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這醫生有心電感應?能完全體驗病人痛苦(圖)

2018-04-13 13:2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醫生似乎能百分百理解她的痛苦。(圖片來源:Pixabay)

在美國馬薩諸塞州綜合醫院,一位病人經歷了她人生中最美好的看病經歷。接待她的是一位名叫Joel Salinas的年輕男醫生。Salinas醫生態度非常和善,他會仔細傾聽完病人對自己病情的描述,表情隨着她的描述生動地起伏。

Salinas醫生安慰着她,表示自己完全理解她的痛苦,之後,他甚至向病人描述出了她自己都無法表達出來的感覺,最後,他滿懷深刻的同情給病人開了藥方…。

在整個看病的過程中,Salinas醫生表現出無與倫比的耐心,更讓病人幾乎不敢相信的是,Salinas醫生似乎能百分百理解她的痛苦,那種感同身受的樣子,就彷彿醫生自己也生了同樣的病一樣。

許多Salinas醫生看過的病人都有相同的感受,他們甚至懷疑,這醫生是不是有神奇的心電感應能力。這些病人的猜測是對的,Salinas醫生的的確確能幾乎完全體驗到病人的痛苦,不過並不是玄幻的超能力,而是因為,他患有一種名為鏡反射觸覺聯覺症(mirror-touch synaesthesia)的奇異病症!

“鏡反射觸覺聯覺症”是一種非常罕見的疾病,簡單來講就是,一個人能幾乎完全感受另一個人所經歷的感覺,哪怕自己並沒有真正經歷相同的事,是一種差不多完全復刻的“鏡像般的感同身受”。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點“聯覺”,例如看到其他人磕到牙,或者被足球踢到臉上,我們總會有一種“好痛”的同感。然而,在Salinas醫生的身上,這種同感無比強烈,強烈到幾乎能完全體會。

Salinas醫生的“鏡反射觸覺聯覺”是如此強烈,看到別人擁抱,他會體會到自己被抱住的感覺,看到別人手臂流血,他會覺得手臂有創口在隱隱作痛。

更有甚者,但他看到有人快死掉時,能感到身體正經歷一種“詭異的”,能感受到冰冷的停屍房,甚至,能感受到胸口在慢慢收縮,自己的呼吸也越來越弱。這時候,他必須立刻離開現場,用其他的場景來刺激自己,分散注意力,重新意識到自己還活着…。

一個能完全感知他人痛苦的人,恰好成了治病救人的醫生,Salinas醫生這番神奇的經歷,得從他小時候講起…

小的時候,Salinas並沒有覺得自己有異常,也不清楚自己對世界的感知其實和他人很不一樣。在學前班的時候,當他聽見各種聲音,腦海中就會隨之冒出各種色彩和數字。例如聽見敲鐘的聲音,腦海中就會浮現藍色和黃色,在他的認知中,黃色對應的數字必須是1。因為這樣的神奇感知,他的聽力和拼寫都比一般人學得快很多。

他對擁抱也特別熱愛,因為擁抱除了讓他感到溫暖和安全,還讓他有感知,能感知到藍灰色,以及對應的數字4。因此,他常常去擁抱同學,而同學總是感到莫名其妙…

除了在聽見聲音或其他感覺讓他感受到色彩和數字之外,他還發現自己能感受到其他人或物經歷的感受。當他看動畫片時,片中的卡通人物粘住了自己的舌頭,他會覺得自己的舌頭無比難受。而當大反派被卡車撞了,他會覺得自己整個人受到了強烈的衝撞…。

那時候的他,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與眾不同,只覺得這種“聯覺”的體驗太累了。為了消除這種看到別人難受自己也痛苦的聯動感覺,他想到了一個好辦法:替他人消除痛苦。

只要能別人好起來了,自己也能相應舒服很多。為了讓自己好受,他變成了一名真正的“治癒系”大男孩。無論別人有任何生理還是心理上的痛苦,他都想法設法,安慰對方鼓勵對方,讓對方儘快好起來,從而讓他自己不受到“聯覺”的痛苦。

到了高中,他開始對“治癒他人”着了迷。他想,既然為了讓自己不斷地感受到更好,乾脆選擇一份治癒的工作好了,那最合適的工作,莫過於當醫生了!

