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兩個德國人 甩了中國教育一記響亮耳光(組圖)

2017-12-18 06:29 桌面版 简体 11
    小字

【看中國2017年12月18日訊】一篇最早發表在今年4月《好報》上的文章,最近又在網上熱傳起來。文章講述了兩名在中國執教多年的德國人,一個通過激烈言論引爆了公眾的關注;一個通過默默的行動探索了一種方式。然而,他們到最後,卻不得不帶著遺憾離開。文章作者認為,這兩名德國人,甩了中國教育一記響亮耳光!

文章很長,《看中國》編輯對文章內容做了摘要:

西洛特,來自德國,在蘇州一所私立學校當外教,一幹就是八年。但在今年中國新年前,他離職回德國了,帶著挫敗感。

他說:「我一輩子也無法在中國看到真正的教育!」西洛特對中國教育的一番控訴,刷爆了中國的網際網路。

1、中國:沒有人性關懷教育

西洛特認為:「學習」壓彎了中國學生的腰——在中國,4歲的孩子背誦拼音,5歲的孩子做加減法。

而在德國,8歲的孩子只會播種、栽花、除草、簡簡單單地拆卸玩具……但他們18歲以後的能力,比中國28歲的人更強。

小孩學習
外國小孩在愉快實踐中培養自己的能力。(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他認為:從幼兒園起,中國的學生就不斷被灌輸愛國、愛黨教育,卻沒有人性關懷教育,這些政治教育對幾歲甚至十幾歲的孩子來說,簡直是天書就連很多政治老師也搞不懂,這些教育的功能只是為了應付試捲上的標準答案,別無用處。

大多數學生的學習目標是短暫的——為了考試。與此同時,人性教育、邏輯教育卻是空白。

人性是人格的基礎,缺乏人性體驗和認識的人,又怎麼形成健全的人格呢?連健全的人格都沒有,又拿什麼愛自己,愛家人,愛社會呢?

2、中國的教育是「圈養式」的

西洛特認為,很多中國學校,學生從進門到出校門,每一分每一秒都有老師看著,就像看管羊圈一樣;放學後,又圈養在房間裡做作業、吃飯、睡覺……這個循環過程一般持續15年之久。

這位憤怒的德國人認為,中國教育是把人最珍貴的年華,付給毫無意義、毫無發展價值的學習內容上,而捨不得花費一點時間去討論和思考,記憶成了學習的唯一方法,高壓成了教育的唯一手段,保護成了成長的唯一措施。

他說:「這種負成長的教育模式其實是對人性的一種摧殘,是對人類的極大犯罪。」

這位憤而告別中國教職生涯的德國人,直指中國教育的根本弊病,甩了中國教育一記響亮的耳光!在網際網路上引起了強烈的共鳴。

3 、另一德國人 以另一種方式甩了中國教育一個耳光

另一德國人,以另一種方式甩了中國教育一個耳光。他的中文名字叫盧安克,在中國的教育一線前後歷時10多年。他深入到中國廣西不通電話、不通公路的偏遠山村,在那裡不領工資,義務支教,一紮下來就是十多年。

盧安克
在中國邊遠山區義務支教的德國小夥盧安克。(視頻截圖)

他沒有像西洛特那樣憤怒地控訴什麼,更多地是通過潤物細無聲的方式,去實踐著這樣一個理念:愛和陪伴,比所謂的教育更重要。

1968年出生於德國漢堡的盧安克,最初他是以旅遊者的身份到達中國的,他很快發現自己喜歡跟中國的學生在一起。

2001年他來到板烈村支教,起初這位金髮碧眼的小夥子引起過地方部門的警覺,後來因為確實「很老實」,他得以在這個小山村長期安定下來。

他經常光著腳穿著球鞋,因為在那附近買不到一雙45碼的襪子;他不拿一分錢工資,不在學校教職工表上,上課甚至不用課本……

然而他卻受到孩子們的熱烈擁戴,在孩子們眼裡,他是最好的朋友,老師,是可以一起爬樹、在泥巴裡打滾的玩伴,盧安克常和留守的孩子們一起玩。

盧安克說,孩子們最需要看到的是,「有一個人,他在作為真實的自己。在陪伴著我的時候,他忘掉了所有的想法,僅僅保留著真實的自己。」

他認為,「體會」比「知識」更重要。「不管是成人,還是孩子,真正的教育,是‘自己教育自己’‘知道’和‘體會到’是兩碼事。」

盧安克曾經在博客裡大篇幅批評和反對標準化教育。盧安克說:如果他們能學會創建自己的東西,他們(留守兒童)到城市的時候,也不用覺得「別人那麼有錢,我沒有,我被拋棄了」

盧安克在中國最早的支教實踐是1997年,他在南寧一所殘疾人學校義務教德文,後因沒辦下「就業證」,被公安局罰了3000元

1999年他從德國回到廣西,到一所縣中學當初中老師,因不能提高學生的考試分數,家長們有意見,學校把他開除了。

盧安克
盧安克在中國獲得的第一份「就業證」(微博圖片)

盧安克在中國獲得的第一份「就業證」後,他教不識字的青年修路,畫地圖,試圖改變他們的生活,但發現他們沒有應有的感受力和創造力

再之後,他從小學的孩子教起,教音樂,美術等副課,但孩子長大了,讀到初中,就會有大量的孩子輟學,打工,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盧安克十年如一日,不拿一分錢紮在中國偏僻小山村支教的故事,終於引來了媒體和網際網路的關註:有人把他當成鄉村教育實驗的特立獨行的英雄,是感動中國的「洋雷鋒」,也有人認為他是危險分子,甚至懷疑他有「戀童癖」。

媒體的關注,破壞了過去的寧靜,讓他不堪重負,後來他關掉微博。

「我已經變成一個隨時都有可能被媒體點燃的炸彈。」他寫道。2013年冬天,他離開了板烈村,這一次,他沒再回來……

村子裡的人們普遍認為,好奇心和信心,是盧安克留給孩子們的財富。

一位村民說:盧安克一個外國人都來無私地教我們的小孩,想一想,我們也應該陪在我們小孩的身邊……

責任編輯: 張海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