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城隍的「生死簿」不精準?生死有命!(圖)

2018-01-27 10:00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生死天定,無論你錢再多或當官,都是無法自己決定壽命長短的。(攝影:乙欣)

虛雲老和尚的弟子中有一個叫朱鏡宙(1889~1985)的,法名寬鏡。朱鏡宙是國學大師章太炎的女婿,他亦是一位財經學家,曾擔任西康、四川的財政局長,及浙江省財政廳長,國民革命軍北伐期間,追隨總司令蔣介石先生,在總司令部擔任軍需處副處長職務。1949年到台灣後,潛心修佛及致力弘法,創辦台灣印經處,以流通佛書。著有五乘佛法與中國文化、讀經札記、夢痕記、詠莪堂文錄六卷、思過齋叢話十捲等多種,享年97歲。

現在要說的,是朱鏡宙遇上的奇人奇事。1931年他在一家銀行任經理,通常閑暇時,總有幾位朋友打打牌、聊聊天,其中有一位朋友是走陰差的,也就是晚上到陰曹地府上班的。他說,這是真的,一點也不假!他的職位並不高,好像是負責傳遞公文,替蘇州都城隍當差。在世間,蘇州是個縣,上海是特別市,但是在陰間,蘇州城隍稱為「都城隍」,好像省長(省主席)一樣,而上海的城隍只是個縣官,歸蘇州都城堭管轄。我們講的城隍還有分大小,都城隍管轄一個省。

他說,有一天上海城隍廟送來一批「生死簿」,呈報蘇州都城隍,是他接收的,他好奇的翻開來看看是哪些人,結果令他大惑不解,其中名字多是五、六個字的。第二天他和朱鏡宙聊天閑談時,就把這件事說出來;當時每個人都想不出原因。中國人的名字最多四個字(複姓的),但是也不可能這麼多,還有五、六個字的,他們怎麼想也想不通。

三個月之後,1932年1月28日,日本兵在上海發動戰爭,國軍奮勇抵抗。這時他們才恍然大悟,以前上海送來的那一批生死簿,是日本兵在一二八戰役中的死亡名冊。從這裡就曉得「生死有命」,即使戰爭陣亡的人,三個月前,名冊已經送到蘇州都城隍那裡了。這就說明一般認為戰爭中橫死的,其實也是命中註定的;死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皆是註定的,確實是「一飲一啄莫非前定」。命裡不該死的,槍林彈雨之中也沒事;命裡該死的,甚至於流彈也會把他打死。這些都是事實。

責任編輯: 雲淡風輕 来源:文史網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