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中興事件引爆內憂 輿論衝擊體制 習近平三天兩發聲(圖)

2018-04-25 06:16 作者:李文隆 桌面版 简体 30
    小字

習近平稱「核心技術是國之重器」。
習近平稱「核心技術是國之重器」。(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4月25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當前震撼中國朝野的頭條新聞莫過於中興事件,一場「大國博弈」因為中興一環而讓中南海動盪不安。而中國國內輿論的爭議和外界的關注同步,讓諸多涉及中共體制問題甚至貪腐黑幕曝光天下,這讓北京當局始料未及。

中興事件曝光內憂外患 習近平三天兩發聲

據中共官媒新華社報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3日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指出,面對錯綜複雜的國內外形勢,要完成今年各項目標任務須「付出艱苦努力」,強調要「及時跟進監督」信貸、股市、債市、匯市、樓市的發展,「消除隱患」。美國制裁中興通訊事件,暴露了中國先進位造業受制於人的弱點,會議要求「加強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積極支持新產業。

該次政治局會議特別強調,「制約經濟持續向好的結構性、深層次問題仍然突出,加上世界經濟政治形勢更加錯綜複雜,要增強憂患意識」。要「加強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積極支持新產業、新模式、新業態發展」。

此前,習近平也於4月21日在全國網路安全和信息化工作會議上提出「要下定決心、保持恆心、找準重心,加速推動信息領域核心技術突破」。

海外獨立觀察人士鄭經緯對《新唐人》表示,中共官方媒體發表習近平敦促中國發展核心技術的講話,顯然是有針對性的有感而發。

他分析說:至於習近平強調「保護知識產權」以及「反對壟斷和不正當競爭」等語,則是為避免迫在眉睫的貿易戰爆發而釋放出的政策導向。這些提法看起來都很符合國際社會對自由貿易和公平貿易的要求,但在中共業已嚴重扭曲而且千瘡百孔的體制下,習近平的這些願望或意志究竟能夠實現幾分,實在是一件不容樂觀的事。

中興的「罪與罰」前後因由

中興事件並不複雜。起源是美國禁止將含有本國零部件的產品賣到朝鮮、伊朗等受到聯合國制裁的國家。中興將產品賣給了伊朗,卻不承認。但美國出示了證據,中興只好認罰,於2017年同意繳納8.92億美元罰金,其餘3億美元暫緩7年繳付。

同時,中興承諾中興承諾解雇4名高管,並通過減少獎金等方式處罰35名員工。但中興沒有減少35名員工的獎金,並再次對美國政府調查人員提供虛假陳述。這在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看來,「這種令人震驚的行為不容忽視。」

因此,處罰迅速加碼,2018年4月,美國商務部向中興開出了長達7年出口禁令。中興將不能採用任何來自美國的零件和技術來生產產品。

由於中興通訊約有20%至30%元器件,包括基帶晶元、射頻晶元、存儲等從美國採購,這些核心元器件幾乎找不到替代品。《福布斯》認為,中興可能在未來幾週內申請破產。

官媒稱不計成本加大晶元投資 吳敬璉認為危險

中共官媒《人民日報》在17日曾發表文章,稱「將不計成本地加大晶元投資」。

在中國國內有影響力的經濟學家吳敬璉,4月22日在清華大學CIDEG主辦的2018學術年會就中興問題表示,他不贊成這種提法,他說從網上的反映看似乎有一種危險,這種危險就是由於這個爭論使得國家主義更加取得了優勢,就是用更強大的行政力量去支持我們的有關產業。

吳敬璉認為,此事牽扯到對外開放是不是要繼續,國內改革怎麼能夠更加深入,要解決一些制度上的重大問題。

吳敬璉說,他曾經在信息諮詢機構裡面工作過,晶元問題並不在於給沒給錢,三年前建立的半導體晶元基金規模是4000億,現在是有許多深層問題需要進行討論:「我們作為一個研究者應該冷靜、科學、客觀的觀察,去找到問題的根本,提出確實有利於我們這個國家、有利於世界經濟發展的一些正確的對應策略。」

事實上,自中興危機一盆涼水澆頭,已讓國內各層面意識到中國在晶元等核心技術上與美國的差距。一時間,「無‘芯’戀戰」、「中國‘芯’痛」等雙關語進入媒體頭條。

在這場內部反思中,已經觸及內部體制問題。

比如陸媒《新財富》4月21日一篇報導批評,並非尖端科技鮮有投資,實際上,中國在半導體領域早就砸下了血本資金,規模數以萬億計。問題在於錢花到不該花的地方去了。

據稱,中共的投資基金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簡稱為大基金)股東們實力強大,包括中央財政、國開金融、亦莊國投、華芯投資、武岳峰等資方,還包括中國移動、上海國盛、中國電子、中國電科等電子信息公司。大基金於2014年9月24日成立,初期規模1200億元,截止2017年6月規模已達到1387億元。現「二期」正在醞釀中,規模或達1500-2000億元。大基金撬動了地方政府層面的產業基金,截止至2017年6月,規模達5145億元。大基金撬動的資金即將直逼一萬億元。

