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難堪至極!地主女兒的新婚之夜是怎樣渡過的?(圖)

2017-12-29 06:39 桌面版 简体 22
    小字

中共在土改運動中召開批鬥地主大會。(網路圖片)
中共在土改運動中召開批鬥地主大會。(網路圖片)

自珍是村裡的一朵村花,長得非常漂亮,人見人愛。但是她是一個地主的女兒。

熬到25歲上,她終於找了一個地主的兒子,男的身子高大結實,皮肉白淨,縣一中初中畢業,很有點書生味道。第一次見面。自珍就喜歡上了。

那一日,她忘記了他是地主的兒子。

經雙方所在村的革命委員會同意,他們定於1968年10月6日結婚,那正是「文化大革命」掀起高潮的時代。

沒有任何聲張。自珍撐著一把紅油紙傘。遮住自己上半個身子。不聲不響地離開了她家。娘噙著淚送她,一直送到途中的一條小河邊。娘一再叮嚀女兒,「到了人家屋裡。裡裡外外不要亂講話,」

臨近男方家門,一派冷靜,連個爆竹都不敢放。自珍一抬頭。看見門前貼著用白紙寫的對聯:

一對地主兒女不許亂說亂動;

兩個反動後代只准老老實實。

橫批是,改造到底。

走進屋裡。新郎一臉元奈,頗為尷尬地坐在一旁,阿公阿婆強做笑臉;拿過自珍的油紙傘,將她迎到新房裡。自珍坐在床沿上,淚水滿眼。

新房裡貼著一張毛畫像,安著一個寳書臺,寳書台上用紅綢布捆著一本毛著作乙種本和一本《毛XX語錄》。

自珍望著牆上的毛像,木木地發呆。

晚上,大門前聚集著一群細伢子,放肆而有節奏地念著門上的對聯。

一家人大氣都不敢出,默默地聽著。自珍忙用雙手摀住耳朵。

阿公端出自家炒熟的包穀子和葵瓜子,一人一把,將細訝子們打發走了,門前一時安靜了,全家人鬆了一口氣。

阿公輕輕地把大門關上,大家擁進新房裡,盡其所能地安慰新娘子。

自珍沒說什麼,羞澀地笑了笑。也算是對全家人的一點安慰,這時,有人喊門,全家人頓時緊張起來,面面相覷。

門打開,擁進十幾個年輕人,嚷著要喝茶,為首的是大隊民兵營長,臉相凶凶的,新郎新娘慌忙從新房來到茶堂屋,並排站立著。勾著頭,等候發落。

阿公阿婆賠著笑臉忙著給各位客人倒茶散煙,民兵營長首先發話了:「今晚是你們人生的大事,在這樣一個重要時刻,你們應該鬥私批修,往靈魂深處爆發革命。與剝削階級思想徹底決裂!」

阿公阿婆立在一旁連連點頭稱是,新郎新娘勾著頭不做聲。有人提議,「叫新郎新娘背毛語錄。」眾人齊聲叫好。

新郎背了起來,「最高指示──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掃除萬難,去爭取勝利。」

「你們不能背這條語錄,」有人喊道,「要背適合你們自己的語錄,」新郎望望大家,滿臉的痛。

「快背,和新娘一起背!」

新郎拉拉新娘的衣角,新娘輕輕地說,「你先起個頭。」

「偉大領袖毛XX教導我們說──凡是反動的東西,預備起!凡是反動的東西,你不打它就不倒。這也和掃地一樣。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