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在美國受盡歧視的鳳姐 為什麼不願回國?(組圖)

2018-06-20 01:05 桌面版 简体 38
    小字


來到美國的羅玉鳳。圖為2016年鳳姐接受美國之音專訪。(圖片來源:美國之音 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8年6月20日訊】(看中國記者丁曉雨綜合報導)美國夢很美,吸引了無數中國人前來逐夢。有為了事業前途的,有為了民主自由的,有被打壓被迫害的,也有在國內搜刮了大量民脂民膏然後全家到美國享福的。當然,還有一種人,因某一方面的原因,在國內備受歧視的,比如中國人熟知的、人稱鳳姐的羅玉鳳。

有消息說,2018年鳳姐辦好了兩件大事:拿到綠卡、領取結婚證。她終於完成了自己留在美國的夢想,也離她的美國夢更近。

當年的羅玉鳳在中國可謂人盡皆知。2009年,她在上海街頭髮徵婚傳單,要求對方是清華北大經濟學碩士畢業、東部沿海戶籍、有國際視野、過往女友無墮胎史、國家機關僱員不予考慮等等,經過網路的發酵,瞬間成了熱點人物。

她對自己外貌和學識的自信,尤其是她說自己的智商上下三百年無人可匹敵的言論更是令輿論嘩然。在中國人眼裡,羅玉鳳是極度自戀狂的代名詞,是所有人嘲笑的對象。

2010年,在一片嘲諷聲中,羅玉鳳來到美國紐約。她認為中國不適合她,她在那裡,只能被作為「一個醜陋和反面的形象」,她要在美國追求成為華爾街金融家的夢想。

在抵達紐約後的四年中,羅玉鳳一直輾轉於紐約多家美甲店打工謀生。2015年5月初,《紐約時報》在推出深入調查美國紐約、加州多地美甲沙龍工人駭人生存境況系列報導時,採訪過這位在嘲笑聲逃離中國的「名人」。


羅玉鳳於美國紐約。(圖片來源:網頁截圖)

羅玉鳳在採訪中,談到自己當初來美國就是因為自由女神,人人自由平等召喚著她奔向這塊土地。但談起她的美甲師經歷時,她說,除了黑人之外,其他有色人種在這一行普遍都會面臨一些歧視,但在中國老闆開的美甲店,歧視尤其嚴重。

她說,在華人開的指甲店被辱罵的事情經常發生,但是在韓國人開的指甲店這種事情沒有發生過。但韓國指甲店會優先聘用韓國人。

而華人所受的歧視,則來自華人自己。羅玉鳳告訴記者:「我在福建籍老闆店裡工作的時候,明顯感覺到我比福建籍同事更受歧視。而非福建籍華人老闆又對福建籍美甲師抱有歧視。我們找工作時,老闆會問我們是哪裡人,如果工人回答說是福建人,她幾乎立即就失去了工作機會。福建籍美甲師進入曼哈頓富人區工作的機會可能會很少,甚至可以說希望非常渺茫。」

在談到美甲業的生存狀態時,羅玉鳳說:一個普通務工人員進入一家指甲店裡學習,之後開始工作,三到五年後他就能花3萬美金買下一家指甲店自己做老闆了,這讓我受到莫大的鼓舞。即使我在指甲店裡受到老闆辱罵及客人挑剔,我的內心依然充滿希望。因為有一天,我也能做老闆。

羅玉鳳說,我從小身世坎坷,出身卑微,被歧視和辱罵的情況一直存在。指甲業工作跟我做過的其他工作相比還算不錯,因為它給了我留在紐約的機會。但她說,她會迴避在華人社區工作。

羅玉鳳對記者說,她住在紐約皇后區一間只有七八平米的房子裡,廚房和廁所共用,除了生活費,沒有任何存款。不過她計畫在美國結婚和居留,不再回國發展。

她沒有忘記當初來美國時的夢想,她打算去學習英文,拿一個學位,然後去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她說人人平等自由的美國夢,給了她追逐夢想的信心。因為在這裡,絕不會有人嘲笑她想做金融家的夢。

如今的鳳姐,活出了她想要的模樣。

在中國,像她一樣卑微到塵埃裡、卻拚命想活出尊嚴的女孩有很多,或許我們認為羅玉鳳的一些言行不符合大眾的標準,但每個人選擇怎麼活著,說什麼、做什麼是她的自由,只要沒有傷害到其他人,那麼其他人又有什麼理由去傷害她呢?

到底從什麼時候起,我們開始丟失內心的那一份包容與善良,變得喜歡群撕自己同胞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