但儘管科研投入不存在資金缺少的問題,真正的擋路石其實是科研經費的分配問題,是花錢體系有問題,造成資源配置效率低、浪費大。

報導披露每年萬億的科研經費去向:一是每年開不完的會,出去玩的差。過去數年間,全國科研經費大概只有40%是真正用在科技研發,60%用於開會、出差。

二是買不完的設備。三是包裝概念攢項目,套取課題經費。經費被濫用的情況在科研體制內部非常嚴重,有些重大課題動輒上百上千萬,資本的誘惑大過踏踏實實搞科研。

中興遭國資委狠批愚蠢 鮑彤指中興所為其實是國家行為

據中國網路上流傳的一份標題為《中興通訊遭遇美國制裁事件的分析和反思》的文章提及,中國國務院國外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對中興事件狠批稱,「中興通訊公司一系列應對都十分愚蠢和被動」,甚至影響「外交布局和國家形象」。

《新浪網》4月21日披露該文件,稱由國資委研究中心發布,由國資委研究中心專項工作處處長、高級經濟師王絳撰寫。

文章稱,「中興通訊公司法務形同虛設。」中興通訊公司高層赴美考察,董事長秘書電腦裡關於向伊朗出口設備會議的全部會議記錄,高層做的決策等等被美國海關檢查時攔下來了,按照規定像這樣機密的資料是絕對不容許帶出國的。

文件列舉,中興不但未能處分涉事員工還配發全額獎金,卻向美商務部指稱已處分,被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 Jr.)指責「被抓住時說謊,在緩刑時說謊,在觀察期時又說謊」。

不過,趙紫陽秘書鮑彤日前也在《自由亞洲電臺》就中興事件發聲,指中興作為中國網路安全和信息技術的一個要害企業,其問題是國家行為,只有中國共產黨講的清楚。

鮑彤說,中興破壞禁運等種種劣行,壓根兒不是該企業的「部分員工」力所能及的作為。也許,它是舉國體制下正宗的國家行為?恐怕唯有領導一切的中國共產黨有本領有資格有責任說得清楚。

中興事件國內反思意外挖出「中國第一貪」

十多年前發生於上海的一場「漢芯1號」騙局,再次被曝光內幕。

來自陸媒「百家號」的一篇文章披露,時任上海交通大學微電子學院院長陳進,2002年從美國買來了10樣摩托羅拉的56800晶元,然後找民工,將晶元表面的MOTO等字樣全部用砂紙磨掉,將晶元打上「漢芯一號」字樣,並加上漢芯的LOGO,接著通過層層關係,搞到了各種權威機構的證明材料,宣稱是中國首個自主知識產權的高端DSP晶元。

陳進一口氣申請了數十個科研項目,甚至矇騙國家總裝備部申報了「武器裝備技術創新項目」,前前後後沒有一個機構發現問題,騙取了高達上億元的科研基金。這一事件舉國轟動。但最後竟然無人擔責,無人受到法律制裁。

文章指出,漢芯造假醜聞給整個行業的發展環境帶來了毀滅性的打擊,但真正受害的往往是真想踏踏實實做事的科研工作者,不少相關領域自主研發項目的立項審批和爭取經費都受到了影響,有的進程嚴重停滯,有的推廣遇到了困難,甚至胎死腹中。這一切惡果,延至今日,就成為中興的困局。

據《希望之聲》報導分析認為,江澤民之子江綿恆與「漢芯1號」騙局應有莫大的關係。上海正是江澤民家族的勢力地盤,上海交大也正是江的母校。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有「中國第一貪」之稱,其在中科院擔任副院長和上海分院院長多年,長期把持中國科技領域地盤,其在中科院分管的正是全國高技術研究以及科研成果產業化。江澤民早在1999年就將「晶元自主開發」事宜交給自己的兒子江綿恆主導,同時讓其大搞腐敗。而江家權勢極大,也就是整個事件無人受到法律追究、也無主管官員擔責的主要原因。

江綿恆於1999年11月出任中科院副院長,以此身份,直接指揮了中科院、國防科工委、科技部、工信部、上海市科委等眾多部門參與所謂「晶元自主開發」。而陳進2001年從美國回來,馬上被委以承擔「自主晶元」開發重任,正是江澤民主政時期。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