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伐二十六】蔣介石揮軍收復濟南 日本出兵阻擾中國統一(圖)

北伐戰爭系列文章(二十六)

2017-10-19 04:55 作者:滄海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抗戰期間,蔣委員長發表抗日講話,身後站立者為副參謀總長白崇禧。
“七七”盧溝橋事變後,蔣委員長發表抗日講話,身後站立者為副參謀總長白崇禧。

1928年4月9日,南京國民政府北伐國軍總司令蔣介石在徐州下達總攻擊令,令第一集團軍、第二集團軍一部沿津浦線北進,進攻山東;馮玉祥第二集團軍沿京漢線北進;閻錫山第三集團軍由京綏、正太線向東進攻;三大集團軍以攻克北京天津,會師北京為主要作戰目標。

馮玉祥軍京漢線受挫 蔣介石揮軍收復濟南

北伐期間,蔣介石總司令視察北伐國軍。
北伐期間,蔣介石總司令視察北伐國軍。

1928年,北伐革命軍三大集團軍作戰並攻克濟南、石家莊示意圖
1928年3-5月,北伐革命軍三大集團軍作戰並攻克濟南、石家莊示意圖。(看中國製作)

3月29日,北洋安國軍副總司令張宗昌、孫傳芳在濟南誓師;張宗昌此前在濟南召開軍事會議,決定在魯西方向主攻,魯南方向主守。同日,安國軍第三軍團總司令、張作霖長子張學良跟總參謀長楊宇霆赴石家莊督戰。

京漢線上,北洋安國軍兵分二路,向馮玉祥第二集團軍發動猛烈進攻。4月5日,安國軍總參謀長兼第四軍團總司令楊宇霆指揮奉軍向河南彰德(今安陽)猛攻,擊敗第二集團軍鹿鍾麟北路軍(孫連仲、韓占元、韓復榘部);北洋第七軍團總司令褚玉璞指揮徐源泉直魯軍由直隸(今河北省)大名進攻南樂、濮陽、觀城,擊敗劉鎮華方面軍和韓占元部。此後,孫連仲所部力守彰德,劉鎮華方面軍失利後在大名堅持抵抗奉軍,以待後方部隊集中。

4月9日,在山東戰場,蔣介石下令第一集團軍以及馮玉祥第二集團軍孫良誠第一方面軍,五路並進,向魯南、魯西張宗昌、孫傳芳敵軍發起進攻。第一集團軍劉峙第一軍團擔任津浦路正面進攻;右翼陳調元第二軍團由海州指向泰安;賀耀組第三軍團由豐縣、沛縣進攻濟寧;左翼方振武第四軍團自歸德,孫良誠第一方面軍自豫東,進攻濟寧。

4月10日,劉峙軍團顧祝同第9軍占領棗莊地區的臺兒莊;陳調元軍團進展最順利,攻占郯城後,又進攻臨沂、沂水,並積極側攻泰安;賀耀組軍團張克瑤第33軍占領江蘇豐縣。

左起:1929年,馮玉祥、蔣介石、閻錫山合影。
1929年,蔣介石與第二集團軍總司令馮玉祥(左)、第三集團軍總司令閻錫山(右)合影。

4月11日,賀耀祖軍團與由濟寧來襲的孫傳芳敵軍激戰於魚臺,賀軍團戰敗,孫傳芳敵軍連克魚臺、豐縣,賀軍團敗退回隴海路。孫傳芳又以騎兵突襲沛縣,威脅蔣介石北伐軍後方基地徐州,幸得夏鬥寅第27軍堅守沛縣。蔣介石急電第二集團軍總司令馮玉祥,調石友三部自蘭封反攻豐縣,又電令劉峙第一軍(副軍長蔣鼎文)由臨城前線撤回徐州,會同賀軍團阻擊孫傳芳敵軍。孫良誠第一方面軍則連克鄆城、巨野、嘉祥,並在巨野殲滅孫傳芳部分主力。

4月16-17日,第二集團軍石友三軍自單縣前來援助賀耀祖軍團,奪回豐縣,大敗孫傳芳軍,擊斃敵軍長。第二集團軍孫連仲、韓復榘跟北洋于學忠等奉軍劇戰於彰德,敵我雙方均死傷慘重,韓部三位師長重傷。馮玉祥向閻錫山和南京國民政府屢電求援。