於是,他勤奮苦讀,最終憑藉優異的成績考進大學醫學院,成為了一名醫學生。進入醫學院的他,依然認為世界上其他人和他的體驗是一樣的,只要是人類,聽音樂時都能感受到顏色和數字,看其他人經歷,自己也能感同身受。

這個真相,直到2005年學院組織去印度旅遊才得以揭開其中的一角。當時,一個醫學院的同學,對着印度滿大街的各種顏色感慨到:“聽說真的有人能在看到顏色時,腦中自動出現文字。”

Salinas隨口回了一句:“這不是正常的知覺嗎?每個人都這樣啊!”

突然,同學轉過頭,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看着他:“這不是每個人都有的,這是特殊的病例…”

那一刻,世界在Salinas眼中,第一次呈現出不一樣的形象。難道其他人都沒有他那樣的感覺?他自己…真的是特殊的一個?

真相,在他參加一次腦部外科手術實習時,徹底浮出了水面。當時,一名少年腦袋長了一顆良心血管瘤,醫生要把這顆瘤從少年腦部移除,第一次全程觀看到身體經歷極度撕裂的Salinas,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強烈痛楚,彷彿自己的大腦被手術刀切了一般。他帶着巨大的煎熬看完了整個過程,之後衝到洗手間狂吐不止。

他終於發現自己的異常之處,開始上網查閱相關的病例和醫學論文。2007年,他拜訪了頂級神經學專家Ramachandran博士,Ramachandran博士為了安排了一系列測試,確診Salinas身患罕見病“鏡反射觸覺聯覺症”。

這種罕見病的問題出在基因層面上,Salinas之所以一直沒發現異常,是因為他家裡的其他人,母親,姐姐和弟弟,都有同樣的癥狀。

普通人中至少有1.6%到2.5%的人有相應的癥狀,只不過輕重程度不同。“聯覺症”被確認為疾病的歷史並不長,2005年才報告確診出第一例。

Salinas自己就屬於最早被發現的病例之一,得知自己這一病症之後,Salinas最終選擇了自己的研究方向,神經學,並專註於研究“聯覺症”。在這個領域裏,他既是研究者,也是被研究的對象。

經過幾年的研究,Salinas自己對“聯覺症”也有了深刻的了解,“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心理鏡像系統,大腦隨時隨地會為我們構建一個3D的虛擬現實,只是我們沒有意識到而已。”

而科學家們也發現,我們每個人生來都有“聯覺症”。最新的研究發現,嬰兒會把不同的形狀和不同的顏色聯繫起來。這種大腦里感知的混合,會隨着大腦的發育,大腦會自動剔除它認為“沒有必要”的感覺神經連接,稱之為“剪枝效應”。

而有少部分的人,因為基因的缺陷,大腦並不會剔除這些“沒有必要”的神經連接。從而使他們獲得了比一般人更多的感知,這種感知和大腦構建的“3D的虛擬現實”一起作用,形成了比普通人更強烈的“感同身受”。

身患“鏡反射觸覺聯覺症”的人,在生活中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痛苦和壓抑,然而,在Salinas身上,卻成了一項優勢。身為醫生的他,擁有完全感知病人痛苦的能力,這不僅使他成為了“最有耐心、最用心治癒”病人的醫生。同時,治癒病人的過程,也能減輕他自己的“聯覺症”的痛苦。

治癒他人的同時也治癒了自己。正如Salinas所講,“鏡反射觸覺聯覺症”於他而言,是一份“天賜的禮物”。

責任編輯: 文星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