪感,同時始終保持謙虛……」

戰友會面 互相仰慕

接到委任,麥克阿瑟立刻飛往台灣,與他同行的還有許多高級軍事將領,為此美軍動用了兩架C—54運輸機。
接到委任,麥克阿瑟立刻飛往臺灣,與他同行的還有許多高級軍事將領,為此美軍動用了兩架C—54運輸機。(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1950年,杜魯門在支援蔣介石的問題上讓步,他建議先派出一個調查團去評估是否有必要協防臺灣。參聯會把這項任務委派給麥克阿瑟,委任他任調查團團長。

接到委任,麥克阿瑟立刻飛往臺灣,與他同行的還有許多高級軍事將領,為此美軍動用了兩架C—54運輸機。途中,麥克阿瑟電告五角大樓說,如果中共入侵臺灣,他將用三個F—80噴射戰鬥機中隊將之擊退。

7月31日,麥克阿瑟從東京飛到臺北,蔣中正親往機場迎接。當年8月7日的《時代》報導,記錄了這次轟動全球的歷史性會晤:

他們兩位已在歷史所提供的不同戰場上,作戰將近40年,但從未謀面。上週,在長期的戰鬥之後,兩位戰士終於在同一場戰鬥中肩併肩站到了一起。經過冷淡國民黨臺灣一段時間後,華盛頓開始認識到應該評估蔣的事實。臺灣省長吳國楨尖銳地指出這一事實:「在世界的這一地區,只有國民黨政府才擁有一支規模可觀、具有廣泛號召力和戰鬥信念的軍隊。」美國用了很長時間才得出相同的結論。

作戰將近40年,但從未謀面。在長期的戰鬥之後,兩位戰士終於在同一場戰鬥中肩併肩站到了一起。
作戰將近40年,但從未謀面。在長期的戰鬥之後,兩位戰士終於在同一場戰鬥中肩併肩站到了一起。(網絡圖片)

蔣公、麥帥兩度會談,並分別發表聲明。蔣公謂,與麥帥會談已奠定中美共同保衛臺灣與軍事合作之基礎。麥帥在臺北上機前,宣布他已同蔣公商定阻止共黨攻擊臺灣之辦法。

他說:「我此次訪問臺灣的首要目的,是對臺灣(包括澎湖列島在內)防禦可能攻勢之潛力,作短促的考察。在目前情況下,不容對臺灣有軍事侵略的行為,這個政策是早就聲明了的,我的責任和堅決的目的是執行這一決定。我在此間與各級人員的會商,在各方面說來,都非常友好融洽。所討論的問題中,其一是中國政府迅速而慷慨地建議派軍參加朝陽的聯合國軍隊。可是,各有關方面均深信,這樣的行動在目前會嚴重地損及臺灣的防禦是不適宜的。現已完成我所指揮的美軍與中國政府的軍隊有效合作的辦法,以對付敵軍愚蠢到竟然企圖發動的任何攻擊。照我看來,這樣的企圖很少成功的機會。我有機會會見了我在上次大戰的多年戰友蔣介石委員長,心裏非常愉快。他的抗拒共產主義統治的不屈不撓的決心,引起我真誠的仰慕。他的決心,與美國人與太平洋區一切人民獲得自由,不為奴隸這一共同興趣和目地,是平行一致的。」


蔣公、麥帥兩度會談,並分別發表聲明。麥帥在臺北上機前,宣布他已同蔣公商定阻止共黨攻擊臺灣之辦法。(網絡圖片)

1964年4月5日,麥克阿瑟將軍逝世,壽享84歲。4月6日,蔣中正電麥克阿瑟夫人致唁:「驚悉麥克阿瑟將軍逝世,美國及全世界蒙受巨大損失,本人同聲哀悼。將軍為智仁勇兼備之模範軍人與政治家,其在戰時之卓越領導,對真理正義之珍視,對為壓迫人民重獲人類尊嚴所作之無我貢獻,以及其為和平奮鬥不屈不撓之精神,均為一光芒萬丈之象徵及全世界自由人民鼓舞精神之泉源。其豐功偉業,將為目前仍在繼續反抗暴力,反抗侵略及反抗奴役之愛好自由人民,永誌不忘。夫人為將軍摯愛之同道與忠實之伴侶,本人等茲謹致誠摯唁慰之忱。願上蒼祝福並賜助夫人及閣府,願夫人與將軍過去共同生活之美滿歲月,永為將來慰藉之泉源。」

麥帥在回憶錄中,稱蔣公是他的「老戰友」;臺灣的第一條高速公路,被命名為麥帥公路(麥克阿瑟公路)。由此可見兩位英雄在彼此心中的地位。

 

(未完待續)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