4月20-22日,劉峙軍團顧祝同第9軍攻克曲阜,繆培南第四軍在攻占籐縣後,又占領兗州。第二集團軍席液池騎兵突襲孫傳芳敵軍後背,孫良誠第一方面軍攻占寧陽後,跟第一集團軍方振武軍團力克濟寧,大敗孫軍,張宗昌退回濟南。同日,蔣總司令也抵達兗州,並下令第一集團軍乘勝追擊,盡快攻佔濟南。

4月27日,蔣總司令抵達河南蘭封會晤馮玉祥,會商日本出兵山東後的北伐軍作戰方案。決定以陳調元軍團攻擊濟南以東,劉峙軍團攻界首,賀耀祖軍團經大舍、大石橋攻濟南正面,方振武軍團向萬德、張夏之線展開攻擊,第二集團軍孫良誠第一方面軍由東阿、平陰向長清進攻。

4月30日,第一集團軍、第二集團軍孫良誠所部,從三面對濟南發起總攻。當天夜晚,張宗昌率殘部棄城北逃。5月1日上午十時,第一集團軍劉峙、陳調元、賀耀祖、方振武率所部先後占領濟南。張宗昌、孫傳芳殘部向蔣介石革命陣營投降。

5月2日,蔣總司令由泰安進駐濟南,任命方振武為濟南衛戍司令,並召集軍長以上軍官會議,指示地方治安事宜。同時,蔣介石頒布一道重要命令:「凡張宗昌在山東所設之苛捐雜稅,一律蠲除,著各縣及各機關不得收納,此令。」

日本製造濟南慘案 蔣介石決心臥薪嘗膽

盤踞山東多年的北洋軍閥張宗昌,見蔣介石率北伐革命軍進攻山東,為保全自己的地盤和私利,不惜勾結日本賣國。他於4月上旬密派參謀長金壽良到青島,請日軍出兵驅逐「北伐軍」並拒阻革命軍之北伐,並答應日方提出的全部要求,同意將青島、濟南、龍口、煙臺等地都交日軍負責「防守」。

當時日本田中內閣實行的是軍國主義,早具侵華野心和圖謀。當即決定以保護日本僑民為藉口,暗助張宗昌,實質上竭力阻撓蔣介石統帥南京北伐革命軍統一中國。

4月25日,日本軍國政府無視中國南京政府、北京北洋政府和上海總商會提出的嚴重抗議,派遣日軍福田第六師團5000名士兵在青島登陸。4月26日,日軍第十一旅團又開抵濟南商埠。

5月3日,日軍突襲第一集團軍賀耀祖所部陶峙岳師,將兩個營繳械,賀耀祖所部損失慘重。日軍又以大炮轟擊國軍駐地,方振武所部被迫還擊。蔣介石派外交部長黃郛進行交涉,日軍竟扣押黃郛,並殘殺駐濟南交涉員蔡公時等17名外交人員,此即震驚中外的「濟南慘案」。

當時,中日兩國實力相差極其懸殊,蔣總司令先後派參謀熊式輝、總參議何成浚等人多次與日本方面談判,皆因日方蠻橫無理,交涉不協。

5月9日,日軍繼續進攻濟南,飛機投彈轟炸,並在渡口以騎兵襲擊阻攔革命軍渡黃河。為了國家民族從長計議,蔣介石決定忍辱負重,下令國軍撤出濟南。

5月11日,譚延闓南京國民政府向日本提出嚴重抗議,並致電美國總統柯立芝和國際聯盟秘書長德蘭孟,要求美國和國際聯盟出面調停。北京北洋政府和北洋主帥張作霖也公開表示反對日本出兵中國。

此後,蔣介石將5月3日定為國恥日,他在日記中寫道:「身受之恥,以五三為第一,倭寇與中華民族結不解之仇,亦由此而始也!」也就是從這一天開始,蔣介石的日記每天都以「雪恥」二字開頭,並暗下決心臥薪嘗膽,準備十年後全面抗戰。

蔣介石在濟南慘案後說:「圖報國仇,謀雪國恥,要使中國不受帝國主義的欺侮,真正達到獨立自由的目的,今日只有忍辱負重,臥薪嘗膽,十年生聚,十年教訓,效法往哲先賢的志節,深信失土必能收回,國恥必可洗雪!」

堅決頂住日本壓力 國府決定繼續北伐

1928年,國民政府主席譚延闓(左)和國民黨元老張靜江。
1928年,國民政府主席譚延闓(左)和國民黨元老張靜江。(除特別標注外,以上其他圖片皆為網絡圖片)

5月9日,山東日軍繼續進攻濟南和襲擊渡河國軍的同時,日本政府發布第三次出兵山東聲明書,另有大批日艦開往長江。

同日,國民政府主席譚延闓在南京跟張靜江(張人傑)、李烈鈞、吳稚暉、于右任等人召開中央聯席會議,商議當前嚴峻局勢和對日問題,並作出相關決定。

會後,國府主席譚延闓率領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會首任主席張靜江以及吳稚暉等人抵達兗州,在兗州行營跟國軍總司令蔣介石舉行黨政軍聯席會議。會議最終決定,不可與北洋張作霖軍政府以山東黃河為界停戰,各自分別治理所擁有的中國部分省份和地區;國民政府必須頂住日本壓力,堅持繼續北伐,完成統一中國大業。

蔣介石令第一集團軍第一軍團總指揮劉峙控守泰安萊蕪肥城一帶,命前敵總指揮朱培德率第二、第三、第四軍團及第二集團軍孫良誠第一方面軍分五路繞道渡(黃)河,向德州進攻。

張作霖全線收縮兵力 馮閻兩軍會師石家莊

4月下旬,當蔣介石揮軍逼近濟南時,北洋安國軍統帥張作霖擔心濟南一旦失陷,北伐軍會乘勝進攻京津地區,遂下令全線收縮兵力,以重兵防衛京津。馮玉祥遂於4月29日自河南新鄉抵達蘭封督戰,下令第二集團軍在京漢線上發動全線反攻,於5月1日擊潰圍攻彰德之敵,5月3日攻克邢臺,5月5日攻克大名。

而在4月初,閻錫山第三集團軍遭受東北張作霖奉軍的重壓,被迫退回山西內地,與奉軍苦戰20餘日。後來,當馮玉祥集團軍在彰德跟奉軍血戰,情勢危急時,馮玉祥向閻錫山和南京國民政府屢電求援。閻錫山即赴陽泉部署軍事,命楊愛源軍東下,進攻奉軍。又命第三集團軍兵分三路出擊。徐永昌南路軍東出娘子關,以威脅京漢線奉軍的後路。正在圍攻馮玉祥集團軍的奉軍驟然受到前後夾擊,急忙丟棄彰德(今河南安陽),向北撤退。

第三集團軍徐永昌南路軍於5月3日進攻平山、井陘,5月9日徐永昌部楊效歐、孫楚兩師占領靈壽、石家莊;豐玉璽中路軍由龍泉關出擊,進占阜平;商震北路軍出雁門關,攻占大同、歸綏。馮玉祥第二集團軍鹿鍾麟所部韓復矩軍向北追擊逃敵,於5月中旬進抵石家莊,與閻錫山所部會師。

張作霖孤注一擲力保京津 蔣介石電召小諸葛白崇禧

北伐國軍總司令蔣介石和代參謀總長白崇禧。
1926-1927年,北伐國軍總司令蔣介石和代參謀總長白崇禧。(公有領域圖片)

5月9日,北京北洋政府主帥張作霖曾經以「濟南慘案」為理由,發表通電向蔣介石革命軍請和息兵,表示願將所有軍隊開出關外,不問關內政治。

後來有人向張作霖建議說,目前蔣介石北伐軍戰線拉得很長,除了馮玉祥、閻錫山兩軍尚習慣於北方氣候外,來自南方的北伐軍均水土不服,況且馮玉祥和閻錫山之間早年就有矛盾。大帥不如堅守京津,以待變局。因此張作霖又突然變卦,決定孤注一擲,力保北京和天津,以重兵防守滄州、保定、南口,憑藉內長城的險阻以保西北。

5月18日,蔣介石抵達鄭州會晤第二集團軍總司令馮玉祥,告以繞道北伐的主意,並將指揮權交給馮玉祥。馮玉祥說,京漢路正面為張作霖奉軍主力所在,應請第四集團軍同第二集團軍並肩作戰,聯鑣並進。此時,在直隸(今河北省)前線苦苦支撐、獨擋奉軍的閻錫山也感兵力薄弱,急需李白(李宗仁、白崇禧)第四集團軍北上,擔負京漢鐵路正面作戰。

於是蔣介石立刻打電報給武漢第四集團軍總司令李宗仁:「請健生(白崇禧,字健生)兄即日到鄭州一晤。」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